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慕天齐(一)

“如此还真是我不好。”慕雪瑟微微叹息,心下却是微凛,这慕天齐一回来就将今天这一桩事生生扭转,的确不是慕雪柔这种没多少手段的闺阁丫头能比的。

“好了好了,你们谁都没有错。”林老太君出声道,眼神落在瑞儿的尸体上,“错的是这个痴心妄想的丫环!”

慕天齐回来,她心情大好,也不想再计较慕雪柔到底是为了什么杀了瑞儿,到底也只是一个丫环。

“祖母说的不错。”慕天齐上前扶着林老太君的胳膊,转过头冷冷地下令,“来人,把这丫环的尸体丢去乱葬岗!”

又扶着林老太君向雅风居外走,边走边温声道,“祖母实不该看这些,孙儿扶你回去吧。”

黎明琛赶紧过来看慕雪柔,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看仔细,才松口气道,“表妹没事吧。”

“没事。”慕雪柔已经完全镇定下来,慕天齐回来了,有人给她撑腰,她还怕什么。

“那就好,表妹你看到这样的脏东西,肯定吓坏了吧。”黎明琛柔声道。

“是有些害怕,”慕雪柔眨着一双美丽的眼睛,眼眶顿时有些红了。

黎明琛一看就有些心痛,忍不住温声安慰着慕雪柔。

慕雪瑟在心中微微冷笑,跟上林老太君的脚步,黎明远经过她的身旁,悄悄地说了句,“失望么?”

慕雪瑟看着黎明远走到前的背影微微敛眉,她的确是很失望,慕雪柔有多爱宫浩磊,她是清楚的,慕雪柔怎么会容忍别的女人栖身在宫浩磊身边?所以从一开始,她就猜到慕雪柔会对瑞儿下毒手,才让染墨找人看紧了瑞儿。果然慕雪柔找了几个小厮趁瑞儿半夜起来解手的时候,将她绑走凌辱虐杀而死。

是她让浮生将瑞儿的尸体从乱葬岗弄回来,再悄悄埋进慕雪柔的院子。慕雪柔上次和宫浩磊里应外合想要毁她清白,让她成为全京城的笑柄,她原指望凭着这次瑞儿之死,将她也送到白云庵去同她那个母亲作伴。却不想慕天齐会半途杀出来,帮了慕雪柔化解了这一次的麻烦。

若是慕雪柔一味地否认自己杀害了瑞儿,只会漏洞百出,最后不能自圆其说,被送去白云庵。但若是她承认了,再把理由推到是为了慕雪瑟出气的头上,别人就只会觉得她爱护姐姐。虽然说虐杀一个丫环过余残忍,但到底是个犯下大错的丫环,有谁会替她说话呢。

所以慕天齐这一招,实是绝妙的。而且他才刚刚回府,立刻就能弄清雅风居里的形势,迅速想出应对之策,还真是不能小觑。

出了这样的事情,众人也没什么心情再在花园里赏景了,都一起去了林老太君的翠松院,众人围着林老太君其乐融融地说笑着,忽然,黎姨妈微微一叹,“可惜我那妹子太糊涂,犯下了如此错处,弄得我回来了也见不着她。”

林老太君脸色微变,慕雪瑟看了慕天齐一眼,就见慕天齐突然向着林老太君跪下了。

“齐儿,你这是做什么?”林老太君吓了一跳,连忙伸手要去扶。

“母亲犯下大错,既是孙儿的错,孙儿在这里向祖母请罪了!”慕天齐哽咽道。

林老太君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慢慢地收回了手在罗汉床上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慕天齐,“齐儿,你母亲的事与你无关。”

“母亲会犯下过错,都是因为孙儿不在她身边尽孝劝导之故,自然也就是孙儿的错。”慕天齐悲声道,“孙儿知道母亲实乃咎由自取,可是孙儿每每想到自己锦衣玉食,而生身之母却在那白云庵里受苦,孙儿就夜不能寐,食难下咽。母之过,实乃儿之错,求祖母让母亲回来,所有责罚都让孙儿承受吧。”

“老夫人,齐儿就快要应考了,”黎姨妈在一旁适时的叹息一声,“可是看他这眼角青黑,脸色晦暗的样子,显然是寝食难安,这样要如何能专心应考啊。”

慕雪瑟看了看慕天齐,又看了看黎姨妈,看来他们今天是约好了有备而来,否则何以这么巧,黎家人一来,慕天齐就回来了呢。

慕天齐此次五月的恩科如果及第,那世代武勋的慕家终于出了一位文臣,如何能不让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重视慕天齐这次的应考。

果然,黎姨妈又说,“老夫人,我看就让我妹妹先回来,在府里禁足可好,先让齐儿安心应考再说。”

先是接回府里禁足,只怕下一步等慕天齐及第就是解除禁足了!

慕雪瑟看见林老太君的眼神向着自己看过来,她知道自己就算在林老太君和慕振荣心目中再重要,也是比不过整个镇国公府的前程的,慕天齐一旦入仕,以镇国公府之势自然是会助其一路平步青云。大熙朝历来文臣节制武将,只怕到了日后,慕天齐就要爬到慕天华的头上了!

慕天齐一看林老太君的眼神,就立刻转头跪向慕雪瑟,慕雪瑟怎么能受他这个礼,若是今天受了,出去不知道要被人说上多少闲话诟病。她立刻起身扶住慕天齐,和他相对而跪,“二哥,你这不是折杀妹妹我么。”

“雪瑟,二哥知道母亲这一次犯了大错,对不起你和雪容,但是请你看在二哥的面子上就让母亲回来吧,二哥保证一定会好好劝诫母亲,你成全二哥这一片孝心吧!”慕天齐声泪俱下,向着慕雪瑟哀声求告。

慕雪瑟缓缓道,“二哥此言差矣,虽说百善孝为先,但是不孝有三,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二哥既明知母亲犯了错,应该劝导母亲好好受罚,早日改过,而不是一心想着如何帮母亲免责,如此岂不是在陷母亲于不义?”

她又看了一眼一旁的慕雪容,叹声道,“难道四妹妹的苦,我的冤就能这样白受么了?”

慕雪容顿时就眼露愤色,她背上的伤疤本来都快好了,都是因为童氏下毒,才害得她的疤又更大,极乎烂了半个背,她如何能不恨。她顿时就对慕天齐道,“二哥哥只一心想着母亲所受的苦,却完全不顾及我等姐妹了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