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失身(二)

“你是糊涂了么,”宫侍郎一脸难堪地对宫夫人说,“心儿这摆明是被山匪掳去了,若是去报案那不就闹得满城风雨,无论心儿有没有出事,以后咱们哪里还有脸再见人!”

“那怎么办啊!”宫夫人号啕大哭,扯着宫浩磊的袖子哭叫道,“磊儿,心儿可是你一母同胞的妹妹啊,你不能不管她啊。”

“娘,我怎么会不管妹妹呢。”宫浩磊安抚地拍着宫夫人的背,“心儿一定没事的。”

他嘴里说着,心里却是一阵接一阵的发慌,轿夫死去的那个路段,正是他和那群山匪约好的路段。他早早就告诉他们那里是慕雪瑟去玉山别庄的必经之路,又把慕雪瑟所乘轿子的外观告诉他们,让他们劫了人之后污辱了就立刻撤走。

之后再由他带着京兆尹的人去救人,这样慕雪瑟失贞之事就会闹得满城风雨,到时候父亲就一定会同意让他退亲,而慕家也没有脸面敢拒绝了。

可是,为什么宫葶心偏偏就在那个路段出了事?

宫浩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可是他不敢再深想下去。

忽然,管家一路小跑进来,向着宫侍郎说,“老爷,京兆尹大人来了。”

宫侍郎一惊,“你们谁擅自报的案?”

“没,小人们哪敢啊。”管家弯腰垂首道,“是有人救了另外那两个失踪的轿夫,他们受了重伤,被人送到京兆尹衙门去了,结果京兆尹一问,他们就把二小姐被掳走的事情全说了。”

宫侍郎心里咯噔一声,顿时心灰意冷地长叹道,“罢了,如今是想瞒也瞒不住了,就请京兆尹出面帮忙找人吧。”

一时间,宫家二小姐宫葶心被山匪掳走的消息不径而走,整个京城都在议论纷纷,京兆尹衙门和五城兵马司都派出人手出城找人。

京兆尹陪同宫浩磊骑着马出东华门找人的时候,正好有一乘黄顶流苏,彩绘牡丹的轿子正慢悠悠地往城门来,轿子旁跟着一名抱着剑的少年和一个青衣丫环。

宫浩磊的心猛跳了一下,就听见城门守卫拦住轿子询问,“是什么人?”

跟在轿子旁的丹青上前将镇国公府的腰片亮在守卫面前,“这是华曦县主的轿子。”

“原来是华曦县主啊。”守卫立刻换上一张笑脸。

宫浩磊乘在马上,握着缰绳的手抓得死紧,双眼欲眦般瞪着那轿子浅黄弹墨牡丹轿帘,只听见轿中人清冷的声音传出来,“今天城门处怎么聚集了如此多的人马。”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慕雪瑟,她居然没事!她真的没事!

宫浩磊整个犹如浸泡进了冰水里,直冒寒气,他已经可以肯定抓走宫葶心的山匪是什么人了。他听见守卫笑着小声回答道,“吏部宫侍郎的次女去法华寺上香,却在半路上被掳走了,京兆尹大人正带着人去找呢。”

“真是世风日下啊,”宫浩磊听见慕雪瑟轻叹,“看来以后出门得要多小心些了。”

他只觉得慕雪瑟那清冷的嗓音犹如金针扎耳,让他直疼进了脑子里,他一抽马鞭,当先冲了出去。

“宫公子,等等我。”京兆尹大人连忙呼喊着策马带着手下追了上去。

慕雪瑟在轿内轻声道,“丹青。”

丹青立刻会意,拿出银两赏给守卫,“给大哥们买酒喝。”

“多谢多谢,县主慢走。”守卫立刻眉开眼笑,目送着慕雪瑟的轿子离开。

精致的轿子一路远去,慕雪瑟的脸孔隐在轿内的阴影里,她在轿子的轻摇中慢慢笑起来,宫葶月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够狠。她只不过向宫葶月透露了宫浩磊的计划,宫葶月就能顺水推舟反设计了宫葶心。

若是宫葶心知道雇了那群山匪的人就是她的亲大哥宫浩磊,不知道她的感想如何。前世宫葶心将慕雪柔的毒计献给宫浩磊,害得她身败名裂,成为全京城的笑柄,如今这痛苦是该让宫葶心来尝一尝!

镇国公府里,慕雪柔一直坐立难安,不是因为愧疚和心虚,而是因为得偿所愿的兴奋。她今天一整天都在想象着慕雪瑟会如何凄惨,如何身败名裂,能让慕雪瑟痛苦,是再痛快没有的事情!

眼看天色暗了下来,过了晚膳的时间,慕雪瑟却还没有回来,慕雪瑟从未去玉山别庄这么晚未归过,她几乎可以确定宫浩磊是得手了。慕雪柔站了起来,对着锦瑟吩咐道,“陪我去花园走走。”

她实在按捺不住她这颗兴奋的心,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结果。

“是。”锦瑟依言上前扶了她出了雅风居,一路缓缓向花园走去。

夏夜的风带着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慕雪柔看着这夜色下满庭芬芳,心里是说不出的畅快,脸上的喜色是怎么也抑制不住。

“小姐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锦瑟看着慕雪柔的脸色道,自从慕雪柔上次在赏枫宴被杖责后就一直郁郁寡欢,整日阴沉着一张脸,下人稍有做错,就非打即骂,弄得她们这些雅风居的下人都战战兢兢的。

“是啊,因为今天发生了一件好事。”慕雪柔微笑道。

“好事?”锦瑟有些好奇。

慕雪柔只是笑,并不作答。

慕雪瑟害了她舅舅一家,害得她声名狼藉,脸面丢尽,又害得她生母被送去白云庵思过。今日,总算是有人替她报仇了!

忽然,她看见前面一前一后缓缓踱来两个人,她们的脸在夜色下看不清晰,可那行在前头的人走路的步态,她却是非常熟悉的。

慕雪瑟!她怎么回来了?

“三妹妹今儿兴致真好,出来散步么?”慕雪瑟走到近前,向着慕雪柔微微笑道。

慕雪柔如同见了鬼一般地打量着她,见她衣着完好,还是出门时穿的那身,身上也不见有任何受伤的痕迹,禁不住失声道,“你没事?”

“我会有什么事?”慕雪瑟故作无知的偏了偏头,心中却在冷笑,她就知道宫浩磊一定会找人留意她的行踪,那人果然是慕雪柔!她的声音柔软如夏夜的微风,落入慕雪柔耳中,却是说不出的森寒,“三妹妹觉得我该出事么?”

【作者题外话】:亲们。。。三更已经很考验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