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故人(三)

元德看着楚赫,眼中露出忌惮,冷笑道,“想不到忠义侯也喜欢多管闲事。”

“别人的闲事,我管不着,但是华曦县主的闲事,我却是要管上一管。”楚赫看了慕雪瑟一眼道。

元家是太子的人,楚赫却是六皇子的人,若是元德公然在这里为了一个卖艺女子与慕雪瑟起冲突,等于元家给了六皇子一个把柄。元德在自己父亲那里再如何得宠,元阁老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元德只好不甘心地看了那女子一眼,恨恨地转身带着人走了。

慕雪瑟看都不看楚赫一眼,只是转身对那女子道,“姑娘姓谢?”

“参见县主,民女谢殊。”谢殊带着丫环佩影向慕雪瑟行了一个礼,“多谢县主相助。”

“元四公子为什么要找你的麻烦?”慕雪瑟问道。

谢殊静默无语,却是佩影气冲冲地说,“我们小姐前天在一家酒楼弹琴,因风把幂篱的薄纱吹开,那人一看见小姐的脸,就一直缠着小姐非要带小姐去什么元府!”

慕雪瑟沉默片刻,若谢殊真的是前世那位帮助过她的女子,那她的相貌的确是让男人很难不心动的。她道,“元家势大,你们若再遇上他,也是种麻烦,不如上了我的马车,送你们回客栈如何?”

还不等谢殊回答,佩影就先笑道,“那就多谢这位县主了。”

谢殊也向着慕雪瑟福了福身,以示感谢,慕雪瑟就欲带着她们上自己的马车,才刚走两步,一直在一旁的楚赫就道,“华曦县主难道不谢谢我出言相助么?”

慕雪瑟顿住脚,对丹青交待道,“你先带谢姑娘回马车去。”

“是。”丹青看了楚赫一眼,带着谢殊二人先走向马车,周围的人群一看已无热闹可看,也都纷纷散去。

慕雪瑟这才转过头去看楚赫,“就算忠义侯不出言帮忙,我也一样摆得平元四公子,侯爷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明明隔着幂篱的薄纱,可是楚赫还是能感觉到慕雪瑟那冷锋一样的目光带着森森的寒意,从面上刮过,他叹气道,“县主似乎一直都不大喜欢我?”

“侯爷多心了,你我萍水之交,我又何必费功夫去讨厌你。”慕雪瑟淡淡道,“侯爷倒是好眼力,居然能认出我。”

“我是认出了你身边那个丫环。”楚赫微微一笑,“我听说县主退了宫家的婚事?”

那天在杨府的宴会上,他听见慕雪柔,宫葶心和宫浩磊三人的对话时就知道宫浩磊会想办法同慕雪瑟退亲,只是他却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还真是让他意外,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

“这与侯爷有何干系?”慕雪瑟微微挑眉。

“你现在贵为县主了,以后你的婚事自然是要由皇上做主。”楚赫向天合手一拱,又道,“但若是县主心中有属意的人选,六殿下可以替县主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县主是知道的,皇上最疼爱的就是六殿下。”

竟是要以慕雪瑟的终身大事相利诱,慕雪瑟仔细打量了楚赫一会儿,看得楚赫大惑不解时,慕雪瑟才道,“侯爷果然真会谋算人心,我如今容颜已毁,姻缘无望,若我是一般的闺阁女子,怕是忍不住要动心——”

楚赫听到这里,脸上露出笑意来,谁知,慕雪瑟又决然道,“只可惜我这一生,就没打算在姻缘上费上半点心思过!”

楚赫脸色剧变,忽又冷笑,“县主不想着要为自己谋一个好姻缘,好前程,难道就不怕将来懵懵懂懂被嫁出去,所托非人么?”

“侯爷这是在威胁我?若是我不帮六殿下拉拢我父亲,就准备让皇上给我指桩不好的婚事?”慕雪瑟扬起嘴角,“就算如此,我说过的话也不会变,我说过了慕家是纯臣,若是六皇子将来荣登大宝,慕家自然是忠心不二的。”

楚赫哂然一笑,“县主何必装糊涂,到底是慕家是纯臣,还镇国公府选中了太子殿下?”

慕雪瑟微微偏头,看着楚赫不说话,楚赫又道,“说起来,原本县主同太子殿下共患难,两人也算是生死之交。只可惜太子殿下藏得太深,如此城府极深之人,与之打交道,县主难道不觉得寒心么。近来县主颇与宁王殿下交好,可是选宁王还不如选六殿下,这个中差别,我想县主是明白人。”

“侯爷真是太高看我了,”慕雪瑟轻嘲一笑,“我说过我影响不了我父亲的决定,支持太子也是我父亲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与宁王殿下交好是我的事情,与我父亲无关。”

楚赫微微蹙眉,这也是他颇想不通的地方,慕雪瑟既然可以说降秦泽海,计杀厉厌天,显然决不是一个没有远见的女子,她在镇国公府的影响力也绝对不想她说的毫无作用。可是看最近几次宴会,慕雪瑟分明是与太子形同陌路,相反与宁王交好,可是镇国公支持太子的立场却未变。

他并不知道,慕雪瑟帮助九方灏的事情并不打算把镇国公府给卷进去,这样她还需要跟慕振荣和慕天华解释过多,太过麻烦了。将来万一九方灏真的大业得成,看在她的份上,也会放镇国公府一马。万一顺利继承皇位的人是太子,那镇国公府也可保无虞。

并非她要首鼠两端,只是她不是镇国公府的掌舵人,况且镇国公府无论是支持太子还是宁王,她都无所谓,只要支持的人不是六皇子就可以了!

慕雪瑟缓了一缓,又道,“侯爷也不必讽刺我,太子殿下藏得深,侯爷又何尝藏得不深。”

“此话怎讲?”楚赫微微眯了眯眼。

“六殿下想必很信任侯爷吧,”慕雪瑟语调淡淡,“他将一切都交给侯爷打理做主,从外人看来,侯爷是对为六殿下鞠躬尽瘁,一心只为六殿下绸缪。可实际上,六殿下的一切人脉实力全部都握在了侯爷手里,若是哪天六殿下失了圣心,前程无望了,我想侯爷必定会带着这雄厚的实力另寻新主。说到底侯爷不过是在为自己绸缪,为楚家绸缪。却偏事事以六殿下为由头,让人以为你忠心一片,这藏得还不够深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