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和亲(二)

慕雪瑟微微皱眉,她不记得自己这几日有做了什么让太后如此记恨忌惮她的事情。

就听见太后的声音清冷地响起,“皇上的意下如何?”

“这——”皇上看了慕雪瑟一眼,还未回答,慕振荣先站了起来道,“启奏陛下,小女顽劣,不堪担此大任,还请另择他人。”

皇上看着慕振荣一笑,神色间大有安抚之意,太后却是道,“哀家看她就很好,舞艺绝佳,又明理懂事,不会丢我们大熙国的脸。”

“可小女已经毁容。”慕振荣强辨道,“实在有辱玄国三皇子。”

今天慕雪瑟未再像跳舞那日用妆容掩盖脸上的伤疤,那一块伤疤如今显露出来,的确十分吓人。玄国使臣有些踌躇,真选个这样女子回去,怕是他们的三皇子也不愿意。

“哀家觉得她那天跳舞时的妆容就很好。”太后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冷意,“让她天天都画那样的妆就可以了。”

皇上至今未置一词,太后却和慕振荣争执起来,显然太后这是铁了心要把慕雪瑟送出去和亲。

慕振荣心下着急,他向来疼爱慕雪瑟,无论如何是舍不得送她出去和亲的,可是如今慕雪瑟与宫浩磊的亲事已经退了,想要找个合适的理由推卸和亲之事,当真不容易。

坐在皇子间的九方灏脸色也显出着急之色,若是慕雪瑟真被送去和亲,那么他自然是再也得不到她的助益,那对他来说将会是一大损失。

还没等他想出如何打消太后的念头,他身边的九方痕却是突然开口道,“太后忘记了,孙儿曾当众宣布过要娶华曦郡主为孙儿的太子妃,如今怎可再将华曦郡主妻与他国呢?”

九方灏一下变了颜色,宴席间一片哗然,众人都想起之前在慕家人刚回京城所办的庆贺之宴上,九方痕确实当众说过要娶慕雪瑟为太子妃。只是后来慕雪瑟与太子关系逐渐冷淡,反而与宁王走得较近,众人也就渐渐将这件事给忘记了。

如今再提起来,都忍不住惊讶,太子已非之前那个懵懵懂懂的太子,早已在朝堂之上显示出他的治国之才,这样一个雄才大略的未来君王真的要娶一个毁容的女子为正妃?

慕雪瑟感觉到有两道目光利箭一般刺在她背上,她转头看去,就看见元冰清充满嫉恨的双眼,而另一道目光却是来自施梦悠的,见她望过来,施梦悠很快就收起刚刚一瞬的失态,对她露出温和的笑意。慕雪瑟收回视线,却是在心中揣测,前世施梦悠后来的确是被选为太子妃,难道她一开始就是冲着太子妃之位而进京的?

这时,太后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狠狠地瞪了慕雪瑟一眼,像是在怪她狐媚,又道,“太子的婚事自然是由皇上做主,岂可戏言!”

“那就请父亲现在为儿臣做主吧。”九方痕站了起来,对皇上下跪道。

太后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还要再说,皇上却是先笑道,“哈哈哈……你倒是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又转头对太后说,“母后,华曦郡主的确不是合适的和亲人选。”

太后蓦然变色,但是君无戏言,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目光像刮骨钢刀一般向着慕雪瑟逼视而来。

慕雪瑟淡淡微笑,有了太子这一句话,不管皇上会不会将她赐给太子,都是不会再让她和亲了。若是同意让她和亲,那等同于是让玄国三皇子打了熙国太子的脸。

再则,她从一开始就不担心皇上会同意太后的提议,送她去和亲。慕振荣是天子亲信,皇上还要在战场上重用慕家,怎么会让慕家人与别国有所勾连?

她抬眼向着九方痕看去,九方痕明明看得明白这一点,却又为什么要说这样一番话?

“你起来,坐回去。”皇上对九方痕道,九方痕听命站了起来,坐回去。皇上果然对玄国使臣道,”华曦郡主既然不是合适的和亲人选,那这几日朕自然会再为贵国的三皇子,好好挑选一位名门淑女。”

却是提也不提九方痕刚刚所求之事。

皇上又看着玄国的朝阳公主道,“既然朝阳公主有意在熙国觅得贵婿,不知心中可有人选?”

朝阳公主微红着脸站了起来,走出来向着皇上拜下去,“朝阳已有属意的人选。”

“哦,是谁?”皇上笑问。

“慕天华慕将军。”朝阳公主微笑着回答。

慕雪瑟的脸色一下变了,惊愕地看向慕天华,而慕天华正惊讶地看着朝阳公主。众人又都向着慕天华看去,心中都道,怎么今天和亲之事,专盯上慕家了。

女宾席上的薛凝嫣和黎明玉也同时苍白了一张脸,她们自小恋慕慕天华,若是慕天华娶了朝阳公主,以她们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会去给人做小的。

慕天齐有些阴冷地看了慕天华一眼,眼中有算计的光芒快速地闪过,又转过头去看朝阳公主。只听见朝阳公主说道,“那日朝阳在来京的途中贪玩去采花,差点不慎摔落山崖,都是慕将军所救,慕将军少年英才,朝阳倾慕不已。”

皇上有些似笑非笑地远远和慕振荣对视一眼,慕雪瑟看了皇上和慕振荣一眼,又去看朝阳公主,慢慢放松下来,是了,皇上连让她和亲都不许,又怎么会允许慕家男儿娶一个外族公主呢。

更何况慕天华是白虎卫指挥使,白虎卫保护皇城,要是指挥使娶了异国公主,那还要让皇上如何放心安睡。

她的眼神有点冷,心想道,也不知道玄国人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慕家倍受看重,所以故意使此计想要离间慕振荣和皇上。

“可惜,朝阳公主,慕天华的婚事哀家早有安排,是不能让你如愿了。”太后先说道。慕天华少年有为,前途无量,若是因为娶了一个他国公主而从此只能赋闲在家,那太后会把肠子都给悔青了。

“可是朝阳听说慕将军并无婚约在身。”朝阳公主不死心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