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公子素月(四)

“哪里,能得公子佳作是我的荣幸。”慕雪瑟将画交给身旁的丹青,又道,“那我们可以见公子了么?”

“是姑娘你可以见公子,其他人不行。”琬姑娘回答道。

“那我们只能在这里等县主了。”九方痕微微笑道,他自然知道公子素月向来说一不二,说不见他们,肯定就是不会见的。

“那你们就在外面等我吧。”慕雪瑟道。

“你小心点。”九方灏对着慕雪瑟交待道。

“姑娘请。”琰姑娘笑着为慕雪瑟引路。

而琬姑娘则是留下来招待其他人,叫来其他侍女就在这桃林里就地添桌设椅,烹茶请九方痕他们品茗。

慕雪瑟跟着琰姑娘走到桃林深处那座宅子前,走过了一道长长的走廊,到了一间屋子前,琰姑娘拉开门,对慕雪瑟道,“姑娘先请进去稍等,公子马上就到。”

琰姑娘为慕雪瑟拉开了门,请慕雪瑟进去,自己却留在了屋外。

慕雪瑟走进去,发现这间屋子极为宽敞,设有两扇门,一扇是她进来的面南这道,另一道在这道门设在北面。

宽敞的屋里空无一人,屋中放置了一个大鼎,鼎中正飘出淡淡的香味,却是慕雪瑟没有闻过的,鼎身铭绘着伊尹负鼎以味说汤图。鼎旁放着一张小几,几上放着一个棋盘,却只在客座摆了一张椅子,棋盘上摆着黑白两色棋子,慕雪瑟俯首一看,摆得竟是管仲重修复的《太公阵法》。

她再抬头看去,只见东侧的墙上挂着一幅画,绘的是姜太公钓鱼,西侧墙上则挂着王导的《改朔帖》。《改朔帖》旁挂着一柄宝剑,慕雪瑟近前细看,剑鞘上以古文铭着“赵盾”二字。这面墙下放着一张琴案,案上一把伏羲式的古琴,琴身上有着流水似的纹路。慕雪瑟伸出右手,轻轻拨弄琴弦,一段琴音流泄而出。

这时,北面的门被人拉开,一个相貌俊朗,一身白衣,颇有几分谪仙气质的男子坐在一张木制轮椅上慢慢地进来。

“史有云:晋太傅谢安石家有名琴,其纹如流水,其音如碎玉,名曰‘窅然’。”慕雪瑟边听琴音边有些感慨道,“想不到,谢安之琴,竟在公子手里。”

“这是在下意外所得,在下向来仰慕谢安之风流才俊,是以能得此琴,极为爱惜,每日必抚。”公子素月笑了笑,“想不到姑娘不仅机变多智,还博学多才,极少有人识得此琴。”

“我不过是爱看些杂书罢了。”慕雪瑟转过头去看素月,她重生之后,每日都强迫自己学习大量的东西,无论是书史兵法,还是天文阴阳,都多有涉猎。

“姑娘请坐,姑娘还是第一个进我居室的外人。”素月移动轮椅到了屋里放着棋盘的小几的主位上,向着客位的椅子对着慕雪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真是我之幸事。”慕雪瑟大大方方地在棋盘边的客椅上坐下,她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素月的木制轮椅。心道,难怪这棋盘前只在客位设了一张椅子。这个公子素月以一残身隐于山野却名满天下,显然是有不寻常的经历。

只是不知为什么,她一见到素月就有一种隐隐的亲切之感,可是她百分之百可以确定,无论前世今生,她都不曾与此人打过照面。

“姑娘为何不摘下头上的幂篱?”素月淡淡道。

“相貌丑陋,怕吓着公子。”

“我自己都是身残之人,又怎么会被人吓到呢。”素月大笑。

“是我器小了。”慕雪瑟也笑起来,抬手摘下头上的幂篱,素月的眼神落在她左额的伤疤上,却是没有一丝惊讶,仿佛很熟悉她的相貌一般。慕雪瑟心中警觉,看来所谓公子素月隐居山林,却知天下事并非妄言,至少她这个新晋受封的无盐县主,他定然是知晓的。

素月在他们谈话间,伸手将棋盘上的棋子慢慢收起,边道,“以往前来求见的都是男客,如姑娘这样的女宾还是第一人,却不知道朝廷男子竟都是庸才,居然需要一个闺阁女子出面帮忙?”

“我并非皇上派来的。”慕雪瑟回答,“我是替宁王殿下来求见公子,不过宁王殿下乃陛下之子,说是代表朝廷,也不算错。”

“皇上终究是皇上,宁王终究只是宁王。”素月摇摇头,将最后一粒白子收进棋盒里,“不过能请出姑娘这样玲珑慧黠之人,宁王殿下也是颇具眼光。”

眼光?慕雪瑟的眸心有一道暗芒闪过,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也许吧。”

“那么姑娘是希望在下入朝后,为宁王所用?”素月的眸色暗了暗,审视着慕雪瑟。

慕雪瑟不避不让,直迎着他的目光淡然道,“我只请公子出山,之后之事自然由公子自己决定。”

素月怔了怔,忽又笑了起来,大方道,“姑娘不勉强在下,在下也不为难姑娘,就让姑娘先手吧。”

“多谢。”慕雪瑟也不客气地拿过装着白子的棋盒,她的心里一点都不敢大意,光凭刚刚两道难题,就能知道这个公子素月擅机变,更通晓奇门五行八卦,绝不能当做一般的棋手看待。对弈之事,先手与否往往能定胜负,他敢让她先手,必然是有万全把握。

她拿起一颗白子,落在棋盘上,素月紧跟着落子,两人你来我往,毫不相让,争夺着棋盘上的方寸之地。

到了中盘搏杀的时候,慕雪瑟和素月两人的神色都凝重起来,棋盘上,黑子与白子交错厮杀,竟是谁都不能压制谁!两人互看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忌惮和钦佩,还有被挑起来的战意。才高者常怕曲高合寡,如能棋逢对手,自然而然是人生一大幸事。

这一盘棋整整下了两个时辰,慕雪瑟越下越是对公子素月这个人感到好奇和心惊。如此淡泊隐世之人,棋路却是凌厉异常,机诡多变,慕雪瑟自己最擅以奇制胜,如今碰上与自己棋风路数相近之人,自然大为惊奇。

【作者题外话】:历史上说赵盾有一把名剑,但名剑什么我没查到,谢安有一把名琴,琴名什么我也没查到,所以这里是我瞎掰的。这些人都是历史名臣,我写这些是有原因的,后面会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