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共谋(一)

“宫大小姐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了。”慕雪瑟看着宫葶月,缓缓道。

“这里不方便,我们到那里谈。”宫葶月一指远处一座僻静的六角凉亭。

慕雪瑟点头同意,两人一起并肩向着凉亭走去,一路上,宫葶月一直都在观察着慕雪瑟的神色,却见慕雪瑟一脸平静,不急不躁。走到凉亭里,慕雪瑟在亭中的石凳上坐下,好整以暇地看着宫葶月。

宫葶月垂下眼眸,羽翅一般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终是直言道,“有人不想你嫁进宫家。”

慕雪瑟微微挑眉,有些不屑地轻笑一声,她也并不想嫁进宫家。

见慕雪瑟一脸无所谓,宫葶月有些急了,“你可知道,宫葶心向宫浩磊建议毁你清白,然后再以此为借口向慕家退亲!”

慕雪瑟面上无动于衷,心里却是怒浪淘天,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虽然前世她早知道会有此一事,但是真相再次赤裸裸地呈现在她面前,她还是无法不愤怒,无法不心寒。

“这个主意,还是你那个好妹妹慕雪柔出的。”宫葶月见慕雪瑟无动于衷,再下一剂猛药,之前她见慕雪柔和宫葶心神色有异,就一路悄悄尾随,却没想到在让她在假山后听到宫葶心为宫浩磊献上如此不堪的计谋。

原来前世,慕雪柔就是在这个宴席上给宫浩磊献上这种毒计的,只是前世宫葶月却不曾来警告过她。因为前世她自怜自哀,闭门不出,像这样的宴会厅根本就不会来参加。因为前世,她也不是华曦县主,她只是一个毁容的女子罢了,哪有县主之身有利用价值?

慕雪瑟眸光如水,淡然地看着宫葶月,道,“宫大小姐想说什么?”

“我是替你不值,你好歹是华曦县主,难道要由着他们这么害你么?”宫葶月一脸义愤。

慕雪瑟却是笑起来,宫葶月皱眉着,“你笑什么。”

“宫大小姐,我是不会去将此事告诉我父亲或者是皇上,让他们替我惩罚宫浩磊又或者宫葶心的。”慕雪瑟笑道,目光里写着对宫葶月心思的了然,宫葶月来将此事告知她,无非就是希望她将此事闹出去,闹得越大越好,最好让宫浩磊和宫葶心颜面无存。

“为什么!”被慕雪瑟说穿心事,宫葶月的脸上有一瞬的尴尬,但又立刻全化成了不甘心。

“因为没有证据,”慕雪瑟淡淡道,“我若是去闹,只不过是让我们慕家跟着一起没脸罢了。”

她眸光微转,看向宫葶月,“还是宫大小姐可以给我证据?”

有阳光斜斜照射进来,落在慕雪瑟的发上,灼灼逼人,令宫葶月不敢直视,她撇过眼,冷笑道,“几年没见,你倒是变得好气性,他们如此密谋算计你,你居然一点也不生气。”

“生气有用么?”慕雪瑟眼角眉梢含着说不尽的讽刺,“宫大小姐还是多多关心一下自己的亲事吧。”

宫葶月的脸上涌上血气,目光有一刹那的愤然,她母亲生下她之后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她从小就不受继母待见,吃穿用度还不如庶出子女,更别提带她出来参加这样的宴会了。今天要不是杨阁老开口说要看下宫家两个嫡出的小姐的品性,只怕她今天也来不了!

刚刚在宴席间,她远远看了一眼杨榜眼的模样,见他玉树临风,温文尔雅,谈笑把酒间,进退有度,八面玲珑不落下一个宾客,一看就是个心细如发,极能体贴妻子的人。这样好的夫婿,这样好的姻缘,原本该是她的,如今却要便宜了宫葶心!

这让她如何甘心!

宫葶月的神色变幻,慕雪瑟全都看在眼里,她记得前世,杨阁老原本喜爱宫葶月的温柔敦厚,怜惜她自幼丧母,想让嫡长孙娶她为妻,谁知道宫夫人从中搅和,硬生生把亲事给了宫葶心。

结果没过多久,就发生了宫葶月在杨府里被宫葶心推下水的事情,而杨榜眼当众下水救她,湿身将她抱上岸,如此亲密接触,宫葶月清誉已损,自然只能嫁进杨家了。

如今想来,前世宫葶月落水之事未必不是她自己一手设计的,才促成了她和杨榜眼的婚事。否则宫葶心再跋扈,到底是在杨府里,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推宫葶月入水,白白坏了自己的姻缘呢。

慕雪瑟并不会看不起宫葶月,相反,她佩服她,同样是生母早丧,继母当家,宫葶月在孤立无援之下,却能凭着自己的谋划,为自己夺得一桩好姻缘。而她前世有父亲和祖母的疼惜爱护,却懵懵懂懂,只知自哀自伤,不知自立自强,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凉亭里的两个女子沉默了一会儿,宫葶月转头看向慕雪瑟,坚定道,“我不会让那母女俩如愿的!”

她这一番话更像是在对自己说的,慕雪瑟笑起来,“这样最好。”

“我看县主你,还是小心宫浩磊为好,他平日里虽一副风光霁月的君子做派,背地里却有着一副歹毒心肠。”宫葶月面上的神色平静下来,她在家里可是亲眼看见过宫浩磊是怎么弄死父亲的那些庶子的,又是怎么帮着他母亲将那些可能怀着男胎的妾室害得流产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她看是卑鄙小人才对!

“你尽管放心,我也不会让他们如意的!”慕雪瑟看着宫葶心眼中那消散不去的恨意,声音里带着循循善诱,“宫大小姐,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宫葶月有些疑惑地问

“我帮你得到杨家的亲事,你帮我与宫浩磊退婚!”慕雪瑟唇边的笑容慢慢扩大。

宫葶月的眸光一瞬间亮了起来。

她们两人在六角凉亭里聊了许久,宫葶月才离开,宫葶月刚走,一直藏身于一旁的九方灏就走了过来,问道,“你们说了什么?”

“你一直跟着我们么?”慕雪瑟挑眉,不得不说,宁王殿下还真不是一般的粘人,每次宴会上只要有闲,就是来找她说话,结果现在闹得满城风雨,说她勾引完太子,又勾引了宁王,引得兄弟阋墙,实在是让她哭笑不得。

【作者题外话】:今天开始三更,早中晚各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