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子素月(三)

“有三样呢。”慕雪瑟冷冷问,“还有两样是什么?”

“也许是其他动物呢?”九方痕笑道,“不是说这里有三只老虎么?怎么没看见?”

慕雪瑟瞪了九方痕一眼,“太子殿下若是帮不上忙,还是少说话的好。”她仔仔细细地把整个园子里的景物看了一遍,桃林,水池,假山,还有锦鲤。

她的目光停在那黑白分明的锦鲤上——

三样东西?黑白锦鲤?

她心中一震,豁然开朗,她笑起来,“浮生。”

浮生听话地走了过来,慕雪瑟又对他耳语几句,然后递给他一小颗她那次遇上刺客之后,就用来防身的雷火丸,拍了拍他的肩。

浮生冲慕雪瑟点了点头,拿起胜邪剑,猛地拔剑出鞘,将剑鞘扔给丹青,一下冲了出去。

除了慕雪瑟之外的其他人都是一惊,只见浮生拿着胜邪剑在桃林之间舞了起来,他舞剑与慕雪瑟不同,慕雪瑟舞剑时让人觉得庄严肃穆,他却是让人觉得杀意凛然,凌厉逼人。只见他身如飞鸿,剑若流星,浮光掠影间,劲风带起无数桃花瓣随着他的剑风飞舞。

突然,他猛地拔地而起,带起无数飞花乱舞,然后他在半空中向地面甩手扔出慕雪瑟给他的雷火弹。只听轰隆炸响,声如闷雷,地上顿时燃起一堆小火。

除了慕雪瑟之外的其他人都是一脸惊讶,不知道浮生到底在干什么。半空中的浮生如一只孤鸿一般轻轻落地,做了一个收势,收住剑,向着慕雪瑟走来,又拿过丹青怀里的剑鞘,还剑入鞘,站到了慕雪瑟身旁。

“如今这八卦可齐了,我可以见公子了吧。还望公子不要怪我在他的园子里放火。”慕雪瑟对于两位侍女笑道。

两位侍女碎步上前,一齐向着慕雪瑟行礼道,“姑娘请稍等。”

说完,她们先是将浮生弄出的火灭了,又进了桃林深处的屋子里去禀报了。

九方灏和九方痕听得都是云里雾里的,九方灏好奇地问道,“你已经解了这道题?”

“自然是解了。”慕雪瑟笑了笑。

“那缺的三样东西是什么,你除了让那臭小子放了把火,我没看出来你回答了什么。”九方痕也奇怪地问。

“你们看那个养着黑白锦鲤的池子,黑白分明,白色向东为阳,黑色向西为阴。”慕雪瑟又看了一遍周围的桃花,“你们再看这些桃花,环绕这水池而植,错落有致,完全是按照八卦的卦象方位种的。而这园中其它景物各代表着八卦中的一卦,天为乾,地为坤,水为坎,山为艮,池为兑。缺的三样分别是离卦、震卦、巽卦,也就是火、雷、风三样。”

九方灏顿悟,“所以你刚才让这位叫浮生的小兄弟舞剑带起了剑风,又让他扔雷火弹惊为雷声,雷火弹又在地上燃起了火,缺的三样东西也就齐了。”

“王爷一点就透。”慕雪瑟笑赞道。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九方痕笑起来,“这个公子素月果然是奇人。”

“他第一题考的是机变,这第二题考的是才智,”慕雪瑟微微笑道,“这最后一个下棋的条件,考的怕是谋略吧。这个公子素月,当真有趣。”

“不知你的棋艺如何?”九方灏有些担心地问道。

九方痕看了他一眼,玩味地笑道,“二哥同县主来往多日,居然还未同她下过一次棋么,县主的棋艺,可是南风玉都只能与她打成平手。”

九方痕言语中的挑衅,九方灏如何听不出来,他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欣喜道,“既是如此,那再好没有了。”

“我棋艺虽然不差,但这个公子素月机敏善变,还真没把握赢他。”慕雪瑟叹息道。

“你一定可以的,你若赢了他,请他出山入朝,那就是大功一件。”九方灏笑道。

“这虽是大功一件,于你是一大助益,于我却未必是福。”慕雪瑟淡笑,她已几次在风口浪尖上,若是再请出别人都请不动的公子素月出山,那她将更加是万众瞩目,到底是福是祸还未可知。

就在这时,只见琰琬二位侍女又从桃林深处的屋子里走了出来,琰姑娘的手上持了一卷画,走到慕雪瑟面前,才将画展开。只见画得是重山叠嶂,一只孤雁从高空展翼俯瞰,全画尽用墨色,泼墨而施重笔,简单勾勒中透露出洒脱,山峦连绵,无尽的广阔豪情扑面而来,而一只孤雁独遨长空,栩栩如生中透露出说不清的孤寂之感。

“浑然天成,真是好画。”九方灏赞道。

“这是公子今日有感所作,他想问这位姑娘,如果让这幅画配一个字,小姐觉得该是什么字呢?”琬姑娘问道。

“这是另一个需要我解的题么?若是我答得不合公子心意,他是否就不见我了?”慕雪瑟笑问道。

“不,这只是公子心血来潮罢了,姑娘也可以不答,但是公子说姑娘是妙人,一定会回答的。”琰姑娘笑道。

“你觉得这话该配什么字?”九方灏问道,又说,“我觉得该配一个‘绝’字。”

“山重天远,我倒觉得该配一个‘旷’字。”九方痕说道。

两位侍女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慕雪瑟,慕雪瑟盯着那幅画看了许久,说了一个字,“渺。”

“什么?”九方痕没听清。

“这幅画该配一个‘渺’字。”慕雪瑟笑答道。

“为何?”琬姑娘笑问道,“莫非姑娘是想到前朝词作‘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不,我只是想到东坡居士所作‘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罢了。”慕雪瑟感慨道,“想来世间万象,你我终不过是须弥芥子,沧海一粟,身渺渺,纵使心再大又如何去撼动这天地?”

她这一番话说出来,九方痕和九方灏都是心头微震,各自眼中如浓云翻滚,不知在想些什么。

“姑娘果真妙人,”琰姑娘笑道,“这的确是公子今日作此画时之感,公子说了,若是姑娘答出来了,就将这幅画赠与姑娘,还望姑娘不要嫌弃。”

说完,她卷起画递给慕雪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