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慕天齐(二)

“是啊,想当初雪容中毒昏迷,那惨白的小脸可真是吓死人了。”一旁的余氏也道,“天齐,不是伯母说你,你也不看看你母亲犯的是何过错就求情,那是下毒和巫蛊,传出去光是巫蛊一条就够流放杀头的,如今只是让她在庵堂里思过,算得了什么?”

庵堂思过?慕天齐暗暗咬牙,他悄悄去看过童氏一回,童氏在庵堂里瘦得不成样子,每日都要干活,一双细白的手都磨出了厚厚的老茧。当然,这里面自然是有慕雪瑟的授意,她私下让人买通了庵堂的尼姑,让她们好好“款待”童氏。

“可是我眼见生母身受此苦,我却不能相代,实在是心难安。”慕天齐看了一眼慕雪瑟和慕雪容,“二妹妹,四妹妹,你们心中若是有气,就往我身上出吧。若是此愿难成,你让哥哥如何安心应考?”

“二哥此言差矣,母亲虽在白云庵思过,到底无病无痛,身体康健,何来苦之说。况且二哥既然至诚至孝,难道二哥就能枉顾父亲祖母多年关爱栽培,只一心忧母,不惦念着下场及第,增我们慕氏一族的荣光么?”慕雪瑟字字句句都在暗指慕天齐以科考一事相要挟,逼着林老太君放了童氏出来。

林老太君听到此,面色一凛,看着慕天齐顿时就有几分不悦起来,只听慕雪瑟又道,“况且,二哥你此次恩科若是及第,就将入仕,若是现在把母亲接回来,再在家里闹出什么事来,于父亲,于你的官声都不好。”慕雪瑟说得一脸恳切,“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若是我们慕家不宁,慕家的男儿何谈治国?圣上又如何会重用你们?”

“就是,”余氏自童氏回京后就一直和她不对付,如今一听,立刻接过慕雪瑟的话头道,“二弟媳如此歹毒心肠,真是枉为人母啊。万一她要是死性不改,又再给府里谁下个什么药的,谁能防得住啊。”

话说到这份上,林老太君顿时也想明白了,童氏如此不安份,回来再闹出什么事来反而于整个镇国公府不利,总是不能因小失大。

慕雪瑟长叹一声,“大好男儿实不该多纠缠内闱之事,二哥若是真为母亲好,就该潜心准备下场,早日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以报母亲。”

“雪瑟说的对。”林老太君对慕天齐沉声道,“你母亲有过当罚,实乃无可厚非之事!你的确应该多把心里下在制艺上,实不该多纠缠内闱之事。”

黎姨妈和慕雪柔的面色双双一变,心中都道慕雪瑟好利的嘴,生生把她们说的无法插口。

林老太君的目光落在慕雪瑟和慕天齐身上,“你们快起来吧。”

慕天齐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站起身,向着慕雪瑟道,“多谢二妹妹教诲。”

“教诲实不敢担,不过劝诫罢了,二哥听也罢不听也罢,都是当妹妹的一片心意。”慕雪瑟淡淡道,她好不容易才把童氏弄出去,如何能轻易让她回来。

“二妹妹说的是,哥哥受教了。”慕天齐微笑着,可是慕雪瑟却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既然事情摆平了,慕雪瑟也没兴趣在这里多陪余家人,她以刚刚跪脏了衣服为由,向林老太君告罪一声,就由丹青扶着她先回苍雪阁去了。

走出翠松院一段路之后,丹青就笑出声来,“小姐,二少爷怕是要气死了吧。”

慕雪瑟微仰起头看了一下落日和满天的红露,笑容轻浅而嘲讽,“都送她去白云庵了还不老实,你让人给白云的姑子传个话,让她们好好‘监督’母亲诲过。”

“是。”丹青顿时笑着应道。

这次之后,慕天齐倒也安分,未再提过让童氏回来的话。

一转眼四月底正是林老太君的寿辰,镇国公府大宴宾客,满京城的权贵人家几乎都来道贺,就连几位皇子也全都到场。

童氏不在,整个宴席自然都是由李氏和余氏在招呼着,慕雪瑟等几个女儿也都在一旁帮衬。而林老太君则被薛国公夫人几个辈份高的老夫人簇拥着说话。

慕雪瑟才刚刚将薛国公府来的人带到了席位上,正要走时,薛凝嫣拉着她的袖子,脸色微红的悄声道,“天华表哥呢?”

“跟着父亲还有二哥一起在门外迎宾呢,怎么姐姐进来时竟没看见?”慕雪瑟笑答。

薛凝嫣的脸更红,还待再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厅门外就响起一阵议论声,慕雪瑟回头看去,却见是宫家人正走进来。

慕雪瑟的双眼微微一眯,带着说不出的嘲讽,慕家虽给宫家也送了帖子,可是两家亲事闹成那样,多数人都想着宫家人怕是无颜前来了。却没想到,到底是宫侍郎的脸皮厚,惦记着婚事不成,情义在,还指望着能同镇国公府的关系一如往昔。

走在宫家人最末的,居然是因为失了清白而销声匿迹许久的宫葶心,着实让人意外。

前世,慕雪瑟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羞愤欲死,除了像林老太君寿宴这种非参加不可的宴会之外,她都是闭门不出的。却没想到,宫葶心的脸皮这般厚,居然不害怕世人的议论和异样的眼光,还敢来参加寿宴。

她就看见宫葶心的眼神如冷箭一般直射过来,面色阴沉得如同与她有深仇大恨一般。

慕雪瑟微微一笑,这个宫葶心莫不是来找她算账的吧。

只见周围的宾客认识宫葶心的见她居然出门赴宴,都不禁惊诧得议论纷纷,宫葶心的脸色白了白,但还是咬紧了下唇,让自己的脚步坚定些。

“妹妹,你又何必非要来。”宫浩磊跟在一旁,忍不住叹气。

原本宫侍郎是不愿意宫葶心出来丢人现眼的,奈何宫葶心在家里又哭又闹,甚至绝食都一定非来镇国公府参加寿宴不可。宫浩磊本就对妹妹心中有愧,自然是帮着她求情,而宫夫人一向偏宠女儿,也跟着哭得泣不成声。最后宫侍郎没办法,只好同意让宫葶心前来。

“我就是要来问一问她,到底是不是她故意设计让我换了那顶轿子。”宫葶心恨恨道,她的清白,她的名誉,她的姻缘,她的人生,全都因为那一顶轿子而毁了!她如何能不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