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故人(四)

“你——”楚赫目光一冷,暗暗心惊,他与慕雪瑟打交道不过数回,可是慕雪瑟却能轻易看穿了他,又或者,这些是镇国公对他的想法?他忽又笑道,“华曦县主可明白看穿不说穿的道理,若是说穿了,命可能就不保了。”

“侯爷可以试试看,杀不杀的了我。”慕雪瑟微弯嘴角,蕴出说不尽的嘲讽。

“我开个玩笑呢,”楚赫微微一笑,“我也当县主之前的话是个玩笑罢了。”

“既然都是玩笑,我想侯日夜为六皇子的大业奔波劳碌,应该没什么心情在这里同我玩笑吧。”慕雪瑟向着楚赫行了礼,“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就转身向着马车走去,这一次楚赫没有阻拦,他看着慕雪瑟坐上马车扬长而去,站在原地,笑得意味不明。

“侯爷。”顾之舟忽然从旁边走了过来,皱着眉看着慕雪瑟马车离去的方向。

“之舟,为了我们的大业,怕是要委屈你了。”楚赫淡淡道。

“侯爷言重,侯爷和殿下对属下有再造之恩,属下万死难报。”顾之舟垂着头正重道,“只是我们设计要属下娶了华曦县主,万一不成岂不是得罪镇国公府?”

“此事最好是成,”楚赫目光微凉,“若是不成,这女人和镇国公怕是留不得了。”

能将他的心思看穿得如此透彻,如何能不让他心惊,如此心思剔透之人,若是相助他人,对他们而言,只怕不止不是好事,还会是场恶梦!

马车上,慕雪瑟摘下了头上的幂篱,佩影看见了她的模样一怔,谢殊却毫无反应,多少人看见慕雪瑟的脸都要觉得惊讶,谢殊如此平淡,反而让慕雪瑟意外。她对谢殊笑道,“既然已在车上,谢姑娘取下幂篱如何。”

“县主待我坦诚,我的确不该有所藏。”谢殊点点头,摘下了头上的幂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丹青的眼中露出惊艳,曾几何时,只有慕雪瑟毁容前的容颜才能让她惊艳至此。

慕雪瑟在看清那张绝美的脸的瞬间,眼中有些难以自控的潮湿。果然是她,前世那个帮助她去荻兰围场的女子。

只是前世那时,她已绾着妇人的发髻,如今却还是少女的妆扮,也不知道她前世是嫁与何人。

“我和县主曾经见过么?”看见慕雪瑟的神色,谢殊面上露出困惑。

“你我前世有缘,今生却还是第一面。”慕雪瑟眨去眼中湿意,浅笑道。

这话听着似乎玩笑,可偏偏慕雪瑟说得郑重其事,谢殊却也不见讶异,只是笑笑,“人都说,前世五百次回首方换得今世同舟共济。想是我与县主前世有五百次回首之缘,方得今日同车而行。”

“我姓慕,名雪瑟。”慕雪瑟笑道,“你我看着年纪相仿,谢姑娘可以直呼我的名字,‘县主’二字太过正重。”

“那也请雪瑟直呼我谢殊吧。”谢殊的笑容轻浅淡然,说话的语调不高不低,不刚不柔,入耳就让人觉得十分舒服,“敢问我刚刚所奏之曲,雪瑟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曾听一位故人弹过。”重生之事,太过惊世骇俗,就算谢殊前世与她有善缘,慕雪瑟也不打算说出来。

“这真是奇了,此曲是我收集古时琴谱,精心研修所作,这世上却有人那么巧做出了与我一模一样的曲子?”谢殊面露惊讶。

“也许这首曲子,只是为了让你我结缘。”慕雪瑟含笑道。

谢殊笑起来,她知道慕雪瑟有所保留,她也不再去追究那么多,因为她能从慕雪瑟身上感觉到满满的善意,“相逢何必曾相识,你说得对,这曲子生之我手,也许就是为了让你我结缘。”

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被佩影抱在怀里的那把琴,忽又笑,“这曲子我作成不过十日,还未取名,你的故人之曲可有名字。”

“没有。”慕雪瑟轻轻摇头。

“我与你因此曲结缘,就请你为此曲取个名字可好?”谢殊笑语道。

慕雪瑟沉吟了一会儿,说了一个字,“《韶》。”

“《韶》?”谢殊失笑摇头,“孔子闻《韶》音,三月不知肉味,我这曲子如何担得起这名字。”

“《韶》为百乐之首,此曲空灵绝响,大气恢弘,脱离了世间那浮动人心的情爱恨怨,自成风流,别具一格,自然当得起此名。”慕雪瑟的语气里透着佩服,谢殊所作此曲的确当得起如此评价。

“既然你如此说,那此曲今后就名《韶》吧。”谢殊也不再推却,她与慕雪瑟对望一眼,相视一笑,竟是觉得说不出的爽心畅快。

这世间就是有如此两人,无需任何情由就能够成为知己,他们缺的唯有相逢而已。

谢殊微微垂眸道,“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我今日能遇见你,得你相助,实乃平生之大幸事。”

“你既然视我为知心,那我也就说句知心该说的话。”慕雪瑟笑容殷殷,“你如此才貌,也难怪那个元四公子会缠着你,你们为何会主仆二人独自在外?”

“我本是苏城琴师,因在苏城惹得个极难缠的人所以才离开苏城到京城来投亲。”谢殊缓缓道,“谁知道我到了那个亲戚的旧址,已是人去楼空了,所以才同佩影在外卖艺。”

以她如斯人才,的确很容易招惹上麻烦。

“既然如此,你们主仆俩若不嫌弃,搬到我那去住可好。”慕雪瑟问道,前世的点水之恩,她自当涌泉以报,怎么可能看着谢殊继续流落在外。

谢殊还未回答,佩影就先喜道,“奴婢先谢过县主了。”

慕雪瑟不禁莞尔,谢殊才道,“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自然是不会,你琴技高绝,我还希望以后有机会能经常向你讨教呢。”慕雪瑟回答。

“你的洞箫也是极好的,只是多了几许孤冷,只怕这箫声映的是你的心境。”谢殊点评道。

“你的确甚知我心。”慕雪瑟淡笑,她独自怀抱前世的巨大仇恨,无人可以诉说,如何能不孤独。她看着一切按照前世的轨迹轮转不休,她殚精竭虑,步步为营地绸缪着扭转着命运,如何能不心冷。

【作者题外话】:三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