第一百五十一章 晓春三月(二)

“慕三小姐这一身水红织金缠枝牡丹的衣裙真是好看,”高颖上下打量了慕雪柔一眼,又道,“只是母亲有恙,女儿却穿得如此艳丽——”

她剩下的半句话没说出来,只是掩嘴而笑,然而在场诸人,谁听不明白她的意思。母亲有恙在身,亲生女儿都不在床前侍疾也就罢了,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来参加宴会就有些出格了。相比之下,远处的慕雪瑟就穿得极为素净,既不失了她县主的身份,也不会显得她太过明媚,不忧心继母之病。

慕雪柔更加尴尬,正不知该说什么来辩解才好,一旁的元冰清就笑了,“颖儿,你难道没听说么,镇国公夫人哪里是有恙在身,分明是犯了大错,而被送去白云庵思过了。”

“白云庵,”高颖故作惊讶道,“那可是关押高门大户犯了错的女眷的地方,镇国公夫人怎么去了那了?”

“我听说啊,镇国公夫人给庶女下毒来陷害华曦县主,只可惜诡计不成不拆穿了,镇国公大怒之下才将她送去白云庵思过的。”元冰清的笑声如银铃般动听,却带着说不出的恶意。

“果然如此?”高颖一副感慨的样子摇摇头,“母亲如此,亲生女儿的心肠又能好到哪去,我们还是别跟慕三小姐多言了,走吧。”

“说的正是呢。”元冰清边笑边挽了高颖的手臂,转身就走,不怪她看慕雪柔不顺眼,慕雪瑟毁了容,满京城就属她和慕雪柔的相貌最为出挑,并称京城双姝。可她元冰清身为元氏一族的嫡长女,慕雪柔凭什么跟她相提并论?

慕雪柔看着那含笑离开的两人,听着耳旁的议论声,站在原地羞得无地自容。也不知是谁,私下里把童氏所做所为,和被送去白云庵思过之事传得京城皆知,镇国公府想瞒也瞒不住。

气得慕雪柔咬碎银牙,她母亲德行若是不好,别人担心她的教养,自然也就更看不上她。她一心认定这件事情是慕雪瑟传扬出去的,心里越发恨得可以滴出毒汁来。

再加上之前因为在赏枫宴上公然弹唱禁曲当众被杖责之事而脸面丢尽,如今她简直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无论是哪家的小姐姑娘都不愿与她亲近,就怕名声为她所累。可慕雪瑟却能在那里受到太子和宁王的殷勤,两相比较之下,更是让她难以忍受。

再加上慕雪容因为上次被下毒的事,显然是与她生分了,今天一来到赏枫宴上,拉了其他姐妹就走,完全无视了她,她又在别家小姐那里倍受冷落,真是无地自容。

就在这时,她看见前边慢慢走过来两个娇美可人的姑娘,正是宫家的二小姐宫葶心和她的长姐宫葶月。她们两人一个着粉,一个着紫,夏风拂过,吹动她们身上的雪纱轻扬,亭亭玉立,翩然若蝶,说不出的明媚俏丽。

“葶心。”慕雪柔出声唤道,宫葶心转头看见是她,却一脸犹豫没有上前来。慕雪柔不禁一脸哀伤,“连你也要和我生分么?”

宫葶心停住脚步站在原地,看了看四周的人,又看着慕雪柔,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看到宫葶心那犹豫不决的神色,慕雪柔心里对慕雪瑟的憎恨和嫉妒更是如火烧一般,可是面上却摆出一副凄楚之态,一双美目莹莹看着宫葶心,“我们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你全忘了么。”

见她如此,宫葶心心上一软,快步上前,执起她的手握在手心,柔声道,“我怎么会忘呢,只是我娘——”宫葶心面露尴尬,但还是道,“她不许我跟你太亲近了……”

“那浩磊哥哥……”慕雪柔心上一凉,那天她当着宫家人的面被拖出去,宫浩磊也是在场的,每每想到这一点,她对慕雪瑟的憎恨就增加一分。

“我看你就别想着我哥了,”宫葶心叹了口气,“我爹是不会让我哥退亲的,而我娘又不太喜欢你——”

换成谁会愿意娶一个声名狼藉,又曾因犯下大过而被太后下令杖责的女子。慕雪柔的心顿时灰了几分,但还是忍不住道,“浩磊哥哥是怎么想的?”

“我哥如此人才,怎么会愿意娶慕雪瑟那个丑女呢。”宫葶心撇撇嘴,一脸不屑,“但是他不愿意也没有办法,除非慕家先提出退婚,否则我爹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的。”

慕雪柔转头往慕雪瑟走的方向看过去,慕雪瑟已经走得远了,只能看得见一个模糊的背影。慕雪柔心中认定,宫浩磊才貌双全,少年新贵,慕雪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舍得同他退婚的。

她得不到的人,凭什么慕雪瑟可以得到!

慕雪柔收回目光,眸色渐冷,心中恶念陡生,对着宫葶心低声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哥哥退亲。”

“什么办法?”宫葶心一下子兴奋起来,她与慕雪瑟向来不合,慕雪瑟现在又是县主,若是真嫁进宫家来,她还要被她压上一头,让她如何受得了。

慕雪柔看了站了不远处的宫葶月一眼,对宫葶心说,“你附耳过来。”

宫葶心立刻依言把左耳靠过去,边听边点头,脸上浮起恶毒的笑意,“这个办法好。”

宫葶心听慕雪柔说完,笑得极为开心,只听慕雪柔又柔声道,“只是千万不能让浩磊哥哥知道这个法子是我想的,否则,他更要看不起我了。”

“你为我哥切身考虑,他怎么会看不起你呢。”宫葶心笑道,又看慕雪柔一脸哀求,只好道,“好啦好啦,我就说是我想的,我们快去找我哥。”

说罢,她就拉起慕雪柔,一阵风似的跑走了,留下宫葶月迎风独站在原地,看着她们两人的背景,眼中有一抹讥诮一闪而逝。

慕雪瑟离了晓湖边,带着丹青一路信步在花丛绿荫间走着,忽见前面盛开的芍药丛中站着一个男子,锦袍临风,面若冠玉,大片艳红的芍药更是衬得他清姿卓然,不是宫浩磊又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