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共谋(二)

“我是关心你。”九方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他发现了慕雪瑟那深不见底的一面,他就觉得自己仿佛被她那双深潭一般的双眸深深地吸进去了一般,总想着要再靠近她一点,了解她更多,从她那里除了得到妙计帮助之外,他还想要些别的,是什么,他却不敢想。

他从来没有在别的女子身上有过这样的感觉,为什么一个容颜尽毁的女子却能这样吸引他,让他无法自控呢?

“那么,你帮我一个忙,若是宫家大小姐有什么需要向你求助,你一定要给她帮助。”慕雪瑟对九方灏这样的柔声细语,还是很不适应,皱了皱眉头道。

“你交待的事情我自然是会办好了,”九方灏笑得温和如水,又问道,“只是我能问一问为什么么?”

“因为我同她做了一场交易,宫葶月这人对别人对自己都够狠,只要我帮她,她一定会帮我解决两个令我很恶心的麻烦。”慕雪瑟的目光落在不远处并肩走来的宫葶心和慕雪柔身上,微笑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慕雪柔一脸郁郁地和宫葶心并肩走着,想着刚刚宫浩磊拒绝她给宫葶心出的那个主意的事,她暗暗咬牙,浩磊哥哥不愿意做,那么她自己做!

谁知,一声轻唤却从耳边传来,“雪柔。”

慕雪柔抬眼看去,就见宫浩磊站在不远处向她招手,她看了宫葶心一眼,宫葶心了然,对她摆摆手道,“去吧,去吧。”

说罢,自己独自走开了。

慕雪柔走过去,娇笑道,“浩磊哥哥。”

宫浩磊的眼神温柔无比,温声细语道,“我有话想问你。”

“你尽管说。”慕雪柔立刻回答。

宫浩磊的目光远远地望向在凉亭中同九方灏说话的慕雪瑟,眼中有阴冷的光一闪而过。听了宫葶心的话后,那个恶毒的念头就在心里不停地翻涌,怂恿着他,诱惑着他。他终究还是任由内心的阴暗吞噬了自己。

“雪柔,你是知道的我想要与雪瑟退婚,可是我父亲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宫浩磊微微的叹息道,“所以葶心给我出一个主意,而我还在犹豫着该不该这样做。”

“什么主意?”慕雪柔脱口问道,她心里却早已知晓答案,因为那个主意根本就是她想出来的。

“她让我找人毁了雪瑟的清白。”宫浩磊一脸痛苦,似乎万分纠结的模样,“如果我真这样做,是不是太恶毒了?”

“不,怎么会。”慕雪柔在心里几乎是欣喜若狂,“浩磊哥哥龙驹凤雏,我二姐姐如何配的上你,只是你如此卓尔不凡,想让她主动与你退婚,怕她也是不肯的。”

“你赞成我这么做?”宫浩磊脸露惊讶,他本来这么说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慕雪柔而已,却没想到慕雪柔会回答得如此直白。

既然一切都说开了,慕雪柔也不怕告诉宫浩磊自己真正的想法,“浩磊哥哥你也许不知道,我有多么恨她!”

宫浩磊的唇畔露出微笑,“那么,你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万事俱备,唯有慕雪瑟的行踪一事,要从慕家着手。他立刻就想到了慕雪柔,这个深深迷恋自己的女子,只要他开口,她一定不会拒绝!却没想到如此顺利,慕雪柔居然连考虑都不考虑就答应自己了。

看着宫浩磊的神色,慕雪柔了然,他一定是听进去了宫葶心的提议。她顺着宫浩磊的目光看向那个坐在凉亭里云淡风轻的女子,唇边露出一丝刻毒的笑意。

她却不知道,宫浩磊在为她答应帮忙而高兴的同意,内心也在鄙薄她的为人,无论男人自己有多少恶毒的心思,他都会希望自己身边的女人单纯得像朵小白花。

杨府的宴会之后,一连几日都相安无事,慕雪瑟每日都是在苍雪阁闭门不出,或是在院里研读医书,或是通过密道带着丹青和染墨到别院去练武。

一转眼就到了三月底,多少波澜诡异都被掩盖在这流逝的时光之下。

这天,慕雪瑟刚刚从密道回到了苍雪阁,染墨就迎了上来,递给她一张纸条,“宁王殿下的人送来的,说是宫大小姐给小姐你带的消息。”

慕雪瑟拿过来一看,纸条上写着,明天巳时二刻宫葶心将会去法华寺,一切按计划进行。

慕雪瑟将纸条烧掉,对丹青道,“走吧,陪我去祖母那里。”又对染墨道,“你去,把消息传出去,就说我明天巳时会去玉山别庄,务必让消息传进雅风居里。”

“是。”染墨和丹青相视一笑。

第二天,慕雪瑟前脚坐着轿子出门,慕雪柔后脚就在雅风居里对着铜镜笑得一脸恶毒,她对心腹丫环锦瑟道,“你立刻去派人告诉宫家少爷,慕雪瑟乘了一顶黄顶流苏,牡丹彩绘的轿子去玉山别庄了。”

“是。”锦瑟答应着退了出去,留下慕雪柔独自坐在铜镜前。

她看着铜镜里自己姣好的容颜,几乎想要放声大笑,慕雪瑟,你的末日就要来了!该让你尝一尝被自己最亲近的未婚夫毁掉一切是什么样的感觉。

凭什么你从小什么都能得到最好的,最好的院子,最漂亮的衣服,最优秀的未婚夫?凭什么就算你毁了容,你也还是这家里最受宠的女儿?华曦县主?未来镇国公的嫡亲妹妹?

今天就让你这一切都变成一场笑话!

宫府里,宫葶心打扮得娇俏多姿正急急地要乘轿子出门,说是要上庙里祈福,其实是她听说了杨榜眼最近几日休沐,都留在法华寺与光智禅师论禅说佛理。

她可是听母亲说了,杨阁老见过他们两姐妹后的意思是让杨榜眼自己选。她怎么能不抓住机会到杨榜眼眼前留个好印象。宫夫人也是如此想的,所以竟同意让宫葶心一人出门去法华寺。

宫葶心乘的轿子才走到半路,一根抬杆居然断了,轿子整个一偏,跌得宫葶心头昏眼花,忍不住大骂,“你们怎么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