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和亲(一)

蚂蚁和蜂蜜都找来之后,素月将一条丝线系在蚂蚁的腰上,然后将它放进九曲明珠的一端孔眼里,又在另一端抹上了蜂蜜。过了片刻,蚂蚁闻到孔眼另一端蜂蜜的香气,果然带着丝线从另一端的孔眼穿出。

素月解下蚂蚁身上的丝线,将它放走了,然后拿着九曲明珠对皇上道,“圣上,此题已解。”

“好!”皇上轻轻击掌,大笑道,“公子不愧多智近妖的美名!”

皇上早就听说了公子素月的美名,一直想请他入朝而不得,但内心其实也觉得会不会是世人以讹传讹,其实公子素月未必名副其实。然而今日素月连解三题,挫了玄国使臣的锐气,大大给熙国长了脸,已是证实了关于他的那些传言。

之前素月拒绝入朝为官,皇上内心其实也极为不平,然而今日国之有难,素月就立马出山,显然是心中有国家之人,皇上心里原本的那点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

“公子大智,令人叹服。”玄国使者虽然觉得丢脸,但也不得不佩服素月一人解了三道难题。

“来人,传旨,赏素月黄金万两,将京城里原来韩国公的宅子赐给素月!”皇上高兴的下令,众人都是面露惊讶,韩国公在先帝朝因贪污而被抄家处斩,因他极为爱财,宅子更是造得金碧辉煌,如今既然被皇上赐给了素月,显然对素月的荣宠至极。

“朕曾下旨,若是谁能答出三道难题,三品以下官职任他挑选,不知素月你更喜欢什么职位。”皇上又笑道。

三品以下的官职任意挑选,这可是在大熙朝从来没有过的好事!百官顿时紧张起来,深怕素月就那么好死不死地挑中自己的官职。谁知素月却道,“草民在山野待惯了,无意入朝为官,还望圣上见谅。”

“你既然有此才华,却隐于山林,岂不可惜。此次你既然愿意出面为朕解难,说明你是一个心怀家国之人,你就别推辞了。”皇上今天是一定要把素月给留下来。

“都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于涯也劝道,“公子又何必非隐居山野,浪费自己一身才华呢。”

素月微微皱了皱眉,仿佛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舒展眉头道,“臣愿意为圣上分忧。”

“好,”皇上大喜,“你说,你想任什么官职。”

“臣听说,近几月边境战祸不断,臣虽不才,却也希望能略添绵力,就请圣上将微臣安置在兵部吧。”素月考虑了一下说道。

“正好兵部右侍郎一直空缺,你即日起就任兵部右侍郎。”皇上想了一下笑道。

在场的官员都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挑中自己的官职,但是又忍不住嫉妒,他们寒窗苦读,好不容易从科举出身,又在朝廷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才有现在的地位。而这个公子素月年纪轻轻,就靠着答了三道难题,轻轻松松就坐上别人一辈子都坐不上的正三品侍郎之位,如何能不教人嫉妒。

大事已了,皇上心情大好,对于涯吩咐道,“上歌舞。”

于涯立刻吩咐下去,就有内侍官撤走了中间那张桌案,而素月也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一众穿着舞衣的舞姬婷婷袅袅地走了上来,随着丝竹之声,清歌曼舞,众人的心情也全都松弛了下来,一边推杯换盏,一边欣赏着歌舞。

公子素月感觉到慕雪瑟的视线,看见她微微一怔,复又一笑,向着她遥遥举杯。慕雪瑟也向着他举起酒杯,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坐在一旁的九方灏看到此情景,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浮现出疑云。

就在这时,玄国使臣又对皇上说道,“熙国陛下,我国皇帝陛下欲与熙国结成秦晋之好,所以有意让朝阳公主嫁入熙国和亲,也为我国的三皇子向贵国求亲。”

坐在宴席上的昭华公主九方蔷脸色微微一变,脱口而出,“父皇,儿臣不要嫁去玄国!”

皇上膝下只有她一位公主,又正当妙龄,若是玄国皇子求娶公主,那就是非她不可了。

玄国使臣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公主殿下这是看不起我们玄国?”

昭华公主轻轻哼了一声,她在熙国有皇上照拂,皇后和诸妃宠着,身份尊贵无比,无论招谁为驸马都不敢拿她如何。但是远嫁玄国就不一样了,山高水远,有了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她才不会那么傻。

“蔷儿!”皇上一看九方蔷的样子,顿时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警告地瞪了她一眼,九方蔷这才抿上嘴不说话。

“蔷儿不愿意,也就罢了。”太后突然出声道,“熙国名门贵女优秀之人比比皆是,玄国的三殿下也没有说非要娶熙国的公主不可。”

这一下,在场的名门闺秀全都紧张起来,生怕自己被选中,送去和亲。

皇上就九方蔷这一个女儿,因为某些原因向来十分宠爱她,要让他将她送去和亲,他也实在是舍不得,所以从朝臣宗亲的家眷里选,是最好的方法。

太后见玄国使臣并无不满的样子,笑了笑道,“哀家看华曦郡主就不错。”

慕振荣和慕天华同时变了脸色,坐在慕雪瑟身旁的慕雪柔差点笑出声,要是慕雪瑟被送去玄国和亲,从此天高地远,不复相见,那是再好没有的事情。

宴席上的众人也都把视线向着慕雪瑟看来,这个前几天才倍受荣宠的女子,如今就要被送去和亲,所以说天家的恩宠是变化莫测,受瞩目未必是件好事。不少之前嫉妒慕雪瑟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男宾席上的楚赫浅酌一口杯中的美酒,冷冷笑起来,送慕雪瑟去玄国和亲,虽然太便宜她了,但也是个不错的方法。不能为他所用之人,都除掉就好了。

慕雪瑟却是神色淡淡地,不喜不悲,只是似笑非笑地抬眼向着太后的方向看去。太后也正看着她,只是那双老而矍铄的双眼中似有一股恨意和忌惮,恨不得除她而后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