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寿宴

虽然始作俑者是她的嫡亲哥哥宫浩磊,但是她完全把账算到了慕雪瑟的头上,认为一定是慕雪瑟设计让她换乘了那一顶轿子的缘故。

宫葶心的袖子里藏了一把匕首,她恨恨地想,原本,清白被毁,名誉丧尽,成为满京城笑柄的人该是慕雪瑟!她一定要找机会向慕雪瑟报仇!

宫浩磊向着在宾客间长袖善舞的慕雪瑟看去,他的目光也有些阴冷,上一次设计他在镇国公府失德,最后累得他被翰林院除名,在家赋闲思过至今,他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跟慕雪瑟脱不了关系。

楚赫坐在宾客间,远远地看了宫家人一眼,又再去看慕雪瑟,九方镜坐在他旁边,顺着他的眼神看向慕雪瑟,眼中露出一丝厌恶,“如今,镇国公府都同宫家退了亲,我们还要去拉拢宫浩磊么?”

“宫家兄妹被一个小丫头耍得团团转,怕是拉拢了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楚赫漠然道,他可以肯定,宫葶心和宫浩磊出事,应该都是慕雪瑟的手笔,慕雪瑟果然是极有几分聪明的。

“想要镇国公府的支持,也不必非从她入手不可。”九方镜皱眉道。

“从她入手是最快的捷径。”楚赫淡淡回答。

“但是宁王与她交好,也未见镇国公改变立场。”九方镜冷声道。

“那是宁王不懂得如何调理人。”楚赫冷笑,“只要她为我们所用,我自有办法让她去劝说镇国公。”

“可是你不觉得你放了太多心思在这个臭丫头身上了么?”九方镜有些不满地说。

“你想多了。”楚赫回答,心中却暗暗自问,好像他的确是花了很多心思在揣测和考虑如何拉拢慕雪瑟这个人,这也是因为慕雪瑟屡屡让他意外。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在对弈上能够如此轻易地赢他的人,好像他所有的心思,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可她偏偏对他不屑一顾,甚至还隐隐有些厌恶,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服气,越是要将这个女子驯服,是以他才频频费心思在她的身上。

而且他极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总是觉得自从宁王与慕雪瑟过从甚密开始,他在朝中的势头就越来越劲,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两者之间,隐隐有些某些关联。

“顾之舟会得手么?”九方镜不知道楚赫心中所想,只是问道,他向来信任楚赫,就如同慕雪瑟所说的,他把自己的一切势力,人脉,全部都交由楚赫去打理,他只需要知道结果就可以了。

“如今这宴席上这么乱,出点事情也不奇怪。”楚赫淡淡微笑,正巧慕雪瑟向着他的方向看过来,他向她点头致意,对方却冷冷地撇过了脸。

慕雪瑟今天一整天都在防备着,留意着周围人的动静,前世,就是在林老太君寿宴的这一天,她和楚赫被人设计,赤身裸体的躺在了一起被人发现。所以楚赫最终迫于无奈才娶了她。她想要知道,设计她和楚赫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忽然门口有人高喝,“太子殿下到——”

慕雪瑟微微一楞,转头看去,还是那熟悉的红衣,熟悉的俊颜,如今失了当初那单纯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都是皇家子弟高贵而莫测的气势,反倒让人生出陌生来。

九方痕也看见了她,他们在这满堂热闹的宾客中,沉默对视,又不约而同地错开彼此的眼神。

近来九方灏一派在慕雪瑟的谋划下水涨船高,很得皇上看重,屡屡委以重任,反倒是原本炙手可热的太子和六皇子近来无所作为,怕是九方痕再见到她,也会想起这些不顺心的事吧,说不定,心中也是怨她的。

正想着,九方灏的身影就出现在厅门口,看见慕雪瑟,他灿然一笑,竟是直接越过众人,向她走来。周围的人顿时都是议论纷纷,如今都在传,宁王殿下怕是看上了华曦县主,原本苦于华曦县主有婚约在身,现如今镇国公府与宫家退亲,怕是不日宁王就会去求皇上为其指婚。

在这纷纷议论间,宫浩磊的脸上更是难看,若非宁王一派向着皇上进言,他也不会被翰林院除名,落得赋闲在家思过的下场。他心中不禁怀疑,慕雪瑟是与宁王早生情愫,所以才使计与他退婚。

慕雪瑟看着九方灏向她走来,行礼道,“宁王殿下。”

九方灏脸色微微黯然,低声道,“你又何必每次都如此生疏。”

“礼不可废。”慕雪瑟淡淡回答。

“从前,你与太子也是如此守礼么?”九方灏突然说。

慕雪瑟微微一怔,拿眼去看九方灏,再一思索之下,确实从前自己同九方痕相处时,从来都不如此守礼,哪怕是回到京城后,她和九方痕之间的相处都是极为随意的。

思及此,她不禁冷笑,“你又何必时时提起他。”

九方灏和从前的九方痕终究是不一样的,从前她视九方痕为友,如今她只是视九方灏为合作人而已。

“我不是这个意思,”九方灏轻叹,“我只是不希望你我之前总是这么生疏。”

慕雪瑟眉头微皱,自从她与宫浩磊退婚后,九方灏待她的态度就有所转变,从从前的温雅知礼,变得过于亲昵。莫不是他也觉得她设计退亲,是为了他吧?

想到这里,慕雪瑟神色端凝,退开两步,“殿下请入座,我还有事,不能相陪了。”

说罢,她就转身招呼别的客人,九方灏独自怔忡片刻,终究沉默地由着丫环将他引到自己的席位上。

离他不远的九方镜见他坐下,讥笑道,“华曦县主又不是什么天仙美女,二哥何必总急急去向华曦县主献殷勤。”

九方痕听见这话也看过来,九方灏只是沉着脸不回答,慕雪瑟的好处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她那一桩桩锦囊妙计,对朝局变幻官员心思的掌握,还有每一次都未卜先知的本事,岂是一般空有美貌的女子可比。

若说一开始自己接近她是为了镇国公府的权势,如今却是真正的对她心生感佩,若是失了这样一个盟友,那他可真是会懊悔不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