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失身(一)

“二小姐,轿杆断了一根,这轿子是用不了了,不然我们回府换一乘吧。”轿夫小心翼翼地回答。

“回府?那得花多少时间!不行!”宫葶心断然拒绝道。

“可是小姐——”轿夫急得满头大汗,“这轿子这样也走不了啊!”

“卖轿子了!黄顶牡丹粉彩轿子——”

居然有人在大街上高喝着卖起轿子来,宫葶心一听顿时眼前一亮,吩咐轿夫道,“去,把那顶轿子给我买下来!”

“小姐,这轿子向来都是出自工坊订做,这大街上叫卖,怕是不妥,指不定是盗来之物!”轿夫一脸为难道。

“你见过有贼在大街上公然叫卖赃物么?”宫葶心斜睨他一眼,递给他一包一银,“还不快去,再耽误时间,小心回头我让母亲狠狠罚你们!”

“是,是。”轿夫无法,虽然觉得古怪,但还是依宫葶心吩咐上前将那顶轿子买下了。

宫葶心如愿换了一乘新轿子赶往法华寺,心情顿时大好,轿子一路摇晃着出了内城,又出了外城东华门,一路向着弥隐山的法华寺行去。

谁知才走到一处僻静的林间小路,,突然从两旁的树林里冲出一群持刀的大汉,挥刀就砍死了走在前面的两个轿夫,后面两个轿夫也被踢翻在地上,轿子轰然落地,震得轿内的宫葶心一阵头晕,急问道,“出什么事了!”

还没等她拉开轿帘去看,轿子又被人立刻抬了起来,一路疾走,颠得她五脏六腑都快出来了。在颠簸的轿子里,宫葶心心中一阵阵发慌,她这是遇上打劫的了!

还没等她想出办法来逃跑,轿子突然落了地,宫葶心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她看见轿帘被一把掀开,三四张猥琐黝黑的脸出现在她面前,盯着她淫笑起来。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宫葶心惊声尖叫起来。

“不干什么,有人告诉我们你深闺寂寞,想汉子了,让我们好好伺候伺候你!”为首的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大笑道,伸出粗糙的大手就来摸宫葶心的脸,“这细皮疼肉的,大家闺秀就是不一样,是窑姐儿比不了的,哈哈哈哈……”

宫葶心的心狂跳起来,一口就咬在大汉的食指上,她这一下用了狠劲,嘴里立刻就尝到了血腥味。

“啊——你这个臭娘们儿!”大汉惨叫起来,一个耳光扇在宫葶心脸上,力气大得扇得她的头撞在一侧的轿壁上,真撞得她晕头眼花。

还没等她缓过劲来就立刻被人从轿子里强行拖了出去,一下甩在地上。这一下摔得宫葶心右胁剧痛,等她抬起头来,却发现她处身在一处破庙里,而四周全是形貌粗陋的男人。她的一张小脸瞬间失了血色,颤抖道,“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你们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们很多钱!我爹可是吏部侍郎,你们敢对我做出什么,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也要他有这本事找到我们,”为首的大汉冷哼一声,“实话跟你说吧,有人给了我们一大笔银子,让我们陪你一度春宵,做完这一笔,我们哥几个就可以收手不干,从此四处去逍遥了!”

“我也可以给你们钱!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宫葶心满脸惊恐,不停地哀求。

“原本说你是一个丑女,我们哥几个还觉得委屈。如今一看你却是美若天仙,我们怎么舍得放你走。”边一上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汉子淫笑着就上前来摸宫葶心的身子。

“丑女?”宫葶心眉头一跳,忽然想起那天在杨府,她让宫浩磊毁慕雪瑟贞洁的事,顿时一惊,难道竟是哥哥?她立刻大叫起来,“你们抓错人了,不是我!不是我!”

“怎么会有错,黄顶流苏牡丹粉彩的轿子,而且是辰时末从城里出来的就你这一顶。”中年汉子边摸着宫葶心玲珑有致的身子边笑,“我们哥几个的眼神可是极好的。”

“轿子?”宫葶心的脸色惨白,她突然想起她的轿子好好的居然半路坏了,而旁边这么巧就有人在卖一顶黄顶流苏,牡丹粉彩的新轿子!

“别跟她废话了,春宵苦短!”为首的汉子大笑,上前就伸手撕扯起宫葶心的衣服。

“不,不要!真的不是我,你们抓错人了!”宫葶心拼命挣扎抵抗,大汉被她用指甲抓伤了好几处,疼得呲牙咧嘴,顿时对同伴吼道,“还不来帮忙!”

周围的大汉一轰而上,有的按手有的按脚,还有的帮忙一起撕扯宫葶心的衣服。宫葶心不过是一个弱质女流,如何抵抗得了,她被压在满是尘土的地板上,哭叫着承受着身体被撕裂的剧痛。

这群山匪,一个接一个地在她身上施暴,她只觉得身体在剧痛中被一次又一次的撑开,周围都是陌生又腥臭的男人的喘息,她娇嫩的肌肤被无数只粗糙手捏得发疼,无论她如何声嘶力竭的哭喊和尖叫,这场痛苦都似乎永无止境的蔓延下去,将她一点点撕碎,淹没。

到最后,她几乎木然地不再反抗,只是泪流满面地忍受着身上那一阵接一阵地耸动和剧痛。她仰着头,修长的脖子拉出凄美的弧度,她看见神台上漆色剥落的大佛毫无怜悯地垂眸看着她,那双墨色掉净的眼眸,那么清寂,那么冷漠,毫无感情。

她的自尊,她的高傲,她的清白,都在这一天毁于一旦。

宫葶心的眼角划落了一滴泪水,这就是她给哥哥出主意害慕雪瑟的报应么?

夜慕降临,宫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宫葶心自早上出去了就一直没有回来,宫夫人见天色晚了派人去找,却只找到两个轿夫的尸体。消息传回来,宫夫人惊得当场就昏了过去,好容易醒过来,就立即哭喊着让宫侍郎和宫浩磊赶紧去京兆尹府衙处报案。

“不能去!”宫侍郎却是斩钉截铁道。

“为什么?”宫夫人惊愕之下都忘记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