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真实身份(一)

忽然,她感觉有一到目光粘在自己脸上,她转过头,就看见九方痕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来他也认为今天之事是她的手笔的。

不过她和九方灏本是盟友,出手的是九方灏还是她,其实也分不了那么清楚。

林老太君好好的一个寿宴因为棠梨院的骚乱早早就散了,林老太君更是下令封了棠梨院不再用,接连两次秽乱不堪的事情都出在这里,让人想起来就觉得有些晦气。

慕雪瑟送着九方灏同稀稀落落的宾客一起往外走,九方灏轻声问道,“怎么不高兴了?”

他自认自己今天做了一大快事,反设计了楚赫又帮慕雪瑟出了气,可是从一开始慕雪瑟就神色悒悒不见喜色,反倒让他惴惴不安。

“没什么,”慕雪瑟摇摇头,她自是不会把自己心中那点悒悒难平说出来,“我只是在想六殿下何故与忠义侯的关系那么好,今天忠义侯自己都没说什么,六殿下却是如此为他出头,甚至出语不堪?”

“当年楚家遭逢大难,只余下忠义侯一人,所以楚赫是从小在皇宫里长大的。”九方灏缓缓道,“因楚家本是大熙第一世家,却落没至此,楚赫那时年少,难免看见元家人心生难受。所以和皇后不亲近,反倒是和徐贵妃更为亲近。所以他是六弟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自然不比别人。”

“可是六殿下也关心太过了吧?”想到刚才九方镜的口不择言,慕雪瑟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又一时想不通。

“楚赫是他第一臂膀,他的婚事本可以用来笼络更有用的朝臣,如今却便宜了一介吏部侍郎,六弟难免心有不甘。”九方灏如是说道。

慕雪瑟默默然,的确,吏部虽然为六部之首,可是宫侍郎却在侍郎的位置上一待多年,与吏部尚书又不甚合,屡被排挤打压,所以才会想要巴上镇国公府好更进一步。

而如今原本少年新贵的宫浩磊也因为上次瑞儿之事令皇上不喜,赋闲在家,也不知何时才能再入仕。宫侍郎庶子多早夭,如今只有这一独子,若是如此下去,宫家之势更是不复往昔了。

这样的一个宫家,楚赫心如此之大,如何看得上呢?

“你最好让人留意着宫葶心。”慕雪瑟道,若以楚赫心性,不愿意娶宫葶心的话,只怕是——

“我明白了。”九方灏略一深想就明白了慕雪瑟的意思。

送了九方灏到了二道门后,慕雪瑟不便送到外院就转身回来了,独自往苍雪阁走,正走到一处僻静无人之处,慕雪瑟站住脚,冷冷道,“你要跟着我多久?”

“你既然知道我跟着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同我说话?”男子的声音带着浅笑,染上了夏夜的微凉。

慕雪瑟回过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九方痕,语调淡漠如同无味的夜风,“我本是不想同你多说一句话的,到底你也不可能跟进苍雪阁去。”

“那又为何改变心意了?”九方痕的桃花眼里带着几许戏谑的慵懒,一身红衣被夜色染成了沉郁的暗红色。

“因为突然想起有话要问你。”慕雪瑟抬头看了一眼满天的繁星,夜色如此沉静而美好。

“你想问什么?”九方痕微笑道。

“关于九方镜的那件宫闱秘事,”慕雪瑟直视着九方痕笑意盈然的桃花眼道,“世人都传,九方镜是当年谢太妃所生之子,但其实你才是谢太妃之子,对不对?”

九方痕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定定地看着慕雪瑟,目光深沉难测。许久,他才问,“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直觉,”慕雪瑟轻笑一声,“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殿下从前装出一副懵懂不知世事的样子,被我戳穿之后,立刻就把本性显露出来,如此改变不免人人惊诧。可是皇上对你的态度却是从来未变,相反更加重用亲近。换成我是君王,若是知道太子十几年都以伪装相对,绝对是会心寒而有所忌惮的。除非,皇上本来就知道殿下本性如此,才能眼睁睁看着你在他面前作戏。既然你们父子亲近如斯,又为何在外人面前表现得生疏?显然是皇上这么多年来有意装作疏远你而亲近六皇子,不过是想要以六皇子来迷惑众人。因为皇上怕你的真实身份一旦暴露,而元家人知道你实非皇后之子,会立时翻脸。元氏一族掌了半壁江山,若是突然发难,怕是皇上也无十分把握可以应对吧?”

“你果然一如我初见你时那般心思剔透?”九方痕微微感叹,算是默认了。

“更让我奇怪的是我父亲的态度,”慕雪瑟又道,“我父亲与皇上曾是莫逆之交,深谙圣心,若六皇子真是圣上最属意的皇子,以我父亲和皇上的交情,又怎么会舍他而支持你呢?说到底,九方镜不过是你的挡箭牌罢了。”

“原来如此。”九方痕淡淡一笑,又有些玩味道,“既然你都猜到了,你还要舍我而就九方灏么?”

慕雪瑟莫名地替九方镜感到一阵淡淡的悲哀,被自己亲身父亲利用来保护另一个儿子,十几年的宠爱,不过是一场谎言。设想当初换子之时,皇上是如何费尽心机,才能换走皇后所生之子,又瞒天过海,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换走的是徐贵妃之子九方镜。

“不得不说,殿下你果然同皇上十分相像。”慕雪瑟微微感慨。

“怎么说?”九方痕挑眉。

“都一样会很会演戏利用人。”慕雪瑟轻嘲地笑了一声,楚赫执意于九方镜身上,怕是有落空了。她向着九方痕行了一礼,“殿下还有事么?若是无事,请恕我告退。”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九方痕叹气道,“九方灏的人屡立大功,这里面有你的手笔吧,从前他可没有这样的本事。我到底好奇的很,是你如何次次未卜先知?就比如这次何阳布政使的贪污案,九方灏居然早早就知道贪污的银两都藏在那个外室家中?连我和九方镜那边都无人查出河阳布政使有这么一个外室,你们又是如何知道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