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舞压玄国

九方痕和九方灏都有些怔愣地看着慕雪瑟,九方痕没有想到,原来她除了冷漠着一张脸和工于心计之外,也可以这么妖艳,这么动人。

只见几个宫女上了舞台在舞台四个角的柱子上系着什么,然后都退了下去。

轻缓柔美的丝竹之声响起,此曲不同于以往众人听过的那些缠绵悱恻的曲子,无关情爱,不杂怨愁,却是透出一股浩瀚广袤的苍茫之感,道尽世事变幻,沧海桑田,让人莫名心生感慨,只恨不得此身随风,从此无欲无求。

慕雪瑟长长的水袖随着乐声轻轻舞动起来,腰肢款摆,舞步轻盈。她的舞带着说不出的妩媚,偏偏又有那么一股冷傲,温柔中蕴藏着刚强,妖艳中透露出孤高。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身姿都是绝妙优美无比。

可是还不够,众人叹息着,虽然这的确很美,但是仅仅如此想要跟朝阳公主的琵琶飞天舞一较高下却是还不够。

就在这时,乐声突然快了起来,舞台上的女子的舞姿跟着乐声一起快速旋转起来,长长的水袖飞舞旋转,忽然女子一个飞身而起,竟是凌空而立,轻舞生姿。

众人都是惊得一下站起细看,就看见慕雪瑟身形停留在半空中,迎风而舞,绝世独立,飘然若仙。

台下的玄国公主一脸惊讶地看着在半空中翩然起舞的慕雪瑟,喃喃道,“怎么可能有人能在半空中跳舞却不掉下来?”

“是丝线!”台下有人惊叫出声。

众人细看,这才看轻楚慕雪瑟的脚下踩着细细的线,这些线纵横交错,分系在舞台边的柱子上。

“居然有人能站在如此细的线上起舞!”不知是谁先惊叹出声,一时声众从纷纷赞叹。

丝线如此之细柔,站在上面既要保持平衡,又要跳出动人的舞姿,实在是难上加难,可是慕雪瑟站在上面却像如履平地一般。只见她水袖飞舞,裙裾翩飞,就像一只在花丛间翩跹起舞的蝶,动人心魄。

陪侍在皇上身侧的于涯,看着慕雪瑟凌空而舞,慢慢微笑起来,果然是个狡猾的丫头,他就知道她不会这么轻易就败落。他一次次设下计谋,而她一次次化解,他们就像两个相争的对手一样,都不懂得退让。

九方灏看着慕雪瑟,眼中迸发出热烈的光,这样一个女子,她的才智,她的才华,早已盖过了外貌,是了,他第一次这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怦然心动。慕雪瑟虽然毁了容,可是她给他带来的惊讶和震撼早已令外貌不足惜,他迫切地想要掌控她,可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所以他才总是在意慕雪瑟和九方痕的过往,他才总是在焦虑,总是在怀疑。

九方痕淡笑着浅酌一杯酒,看着空中那舞动多姿的女子,看来是他多虑了,果然是没有她过不了的关。

朝阳公主的琵琶舞以同时跳舞和用琵琶奏乐相杂而动人,慕雪瑟就以纯粹的舞蹈取胜。朝阳公主以取巧,慕雪瑟就以出奇,琵琶飞天舞再难,也比不上站在丝线上凌空而舞。

只可惜,那个耀眼夺目的女子,如今却不愿意再多看他一眼。

楚赫看了九方痕和九方灏一眼,又去看舞姿灵动如蝶的慕雪瑟,他还真没想到,原来一个毁了容的女子也可以这么美。之前他可是得到消息,于涯是故意要刁难慕雪瑟,他还在等着慕雪瑟因为宴会上出丑而惹得圣颜大怒。结果,慕雪瑟居然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这样聪明的一个女人,为何不能再乖顺一些,好好地让他利用,却偏偏要跟他做对呢!

他可没有忘记,是谁设计得他差一点娶了宫葶心的!

宫浩磊看着慕雪瑟怔怔出神,他仿佛又再次看见小时候那个美丽的小女孩,那时他们一起玩耍取乐,他常常为她推秋千。而她美丽的衣裙因秋千的飞起而翩飞,她的笑脸是世上最美丽的画面。

原来她还是这样美,原来她还可以这样美,可是现在再发现这一点已经无用了,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已经完全毁了,剩下的只有冰冷的恨意。

慕雪柔坐在席位上面如死灰,怎么会,怎么会,慕雪瑟又一次赢得有所有人的瞩目,并没有像她所想的那样脸面丢尽,惹得皇上大怒被重罚。

为什么,为什么每一次她想让慕雪瑟不好过,结果慕雪瑟不仅好端端的,而且还大放异彩?

她远远的看见对面的男宾席上,宫浩磊有些痴迷的眼神,心中的恨意更是一重又一重地涌上来。

为什么她想得到的东西,慕雪瑟永远都可以轻易得到,众人的赞誉,还有她心爱男人的瞩目。

她不甘心!

台上的慕雪瑟已经一个旋转,从半空中飘然落地,周围的宴席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皇上很是高兴,笑得合不拱嘴。

朝阳公主抱着琵琶莹莹走上台去,向着慕雪瑟行了一礼,慕雪瑟回礼,朝阳公主道,“姑娘好舞艺,我自叹不如,请问刚刚那首曲子是什么,我自问遍闻天下仙乐,这曲子却是我没听过的。”

“此曲名《韶》,是我一位好友所做。”慕雪瑟笑答。

“《韶》,”朝阳公主轻念着,复又笑道,“的确配得上这个名字,请问姑娘是?”

“她是我大熙国的华曦郡主!”皇上突然出声笑道。

宴会上顿时一片寂静,众人都是惊讶地看着慕雪瑟,只听见朝阳公主娇声道,“原来是华曦郡主,朝阳有礼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宴席上顿时炸开了锅,皇上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加封慕雪瑟为郡主。一时间,羡慕,嫉妒,惊讶,众人什么反应都有。

慕天华淡淡苦笑,慕雪瑟每一次都是什么都不告诉他,让他白白担心,如今她都成了一品郡主了,以一介官员之女受封郡主,这是大熙朝开国以来从没有过的事情。

慕雪瑟却不惊讶,前世施梦悠执白玉笛做惊鸿舞与朝阳公主平分秋色之后,也是受封郡主。她只是不卑不亢地跪下谢恩,“谢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