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甄选(二)

“呵,真难为那三个师傅能受你威胁,陪着你一起欺君。”慕雪瑟冷笑道,“既然你们众口一词,国宴上,若是我舞艺不精丢了熙国的脸面,那就是我故意不拿出‘真本事’,有意让玄国长脸,与你们半点干系都没有。到时候皇上震怒,祸及镇国公府,也都是我一人之过?是么?”

“县主好聪明。”于涯抚掌大笑。

“督主好恶毒。”慕雪瑟可没什么心情陪着他玩笑,“难道督主总是要对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怎么都不肯放过我么?”

“县主不是聪明过人么。”于涯眨了眨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每一次危机县主都有办法化险为夷,我想看看县主这一次会如何做。不过是个小玩笑,我想县主不会介意的。”

“事关我大熙朝国威荣辱,于督主却能拿来开玩笑,还真是心宽。”慕雪瑟将于涯送到镇国公府的门口中,嘴里吐出的每个字都像冰渣一样没有温度,“你就料定我一定不能化解此次之危么?”

“那我拭目以待。”于涯向着慕雪瑟行了一礼,转身正欲离去,忽然又回过头来道,“对了,忘了告诉你,这个主意可是你的好妹妹,慕三小姐出的,你记得要好好谢谢她。”

说罢,他回头笑着坐上马车,扬长而去。

慕雪瑟看着于涯的马车渐渐驶离镇国公府,她转身回了苍雪阁,刚进苍雪阁,听到消息的丹青有些担心的问,“小姐,你不是说你根本就没有跳舞么,怎么会选上你呢。”

“有人想拿一国的荣辱和镇国公府的荣宠来让我不好过。”慕雪瑟冷冷笑笑,她若是因为舞艺不精输给玄国公主引来皇上大怒,必然会降罪镇国公府,连累慕家。

慕雪柔明明清楚明白这一点,居然还为了陷害她而给于涯出这样的主意。在慕雪柔眼里,镇国公府和慕家人比起她的个人恩怨大概根本不算什么,否则前世又怎么会轼兄轼父呢。只是没想到慕雪柔连慕天齐也不顾及,慕天齐刚刚选上庶吉士,若是因为她而被牵连,慕雪柔也一点都不在乎么?

“小姐,那我们该怎么办?”丹青一脸着急。

“去紫竹居找谢姑娘。”慕雪瑟淡淡道。

慕雪瑟带着丹青去了紫竹居找谢殊的时候,谢殊正全神贯注在画一幅画。慕雪瑟没让佩影叫谢殊,而是独自走进去,她看见地上还散落着好几张画,画的都是一位年轻男子,衣衫鬓发全都画得栩栩如生,细致入微,可是每一张画都没有画出脸。

慕雪瑟看着谢殊正在画的那一幅,她正执着笔细细地描绘着男子腰上挂的香囊。慕雪瑟相信谢殊一定听见了她进来的声音,可是谢殊一直没有回过头来,那般深情专注的姿态,令人叹息不已。

可是那幅画,还是没有画出脸。

慕雪瑟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一直等到谢殊画完最后一笔,回过头来看她道,“你来了。”

她才笑问道,“我几次来,都见你在画这个人,可是你从来不画出他的脸,他到底是谁。”

谢殊只是笑而不语,她慢慢俯身将散落一地的画一张张拾起,放回书桌上,用镇纸压好,才问慕雪瑟,“今天是来找我弹琴的么?”

“不是。”慕雪瑟摇摇头,“我是来请你帮忙的。”

“帮忙?”谢殊抬眼看她,

“你告诉我过,你也极擅舞艺?”慕雪瑟问道。

“是,大多数舞,我都多有涉猎。”谢殊在慕雪瑟身前坐下问,“出什么事了么?”

慕雪瑟苦笑,将如何被于涯设计说了一遍。谢殊沉呤了一会儿,道,“玄国朝阳公主的舞艺我虽没见过,不过曾经听去过玄国的朋友说过,她那琵琶飞天舞,的确是一绝。想要赢她,的确很难。”

“我倒未必一定要赢她,”慕雪瑟答道,前世施梦悠也没有赢得了朝阳公主,两人只是堪堪平手,“我只是不能输,至少要和她平分秋色,这样慕家才不会有任何麻烦。”

“是,没有输也不算丢了熙国的面子。”谢殊点点头,“你说过你从前姜华公主在的时候,也是极长教你练舞的,你可有擅长的舞蹈?”

“我母亲擅长水袖舞,所以教我也是教这一种。”慕雪瑟转头看见窗外花丛中翩然起舞的蝴蝶,心中忽然一动,“我想以《韶》曲入舞,不过你要帮我。”

“你说。”谢殊顺着她的视线看出去,也看见了那只翩跹的蝴蝶,忽然就明白了慕雪瑟所想。

七月中旬,玄国使臣来朝,慕振荣和慕天华带兵随同礼部官员前往边境迎接,一路护送进京,将玄国使臣团安置在京城最好的驿馆里。

皇宫时连日宴请玄国使臣团,如同慕雪瑟前世记忆中的一样,第一天,玄国使臣要求与熙国武将比武和比赛骑射。熙国虽在近期和玄国的边境摩擦中频频失利,但朝中勇武的猛将还是极多的,第一天的比的骑射终究由熙国武将获胜,慕天华更是在骑射中拔得头筹,赢得一片赞誉。而第二天就是玄国朝阳公主要与熙国女子在宴会上一较舞艺。

第二天的宴会在皇宫的博宣殿外举行,博宣殿向来都用做皇宫的宴饮所用,如今在殿前的空地上搭了一个台子用于斗舞所用,舞台东西两侧摆满了宴席所用的铃兰桌,男女分坐两边。

今天从众人一到场都在议论纷纷,从慕雪瑟被选择为与玄国公主斗舞之人后,京城里就炸开了锅。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已经毁了容的华曦县主怎么会被选中?平时谁也没有听过华曦县主擅舞之名,更何况慕雪瑟那张脸上的疤实在是吓人,这样一张脸来跳舞,如何让人看得下去?

据说当时甄选结果出来的时候,皇上和皇后也很犹豫不决,毕竟慕雪瑟那张脸实在难登大雅之堂。但是于涯和三位负责甄选的舞蹈大家都众口一词地说除了慕雪瑟之外再无其他合适的人选,无奈之下,皇上只好同意。而且慕雪瑟上次在赏枫宴上的表演给皇上印象极深,皇上心里总隐隐觉得慕雪瑟这个丫头想法出奇不意,也许真能力压玄国公主也说不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