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尸体(一)

慕雪瑟先陪着谢殊去客栈取了行李,又将她送到自己名下的一处别院紫竹居落脚,待一切安顿完后,她对谢殊道,“我本想带你回府,但是考虑到镇国公府规矩多,出入都要受到许多限制,你未必喜欢,所以就将你安置在这里。”

“这里极好,极幽静,我很喜欢。”谢殊颔首道谢。

“这里是我的产业,与镇国公府无关,所以这里的下人你只管使唤,衣食住行我也都会让人打点好。”慕雪瑟交待道。

“你我初次见面,你却待我如此。”谢殊轻轻摇头,“我真是不知该说什么来感谢你才好。”

“既是知己,何必言谢。”慕雪瑟轻笑,又道,“我也该回去了,你若有事,可以让这里的丫环带信给我。”

说罢,她就带着丹青和浮生回了镇国公府。

才进内院的花园,远远就听见了湖边的水榭里传来一阵笑声,慕雪瑟叫住一个路过的丫环问道,“今天有客人来么?”

丫环回答,“黎家夫人带着明玉小姐和明琛、明远少爷来府里拜访。”

黎家人?慕雪瑟冷冷一笑,终于来了,黎大人任两浙巡盐御史即将任满,黎家人前几天就将提前回京了。黎夫人是童氏的姐姐,今天来指不定是要为童氏说情的。

慕雪瑟带着丹青慢慢走过去,昨天才刚下过一场大雨,园中花叶如洗,一片芬芳间彩蝶翩然成舞,说不出的妙趣。

远远看见慕雪瑟走过来,林老太君在水榭里就笑道,“雪瑟回来了,快过来。”

慕雪瑟走进去,就见林老太君右边坐着李氏和余氏,左边坐着一位身穿竹青色对襟刻丝祥云纹古香缎褙子,梳着高髻的妇人。那妇人的面貌与童氏有七八分肖似,自然就是童氏之姐,黎姨妈了。

慕雪瑟先向着林老太君,李氏和余氏行了礼,再向着黎姨妈行礼道,“姨母好。”

黎姨妈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嘴上却笑道,“真是许久不见雪瑟,伤好些了么?”

“好多了。”慕雪瑟笑答,自己一锅端掉了童氏和黎姨妈的娘家,真是难为黎姨妈还能粉饰太平地同她谈笑。

坐在黎姨妈身旁的一位怀抱着一只巴儿狗的少女一双杏眼带着几分不屑和凌厉,上下打量着慕雪瑟,片刻后方道,“雪瑟表妹许久不见,真是风采不如往昔啊。”

林老太君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黎姨妈脸有怒色地喝道,“明玉!”但是她眼中的快意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

黎明玉撇撇嘴,抱着巴儿狗站起来拉了一旁的慕雪柔道,“雪柔表妹,我们去你的院子里玩吧,这里多了个人闷得慌了。”

说罢,径直拉着慕雪柔走了。

“老夫人,真是抱歉,这丫头被我宠坏了。”黎姨妈一脸歉意。

林老太君摇摇头,“孩子间的意气,没什么。”

到底黎明玉不是镇国公府的孩子,她虽然对黎明玉的无礼生气,却也管不了。

慕雪瑟却是不甚在意,黎明玉自小不与她极不对付,两人碰一起时,明争暗讽早已是常事。特别是每当慕天华在场的时候,黎明玉就恨不得慕天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偏偏慕天华对她一直淡淡的,反而对慕雪瑟极为体贴。虽然明知道他们是兄妹,黎明玉还是忍不住要吃味,自然对慕雪瑟就更没好脸色。

慕雪瑟在一旁坐下,一边听着林老太君和黎姨妈闲聊一边拿眼打量着对面的两个男子。黎明远是黎家庶长子,看过去有些阴沉,不过他虽非黎姨妈所出,却颇有才能,更得他父亲,黎大人的看重。

至于黎明琛,虽是嫡子,可那眼中的混沌之色,却让她忍不住想起自己弄死的一个人——童绍。只见他自从黎明玉和慕雪柔走后就有些心不在焉,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对黎姨妈道,“娘,我去看看妹妹和雪柔表妹在做什么。”

他话音刚落,雅风居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众人都是一惊,黎明琛先反应过来,叫道,“是妹妹!”

说着,便起身抢先向雅风居冲去。

林老太君惊疑不定地站起身,对刘妈妈道,“快,快扶我去看看!”

刘妈妈立刻扶了林老太君走出水榭,李氏和余氏也连忙跟着服侍,黎姨妈早就坐不住了,也站起来跟了过去。慕雪瑟的唇边溢出一丝笑意,这才慢腾腾地起身,也跟在人群最后往雅风居走。

才走几步,忽有人在耳边道,“表妹在笑什么?”

慕雪瑟拿眼看去,只见黎明远落后几步,走在她的身边,她收起笑意淡淡道,“表哥说笑了,我甚是忧心,如何会笑呢。”

黎明远但笑不语,只是紧走几步,拉开了与慕雪瑟之间的距离。

众人才到雅风居,就见到院子里的下人都聚在院后,人人面上惊惶不定,眼神都死死盯着后院的一花丛下的土地。

林老太君看过去,就见那花丛下的土地像是被什么刨开,竟露出一只惨白的手来。林老太君惊得身形不稳,退后几步,指着那只惨白的手道,“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静默无声。

林老太君怒得环视众人一眼,看见吓呆了的黎明玉和慕雪柔道,“到底怎么回事。”

慕雪柔白着一张小脸,颤抖着回答,“我和表姐带着狗儿在后院里玩,谁知道小狗突然在地上刨起土来,竟刨出了一只手!”

“这只手既然是在三妹妹的院子里刨出来的,难道三妹妹一点都不知晓?”慕雪瑟似笑非笑地看着慕雪柔。

慕雪柔眼神闪烁不定,口中却答道,“我怎么会知道呢,若不是这狗儿把这只手刨出来,我哪能想到,我的院子里竟埋着这东西!”

“祖母,我看让人挖出来,看看是谁吧。”慕雪瑟走到林老太君身旁温声道,“我们家是不好出这种不明不白的人命事的,不论是谁,也不好就让这样埋在三妹妹的院子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