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解除婚约(六)

原本大家公子有一两个通房丫环本没什么,但是还未娶妻就纳妾,而且还是收用了自己未婚妻身边的丫头,甚至公然在镇国公府内行苟且之事,实在是伤风败俗!这种道德沦丧之人,谁还敢将好女儿嫁给他!

一时间,路过宫府的路人都纷纷对着宫府紧闭的红漆大门指指点点。宫侍郎坐在书房内,扶着额头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宫浩磊,沉默不语。

他还在吏部衙门时就听到了消息,惊得他立马告了假赶回了府,原本希望只是误传,却不想居然是真的。

“你自己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宫侍郎看着一脸阴沉的宫浩磊怒问道。

“爹,孩儿是被人设计的!”宫浩磊仰起脸说。

“谁会设计你!”宫侍郎冷笑。

“那个丫环!”宫浩磊一脸不甘心地说,“爹难道认为孩儿会是这种不知轻重之人么?孩子就是再急色,怎么也不会在镇国公府内做出这等事来!”

“谁知道!”宫侍郎的语调里压抑着数不清的怒气,“你可是一直想跟慕雪瑟退亲的,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为了退亲,才故意这么做!”

一旁的宫夫人眉头一跳,其实在镇国公府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

“爹!孩子再糊涂,也不会拿自己的声誉前程开玩笑!”宫浩磊急道,“虽然孩子的确不满意这门婚事,但也不会出此下策!如今孩儿名誉尽毁,对孩儿又有何好处!”

他是一直想跟慕雪瑟退亲,甚至还设下毒计想要让人毁了慕雪瑟的清白,可是那该是由他去向镇国公府退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名誉俱失,由镇国公府将自己弃如敝履。

“你向来主意大!”宫侍郎冷哼一声,“当初让你好好同慕雪瑟相处,将来娶她的好处,是说不完的,你心高,嫌弃她毁容,如今,你就算想娶也怕是娶不成了!”

宫侍郎话音刚落,就有管家前来敲门禀报道,“老爷,镇国公府派人来了。”

宫侍郎示意宫夫人去开门,开了门后,他看着管家那垂着的脑袋,问道,“镇国公府有什么事?”

“镇国公府将大少爷的庚帖和退婚书送来,说要将华曦县主的庚帖取回。另外,来人还说,镇国公已经将华曦县主和大少爷的婚书烧了。”管家说完,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宫侍郎的脸色。

只见宫侍郎沉默了片刻,忽然站起来给了宫浩磊一脚,怒声道,“孽障!”

骂完,他气愤得拂袖而去,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宫葶心刚出了事,宫浩磊就跟着闹出这事来,他们宫家这段时间是怎么了?

宫浩磊被这一脚踹倒在地上,宫夫人立刻心疼地过来扶他,宫浩磊平日里习文却不练武,身子不如行武之人强劲,被宫侍郎这下了死力的一踹,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好孩子,你爹是气急了,你可别怨他。”宫夫人流着泪道。

“娘,我不怨爹,我只是不甘心。”宫浩磊恨恨道,他不是个傻子,先是宫葶心乘的轿子莫名其妙坏了,换成了一顶跟慕雪瑟一模一样的轿子。现在,偏偏又是慕雪瑟身边的丫环设计他。他就不信这些事,跟慕雪瑟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实他从一开始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是慕雪瑟想与他退婚设计的他,只是他心里不愿意去承认,他如此人才,只有他挑不上别人的份,哪里有别人嫌弃他想同他退婚的道理?他又想,难道是慕雪瑟知道了他想设计让她失身的事,所以才如此报复他?

“镇国公府来的人还说,”站在一边的管家看了看宫浩磊母子的脸色,小心翼翼道,“说是明天就把那个丫环送过来。”

宫浩磊冷锋一般的目光扫过去,惊得管家不敢再说话。

然而,第二天瑞儿却没有被送到宫家来,一夜时间,她就像凭空消失一般,无影无踪。因她不在苍雪阁住,而是被分配到府里负责打理花园的下人的房间,同屋的丫环们说,瑞儿半夜出去解手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时间府中众说纷纭,有说瑞儿是被林老太君悄悄处置了,也有说是慕雪瑟气愤不过,而私下处置了瑞儿。

但说到底,瑞儿不过一介丫环,既不是家生子,又背主忘恩,闹出这等事来,她失踪了没有人会关心,也没有人会在意。宫家人自然是更不会管这个害得宫浩磊名誉丧尽的丫环。

只是府里的丫环,偶尔动了爬上主子的床的歪念头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这个无声无息消失的丫环,然后就立刻收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至于宫浩磊,他在镇国公府与慕雪瑟的丫环苟且之事传入皇上耳中,皇上当即下令,将宫浩磊从翰林院除名,暂不授官,归家思过。宫浩磊气得咬牙切齿,一打听,此事里多少有宁王九方灏的手笔,再一想之前亲眼所见慕雪瑟与九方灏关系亲密,心中更加认定此事是慕雪瑟设计的。

慕雪瑟听过莞尔一笑,“这个九方灏还挺上道的,知道我厌恶宫浩磊,就帮我落井下石。”

“小姐你让宁王殿下帮宫大小姐设计宫二小姐,宁王殿下怎么还会不明白宫少爷的狼心狗肺呢。”丹青笑答,又说道,“只是宁王殿下还传话说让你之后要小心,小姐你现在退了亲,怕是有不少人要算计你的婚事呢。”

“那就让他们来算计吧。”慕雪瑟不屑一笑,前世她被宫家人退亲之后的确是被算计了,只是那算计她的人,连楚赫都一同算计进去,才会让她最终嫁进了忠义侯府,却不知道算计她的人到底是谁。

几日后,慕雪瑟照例去了玉山别庄探望慕青宁,慕青宁的状况如今已然好了很多,不再受到虐待后,人也圆润了不少,不再那么瘦骨嶙峋。

慕雪瑟陪着慕青宁用了午膳之后,就坐在玉山别庄里一株极为高大的木棉树下看着医书,鲜红的木棉花在枝头盛放,红得胜血。

慕青宁原本在一旁一边哼着歌儿一边扑着蝴蝶,慕雪瑟眼见有丹青和香穗看着她,也就不甚在意,专心沉浸于医书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轻脆的敲击声,流串成动人悦耳的曲子。她偏头看去,不知何时,慕青宁找了许多大小一致的青花瓷碗盛上水摆在长案上,正拿着筷子敲着碗边做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