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野心(一)

“哀家说了,哀家对天华的婚事早有安排。”太后冷冷道。

接连两个赐婚人选都屡屡受阻,玄国使臣的脸色有些难看地说,“莫非熙国是看不起我们玄国,觉得朝阳公主配不上慕将军?”

“大熙泱泱大国,人才倍出,公主又何必非要嫁一个慕天华呢。”皇上笑道,“慕天华是太后外孙,从小就极尽爱护,他的婚事朕早已下旨由太后亲自安排,就是朕都不能置喙,所以只能让朝阳公主失望了,公主快请起吧。”

朝阳公主站起身,转过头远远的看着慕天华,声音悦耳动人,却带着几许缠绵,“我要听他自己说,愿不愿意娶我。”

都说玄国男女大防不严,风气比熙国开放,却没想到玄国公主居然会如此大胆地当众向着男子求亲,不少女客对着朝阳公主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朝阳公主只是目光缱绻地留连在慕天华身上,慕天华叹了口气,站起身道,“谢公主殿下厚爱,可惜我非公主的良人。”

朝阳公主顿时一脸失望,闷不吭声地坐回自己的席位上去,宴席上都是窃笑声,都在笑着朝阳公主当众示爱却被拒绝。

“熙国才俊有的是,公主可以慢慢选。”皇上笑着安抚道。

朝阳公主却是沉着脸不说话,显然是除了慕天华之外,其他人都看不入眼。

慕雪瑟有点同情朝阳公主,若是要让她去和亲,也是希望可以选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男人。虽然如此,她也还是不会赞成让慕天华娶朝阳公主的,那等于毁了慕天华一生的前程,也会让慕家在往后熙国与玄国起纷争时,倍受猜忌。

因为这和亲之事闹得极不愉快,之后的宴会气氛有些沉闷。

宴席散了之后,九方灏特意来找慕雪瑟,“今天真是吓死我了,太后怎么突然要让你去和亲?”

“太后一直不太喜欢我,大概是不想看着我在眼前碍眼,想把我远远嫁出去吧。”慕雪瑟淡淡道,她还没打算把自己的身世透露给九方灏知道。

“没想到太子居然会出言帮你,不过也幸好有他帮忙。”九方灏试探地说。

慕雪瑟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他为何说要娶你。”九方灏终是问出口。

“这你该去问他。”慕雪瑟冷冷道。

“听说上一次宫宴后,你们聊了很久?”

“你在怀疑我?”慕雪瑟冷笑。

九方灏不答,却是问她,“你那天说公子素月迟早都会出山,指的就是今日?”

“不错。”慕雪瑟回答。

“你早知道他今日会来?”九方灏眼中的疑云越来越重。

“是,”慕雪瑟看出了九方灏的疑虑,她道,“我说过了,此人不会为你所用,所以你也不必疑我。”

“我没有。”九方灏笑了笑,可是慕雪瑟可以看得出他眼中的疑虑并未消失。

她没有多言,只是转身追上慕家的其他人,跟着人流出了皇宫。若是九方灏一直要这么猜忌她,那么他们的合作迟早只能终止。

公子素月在国宴上连破玄国使臣的三道难题之事一夜之间传遍全京城,原本就早有美名的素月,如今名声更胜以往,到处都是赞颂他的声音,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而他从小东山搬入原韩国公的府祗后,上门拜访的官员更是络绎不绝,谁都想着赶紧巴结这个在皇上心中地位非同寻常的新任兵部右侍郎。公子素月的府祗之外每天都是车水马龙,令他不堪其扰。但是在其位,谋其政,他也绝不是一个不懂得为官之道的人,所以该见的人还是得见,该回的礼还是得回。

一直折腾了四五天之后,慕雪瑟忽然收到素月送来的请帖,说是请她去下完之前未下完的那盘棋。

慕雪瑟笑了笑,禀了慕振荣和林老太君之后,带了丹青和浮生赴约。虽然慕振荣和林老太君都奇怪慕雪瑟怎么会与素月相识,但是还是特别交待她一定要礼敬这位皇上跟前的大红人。

慕雪瑟乘着马车到了素月的府祗前下了马车,抬头只见门上新换的匾额写得不是“侍郎府”之类的内容,写的居然是“桃源居”三个字。走了进去四处一望,这座华宅果然如传闻一般金碧辉煌,碧瓦朱甍,雕梁画栋,比之皇宫都不遑多让。

素月没有住在正院,而是住在一所遍植桃树的小院里,他也就在这座小院中招待慕雪瑟。慕雪瑟进院的时候,桌上的棋盘已经摆好了上次未下完的残局。

一进去,慕雪瑟又闻到上次在桃源山庄里那股好闻却不知名的香味。

见她进来,素月抬手示意棋盘前的坐位,“请坐。”

慕雪瑟坐下后笑道,“我上次就想问了,公子熏的是什么香,香气极是独特?”

“这是我自己调制的香料。”素月看了一眼一旁桌案上的香炉,“我给它取名‘太息’。”

“‘太息’。”慕雪瑟咀嚼着这两个字,忽又一笑,“果然独特。公子从山野移居此地,感觉如何。”

“真是喧嚣不堪。”素月苦笑摇头。

“可是我看公子应付得如鱼得水。”慕雪瑟淡淡道,“仿佛是有备而来。”

她拿起一粒白子,在棋盘上落下,素月跟着落下一粒黑子,“没有点准备,我也不敢跟皇上要这个官。”

“公子这次可算是大出风头,恭喜你得偿所愿。”慕雪瑟紧跟着再下一子。

“可惜我来得晚了,没有见到那晚郡主一舞压玄国的绝世风姿。”素月颇为遗憾地叹息。

“不过旁门左道罢了,怎能跟公子的大智慧相提并论。”慕雪瑟笑道。

两人在谈笑间,已经下了十数手,棋盘上黑白两色棋子,互相绞杀,分毫不让。

一晃之间,好几个时辰过去了,两人始终未分出胜负来,直到最后黑白二子各据阵地,再无可搏之地后,素月将手中的黑子往棋盒里一抛,叹息道,“想不到,竟是和局。”

“公子让我先手,应该算是我输了。”慕雪瑟淡笑。

“后发制人,未必不占优势。”素月笑道,“郡主棋艺高绝,何必妄自菲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