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三足鼎立(二)

从前楚赫只觉得红色总让人想起夏日的娇花,让九方痕显得太过女气,像个柔弱的少年。而如今再看,那少年眉宇间有着睥睨一切的傲气,唇边的微笑是志在必得的慵懒,这一身红衣落在眼中,却已是那屠戮争锋的血色,透着说不出的肃杀之气,凛然不可进犯。

“太子殿下这一下出人意料,却也怕寒了不少人的心。”楚赫悠冷一笑,顺着九方痕的目光看过去,慕雪瑟和九方灏的身影慢慢落入眼中,他近来宴会所见,原本和九方痕极为亲近的慕雪瑟,如今与九方痕却是形同陌路,反倒是九方灏和慕雪瑟的关系渐密。

“那个臭丫头若不是对九方痕寒了心,九方灏哪里来的机会。”九方镜嗤笑一声,“若真如你所说,慕雪瑟可以影响镇国公的选择,那么九方痕还真是得不偿失。”

“虽说慕雪瑟似乎与太子决裂了,但是镇国公府对太子的支持立场似乎是没有变。”楚赫喃喃道,莫非真像慕雪瑟所说,她对镇国公毫无影响力可言?

他长眸微睐,远远地细看同九方灏说着话的慕雪瑟,中间慕雪瑟似乎向他这里看了一眼,只一眼,却莫名让他感觉到一阵寒意。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就直觉九方灏突然崛起,跟慕雪瑟有着很大的关系。

“上次所说之事如何了?”慕雪瑟看了远处的楚赫一眼,问身旁的九方灏道。

“按你所说,我并未急着除掉户部主事董毅,而是以他为饵诱出了户部不少人,又有于督主的帮忙,让西厂以贪污之名将这些人一网打尽,只怕九方镜要痛心好几天。”九方灏看着慕雪瑟,笑意温柔。

“于涯此人阴睛不定,难以捉摸,再加上我曾与他有些过节,你与他打交道可千万要小心。”虽说上次漭江堤之事,九方灏救下了于涯的人,卖了于涯一个人情。但是慕雪瑟就觉得有一丝不安,她完全看不清于涯这个人,说他是九江王的人,也似乎不是,说他忠于朝廷,他又和九江王私交笃深。

更让她在意的是九方痕的态度,他既然知道于涯和九江王有所来往,为什么不提醒皇上防范于涯。而且以九方痕之智定然是猜得出九江王最终的目的,可是如今看朝廷完全没有动静,所以慕雪瑟也摸不清皇上到底知不知道九江王的野心。

又或者,九方痕同她一样想要趁着九江王叛乱混水摸鱼?

“我倒觉得于督主对你似乎并无大太成见。”九方灏斟酌道,“你我有所来往已不是秘密,他向我打听过你的事几次,似乎是对你很感兴趣的样子。”

“让他感兴趣可不是什么好事。”慕雪瑟皱起眉头,于涯很久没再找她麻烦了,如果可以,她希望他离自己越远越好。

看着慕雪瑟若有所思的脸,九方灏有些试探地问道,“只是为什么你总让我针对六皇子,若是我和六皇子鹬蚌相争,岂不是让太子渔翁得利?”

“你们如今三足鼎立,总要有人先打破这个僵局,只要有一方变得弱小,另外两方就一定会联起手来全力打压,太子殿下是聪明人,他也会担心你是否与九方镜联手,在你们一方显出弱势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动手的。”慕雪瑟笑容清浅如夏日微凉的风,“况且他不是帮你背了不少黑锅都不闷不吭声么。”

“你是要让我与太子联手?”九方灏眉头轻蹙,虽然他知道慕雪瑟说得不错,可是一想到九方痕对慕雪瑟的态度,他就有些莫名的心烦,他没有发现,在他的潜意识里,不希望还有他之外的人看见慕雪瑟的才智,得到慕雪瑟的全心绸缪。

“我说了,太子殿下是聪明人,你们三人中间,九方镜才是皇上最深爱的孩子,舍你而就九方镜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慕雪瑟笑容渐冷,“只有除掉了最顶端的那一个,剩下的才有资格一争不是么?所以用不着你去拉拢,必要的时候他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九方灏有些迟疑,还是问道,“你同九方镜和楚赫究竟有何仇怨?”

慕雪瑟每每提起这二人时的咬牙切齿和怨恨,他早已感受得很清楚,这让他心底的疑窦越来越大。

“我曾得罪过九方镜,我父亲又始终支持着太子一派,此人睚眦必报,若他朝他荣登大宝,我和慕家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慕雪瑟语调平淡,“我自然是要为我自身和慕家提前绸缪了。”

“只是如此么?”九方灏感觉到慕雪瑟在说谎,或者说她说的是实话,但是仅仅只是实情的一部分。

“我早同殿下说过,不要对我探询过多。”慕雪瑟的眼中涌起不耐,又看了九方灏一眼,忽然道,“莫非殿下觉得我在利用你对付九方镜和楚赫?若是如此,殿下大可不必与我继续合作。”

说罢,她就要拂袖而去,九方灏急急拦住她,“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已经见识过慕雪瑟的智谋和未卜先知,他怎么可能舍掉她这样一个强大的助力。看着慕雪瑟一脸冰冷,九方灏只能叹气道,“我只是关心你而已。”

“殿下只要关心你的大业就好。”慕雪瑟不想领情,她和九方灏只是合作关系,不想在合作之外牵扯过多,所以对于九方灏平时话里话外对她的试探,她一直都很不耐烦。

她的确是在利用九方灏对付九方镜和楚赫,但是那又如何?她助他得势,他帮她报仇,本来就是各取所需。

忽然,有一袭紫色闯入她的视线。

宫葶月走上前来,向着慕雪瑟行了一礼,“华曦县主。”

“宫大小姐。”慕雪瑟有礼地回礼道。

“我有些事情,想私下与县主谈谈。”宫葶月看了九方灏一眼道。

九方灏了然,他看了慕雪瑟一眼,见慕雪瑟颔首,就退开几步,转身离去,独留慕雪瑟和宫葶月两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