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解除婚约(一)

慕雪瑟点点头,怕是童氏已觉得瑞儿没有任何用途了,才会在慕雪瑟贬斥瑞儿之后,就将她弃之不顾。

这个前世背主忘恩的丫环,她留了她这么久,也该让她派上用场了。慕雪瑟明眸微睐,向着染墨道,“你们替我把一些话传出去。”

果然没过多久,就传来杨家请媒人到宫家向宫葶月下聘的消息,宫葶月也算是得偿所愿。可是宫葶心就惨了,贞节被毁不说,还闹得满城风雨,据说宫侍郎几次三番要送宫葶心去出家,却都被宫夫人拦住了。

如今京尹兆衙门和五城兵马司的人都在追查那伙山匪,奈何那些人拿了钱早就跑得不见踪影。就算宫浩磊知道那些人的来历,他也不敢说出来。一旦那些山匪被抓到,他雇佣他们设计慕雪瑟的事情就瞒不住了,而他才是害了他妹妹的罪魁祸首的事情自然也会曝光。

如此过了几日,林老太君考虑到慕天华已满十八岁,而慕雪瑟也十四岁了,想着这两个孩子的亲事早有眉目,和亲家要常来常往才好。可是如今童氏在白云庵思过,二房缺个当家主母打理这些。

于是林老太君就决定过几天请薛家夫人和宫家夫人各自带了儿女过府一叙,提前吩咐了下去,让府中下人早做准备。

消息传到苍雪阁时,瑞儿正在打扫院子,听见宫浩磊要来,她心中忍不住一跳。

她自小就在慕雪瑟身边服侍,童氏从前告诉她,以她的品貌,将来是要做姨娘的。所以她早早就对慕雪瑟的未婚夫婿多有留意,眼见宫浩磊如斯人才,生得俊雅非凡不说,为人还极温柔和善,对她这样的小丫环也多有照顾,她心里早早就恋上了。

可谁知道,她不过说错了话,就被贬为下等丫环,再也近不了慕雪瑟的身,也不知道将来慕雪瑟会不会让她陪嫁。更糟糕的是,她前几日听说,慕雪瑟想要将院子里稍大的丫环放出去,配了小厮,她也在列。

她自小相貌就是满府丫环里顶尖的,让她去配一个小厮,她怎么甘心!

“瑞儿姐姐,你在想什么呢?”香草突然在一旁叫道。

瑞儿回过神来,慌忙笑了笑,“没什么,有事么?”

“丹青姐姐说让你去后头打些水来把院子里的花都浇一浇。”

香草如今是二等丫头,她吩咐的话,瑞儿自然要照做。她拿了桶,向着离苍雪阁最近的一口井走去,走到近前,却听见井边有两个丫环在说话。

“你听说了没有,永义侯府的世子爷在锦乡侯府收了个丫环做妾。”一个丫环说道。

瑞儿心中一动,顿住了脚,隐在一旁的花丛中偷听。

“永义侯世子怎么会收锦乡侯府的丫环做妾?锦乡侯府不是永义侯世子夫人的娘家么?”另一个丫环问道。

“永义候世子陪夫人回锦乡侯府的时候,在锦乡侯府和那个丫环发生了苟且之事,结果被当众发现,永义候世子又很喜欢那个丫环,就不顾他夫人的颜面当场跟锦乡侯要人。气得世子夫人到现在还待在娘家不回去呢。”

“这——这样不要脸面的事情,永义候世子也做得出来?”

“听说那个丫环颇有几分姿色,就像苍雪阁的瑞儿一样漂亮。”

“那还真是挺漂亮的,难怪永义候世子爷舍不下。”

“可是我还听人说,永义候世子会在锦乡侯府干出那种事,是那个丫环主动勾引的缘故。”这声音突然变弱了,有些小心翼翼的语气。

“这丫环的胆子也忒大了,若是我们府上有人敢这样去勾引少爷,老夫人一定会从重处罚的。”

“那丫环固然用了心机,可也是那永义候世子肯怜惜,有他做保,那丫环自然无事。”这声音又带了几分讥嘲,“我们府上二少爷在白鹿院就不说了,我们那位世子爷可是向来讨厌丫环往他眼前凑的,真有谁敢对他这么做,事后不是被打死,就是被卖出去,还想被收房?做梦吧!”

“说的也是,老夫人也最讨厌这种事了,谁敢算计世子爷谁倒霉……”

两个丫环边说着边走远了,瑞儿拿着空桶从花丛后闪了出来,她慢慢走到井边,却是一下把空桶扔在地上,眼中满是坚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

几日后,宫夫人带着宫浩磊和宫葶月应邀来了镇国公府,薛家来的却是薛国公夫人和她的孙女薛凝嫣。因童氏不在,出面招待的自然是李氏和余氏,薛国公夫人都来了,林老太君也不好在翠松院独自亲近,也出来做陪。还把家中的女儿全都叫了出来,又恰巧慕天华今日休沐,便请他也一起来说话,否则内院里独有宫浩磊一个男子也不大好。

夏日风暖,花园里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片绮丽,三夫人李氏在花园中一处极宽敞的水榭里设席,招待两府贵客。慕雪瑟今天不只带了丹青一个丫环,还刻意带上了瑞儿。她从苍雪阁一路到花园,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宫葶月,又或者是宫葶月第一个先看见了她。

她们相视一笑,又立刻错开眼神,心里都有着心照不宣的明了,宫葶心之事,虽然设计者是宫葶月,但若没有慕雪瑟的配合,宫葶月根本没有机会得手。

在林老太君同薛国公夫人和宫夫人闲聊的空档,几个女孩都坐不住,全都在花园里各自结伴赏景玩耍去了。慕雪瑟和宫葶月极有默契地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假山后,慕雪瑟看着宫葶月,见她眉宇间相比上次,略微多了些得意之色,她笑道,“如今,你可算是如愿了。”

“那是自然。”宫葶月微笑。

“我见宫夫人似乎憔悴不少,怕是你妹妹的事让她很揪心吧。”慕雪瑟往水榭处看了一眼。

“她的心肝宝贝成了这个样子,她当然是痛心了。”宫葶月脸上虽笑着,语调却带了几分冷意,“她现在倒舍得带我出来了,巴不得我在外头出点什么事情,好像她女儿一般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