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真实身份(二)

“宁王殿下不比太子殿下你生来就是骄子,又是皇上最爱的女人所生之子。也不比六皇子殿下有楚赫一心为他绸缪。”慕雪瑟的声音柔缓而生疏,“若是我再没这几分本事,如何跟你们争?”

她毫不避讳地承认九方灏所立的大功里,件件有她的帮助。

九方痕的眸光微微黯了黯,“你就那么不能原谅我么?”

“无所谓原谅不原谅的。”慕雪瑟轻叹一声,“殿下应该明白我是个极有原则的人,我既然与宁王结盟,断不会因你的三言两语而弃他而去。况且我的目标本就不是殿下你,你大可不必在意我这个人。我也不能代表镇国公府,我父亲支持你的立场始终未变不是么。”

其实九方灏和九方痕到底谁登基,她都无所谓,只要得到皇位的人不是九方镜就可以了。至于她舍九方痕就九方灏,不得不说,有当初那点意气用事在里面。但是她既然已经选择了九方灏,轻易就不会更改她的立场,否则对九方灏来说,太不公平。

“我并非在意镇国公府的支持才再三笼络你的。”九方痕的语气有些阴沉,“你怎么就是不明白。”

“我并不想明白。”

弄明白了,也不过就是些利益纠葛考量,说到底无论楚赫还是九方痕都是因为利益而在她身边打转罢了。若她只是一介微寒,若她非镇国公府的嫡女,若非她屡屡显出智谋,这些人里,又有谁会多看她一眼?

她不欲多言,转身便走,九方痕却是身形一闪,拦在她身前不让她走。慕雪瑟冷下脸,退后两步,轻唤一声,“浮生!”

胜邪剑长剑出鞘,剑光如一泓秋水破开夏夜的凉气,直逼九方痕的咽喉。九方痕退后一步,避开剑芒。浮生长身玉立,挡在慕雪瑟身前,长剑寒光森森,直指九方痕胸口。

世事轮转,仿佛回到去年秋夜,菊花开遍,浮生也是这样执剑拦在他们两人之间。

慕雪瑟抬脚绕过九方痕,向着苍雪阁走去,而浮生始终持剑阻止着九方痕对她的靠近。慕雪瑟始终没有回头,也看不见九方痕眼中那些不甘。她一直往前走着,直到身后再也听不见九方痕略显沉重的呼吸声。

前头丹青一脸焦急地拿着紫玉箫跑过来,看见慕雪瑟松了一口气,“小姐去哪了,让我好找。”

“没什么。”慕雪瑟刚刚只顾着到棠梨院看戏,倒是把这个丫头去取玉箫的事情给忘记了。

她接过紫玉箫,一边把玩着一边沉思,忽然听见有人“咦”了一声。慕雪瑟抬头望去,就盯柳姨娘站在路边,眼神盯在紫玉箫上。

慕雪瑟心下一动,问道,“姨娘见过这把紫玉箫?”

柳姨娘从前是慕青宁的侍婢,若是她知道些什么,也不奇怪。

“这是青宁小姐的东西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柳姨娘对慕青宁的称呼还是改不了口。

慕雪瑟点了点头,“姨娘可知道这把紫玉箫的来历?”

“县主还是少拿着这东西在人前,指不定也有跟我一样认识这玉箫的。”柳姨娘一脸为难,只是如此说道。

“莫非这紫玉箫还有什么忌讳?”慕雪瑟一听,更是生疑,“姨娘就直说了吧,不然我挂在心里,更是放不下。”

柳姨娘看了看四周,才叹了口气道,“这原是公孙世家的东西。”

说罢,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脸色苍白,若有所思地走了。

慕雪瑟怔在原地,用手摩挲着紫玉箫尾端的蛇形雕饰,竟然会是因罪诛连九族的公孙世家?

去往忠义侯府的马车上,九方镜狠狠一掌拍在车壁上,气得脸色发青,“到底是谁那么大胆敢算计你!”

楚赫沉默不语,宴席上他本来是去解手的,谁知道却突然被人袭击,醒来后就已经在棠梨院和宫葶心赤身裸体躺在一起了。

“宫家人也是可恶,居然想趁此机会攀上你!她也配!”九方镜咬牙切齿,“今天之事,谁看不出蹊跷来,偏偏他们装聋作哑,一意往你身上推!”

也难怪宫家人如此了,宫葶心被山匪污辱之事,尽人皆知,原本在京城是攀不上好婚事了,结果因为九方灏这一番作为,从天上掉下个大馅饼来,竟能攀上忠义侯,他们如何肯放过?

再加上楚赫生得玉树临风,文武双全,本就是一乘龙快婿。又加之他在众人眼里,已明显是最得宠的六皇子极看重的人,攀上他就等于攀上了六皇子,还不让宫侍郎欣喜若狂。

楚赫依旧默默无言,九方镜把眼一横,瞪着他道,“你不会真的要娶她吧?”

“自然不会,若是今天是慕雪瑟,为了你的大业,我还勉强屈就,但是宫家——”楚赫冷笑了一下,“我还看不上!”

他又一扶额头,有些头痛道,“但事已至此,要如何推托此事,我还要好好想想。”

毕竟今天满京城的达官显贵都来镇国公府参加寿宴,这件事无论如何,明面上损害最大的都是宫葶心,忠义侯府若是不给出个交待来,的确会受人诟病。

马车在忠义侯府的侧门停下,楚赫和九方镜刚下马车,一旁突然有个声音小心翼翼道,“殿下,侯爷……”

楚赫和九方镜看过去,都是面色一变,楚赫瞪着那人冷冷道,“顾之舟!你是怎么回事!”

顾之舟苍白着一张脸匆忙到楚赫和九方镜面前跪下,“殿下,侯爷,属下今日本要依计行事,可不知被什么人给打昏了,醒来就发现自己被扔在镇国公府的墙根底下,那时,侯爷已经出事了——”

“慕雪瑟!”楚赫恨恨地叫着这个名字,他想起慕雪瑟那一双古潭一般深不见底的眸子,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真的是她?”九方镜也沉下脸。

“除了她还能有谁!”楚赫冷笑道,“我倒真小看她了,她居然能躲过了我们的设计不说,还反设计了我!很好,很好,想不到我竟然栽在个小丫头手里。”

“我让人杀了她!”九方镜恶狠狠地说。

“她有本事事先得知我们的计划,还有本事摆平我的暗卫将我打昏弄走,你觉得你杀得了她么?”楚赫的声音像是千年玄冰。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九方镜一脸厉色,“你身边的人手也要换上一批,如此不济,怎么护你周全。”

楚赫只是沉着一张脸不说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