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故人(二)

周围被曲声吸引而来驻足倾听的人越来越多,慕雪瑟和那女子却是都毫不在意,只专心致志地琴箫相和。

慕雪瑟没有发现,在人群之外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马车,车里有人撩开车帘正远远地望着她。经过车旁的人,都为车帘后露出的那一张俊颜而惊艳。

“你本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为何偏偏对这个华曦县主如此。”马车里,元崇看着正凝望着慕雪瑟的九方痕说道。

九方痕不答,他看着正吹奏着洞箫的慕雪瑟,哪怕她戴着雪白的幂篱,他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她站在那里,身子瘦削而倔强,就犹如他第一次在秦泽海的船上看见她的时候,她也是如此迎风而立,面对惊涛骇浪而色不改。

他没有办法回答元崇的问题,他心里的感觉元崇不会懂,连他自己都还没弄懂,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一袭白衣胜雪的女子,站在月湖边,青天下,吹一曲洞箫。

他告诉自己还有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他不该在这里耽误时间。可是他撩着帘子的手,却仍是迟迟不肯放下。

最终还是元崇伸出手,替他拉下车帘,“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九方痕默默无语,许久,才幽声道,“走吧。”

车轮滚滚,扬尘而去。

还在清风月湖间吹奏洞箫的慕雪瑟并不知道,曾有一个少年,这样难舍地凝望过她。

可是浮生却是注意到了,他坐在马车上,看了一眼正一心沉浸在曲中的慕雪瑟,又去看那在长街之尾一转不见的马车,握紧了手里的胜邪剑。

刚刚在九方痕凝望着慕雪瑟的时候,他要用尽全力才能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杀意,他讨厌那个骗子用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看着慕雪瑟。就像他第一次见九方痕,如同预感一般地讨厌着那个人一样,现在他也有一种预感,慕雪瑟有一天会为那个人所改变。

他在害怕这种事情发生,他的生活,他的世界,他的一切,从慕雪瑟救了他的那一刻起,就仅仅只有她一人,她就是他的全部。

他以她的痛为痛,以她的恨为恨,可是他却不知道他能否以她的爱为爱。他害怕那种未知的东西,更害怕那些无法用言语说清的感情。

可是他没法把这一切同慕雪瑟说出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因为他自己也还没弄懂。

曲声在浮生的胡思乱想中结束,周围一片岑寂,人们都还没从那美妙的曲子里回过神来。片刻后,才如梦初醒,发出一片叫好声。

这时,一直站在水榭里的一个丫环打扮的少女走上前来,环视了一遍周遭的人群,俏声道,“奴婢佩影,和我家小姐初到京城,寻亲不成,流落在此卖艺为生,还请大家周济一二。”

佩影拿了一方菡萏色的丝帕放在并合的两掌上,走到人群里,不少看客纷纷解囊,而那弹琴的女子始终坐在琴后,丝毫未动,眼神落在手持紫**箫的慕雪瑟身上。

佩影走了一圈,最后走到了慕雪瑟的面前,慕雪瑟对丹青道,“拿一锭金子。”

丹青依言,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金子放在佩影手中的丝帕上,佩影的眼中露出几分惊讶和好奇,打量了慕雪瑟一眼,又走回她小姐的身边。

就在这时,一个颇有些傲气的声音从人群传来,“谢姑娘,我都说过了,只要你跟我回府,还怕没有栖身之所么。”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的公子带着几个随从,从人群里走出,“你又何必要让自己受这种苦?”

慕雪瑟拿眼看去,只觉得这位公子有几分眼熟。

对于男子的话,女子并不回答,只是温声对佩影吩咐道,“把琴收起来,我们回客栈。”

“是。”佩影听话地将琴收进木槿红的琴套里,竖抱在身上,就要跟着女子离开。

那公子却是带着人上前几步拦住了她们的去路,冷笑道,“我几次三番好言相劝,你又何必如此。”

女子一声不吭,只是退后一步,绕开他们便要走,那公子把脸一冷,上前伸手就要去抓女子。

“浮生!”慕雪瑟冷唤一声。

浮生的身影犹如离弦之箭,从人群之后的马车上直逼而来,落在女子身前,伸手抓住那公子的手,轻轻一折。

“痛,你是谁,快给我放手!”那公子被浮生一折手腕,顿时痛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浮生一张脸冷如寒冬的冰雪,没有慕雪瑟下令,他始终折着那公子的手腕不放手。

“你们发什么呆,还不帮忙!”那公子疼白了脸,顿时对那几个随从怒道。

那几个随从这才反应过来,一起挥着拳头,攻向浮生。浮生冷哼一声,也不松开那公子的手腕,左手拿着胜邪剑,剑不出鞘,只在手腕间翻转挥动,接连击在那几个随从身上,打得他们连连后退。

“你放手,你快给我放手!”那公子一看自己的随从居然如此不济,顿时气得大骂,“你这不长眼的混蛋,你知道我是谁么!”

“浮生,放开他。”慕雪瑟看着浮生放开那公子后,那公子捂着手腕连退了好几步,她才冷笑道,“元家真是好家教!竟容得元四公子在这里欺负一个弱女子。”

她刚刚终于想起来这个纨绔公子是谁,元家三房的庶子元德,在元家主家里排行第四,曾经在赏枫宴上远远见过一面。据说他极受自己父亲的宠爱,有意让他入仕。可是如今一见他这行径,再一想他堂兄元崇如斯人才,相两比较之下,这个元德不过是个纨绔子弟罢了。

“你又是谁!敢多管我的闲事!”元德瞪着慕雪瑟冷声问道。

“元四公子,你无官职品秩在身,见到华曦县主不行礼也就罢了,如何还敢恶言相向?”

一个男子温和如水的笑声传来,声音入耳,慕雪瑟的面色顿时一冷。

楚赫。

只见一个青衫玉冠的俊朗男子,慢慢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正是楚赫。他走到慕雪瑟身边,对着元德微笑道,“不知道元阁老若是知道四公子在这里为难一位姑娘,会做何感想呢。”

【作者题外话】:重复的章节是因为之前一直没审核通过重发了一遍,现在已经改过来了,在一百六十九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