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一百个杀手(三)

江夜沉默了,他们没有田地,没有家,除了杀人,不懂得其它任何生存方式。

慕雪瑟叹了口气,“我可以安排人教你们学习经商,医术或者别的生存技能,这样你们以后除了杀人之外,也可以好好地生活下去。”

江夜的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多谢郡主。”

慕雪瑟看着他,淡淡道,“不用谢我,我只是于心不忍罢了。”

看着他们,她就会想到浮生,有时候她会想,她一开始就将浮生留在身边,没有让他去学习其他的生存技能是不是一种错误。可是如今,即使她让浮生不要再做她的护卫,浮生也不会肯。他的世界太狭窄,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已。每每想起这些,慕雪瑟就会觉得抱歉。

所以现在,她希望给这些人多一些的机会,让他们选择。

“我能问一个问题么?”江夜忽然说。

“你说。”

“为什么没有把我们变成你的暗卫。”江夜问完,定定地看着慕雪瑟的眼睛。

慕雪瑟一怔,的确,经过这次的刺杀,证明了她身边的确很需要人手,这些经过精心训练,武艺高强的杀手,确实是很好的选择。

可是——

“我并不是你们的主人。”慕雪瑟回答,她还没有想过要做这一群人的主人,虽然她同他们做了交易,虽然她同情他们,为他们安排了后路。但她还没有想好要负责这一百个人的人生。若是她成了他们的主人,她就必须为他们负责,就像她对浮生一样。

“为什么不想做我们的主人?”江夜问。

“我以为你们想尽办法逃出来,就是为了不让任何人主宰你们的人生。”慕雪瑟淡淡道。

“那是因为那些人是错误的,若是有一个正确的人成为我们的主人,为我们指条正确的路的话——”江夜越说越激动,他们逃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忍饥挨饿,完全没有过上想象中正常的生活,直到遇见了慕雪瑟。她收留他们到紫云山庄来,让他们有地方可以安眠,还有饱饭可以吃,他看得出来,她是个好人。

“我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是正确的。”慕雪瑟有些烦躁,“若是我成为你们的主人,也许我会像上次一样让你们去为我杀人!”

“那些人是杀手,死有余辜。”江夜如此回答。

“江夜,你们和我身边的暗卫不一样,他们知道我是什么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什么。”慕雪瑟摇摇头,“而你们不知道,我不能趁你们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借机将你们引上将来也许会后悔的路。你也亲眼见到了,在我的身边,你们的双手也不见得会有多干净。”

她又说,“其实你就是那个可以正确引导他们的人,只要有你在,有你好好的引导他们,他们是绝对不会走错路的。”

江夜沉默了。

慕雪瑟又将手边一个长锦盒推到江夜面前,“这把剑,送给你,恭贺你新生。”

江夜将那锦盒打开,里面一柄宝剑的剑身上铭着“承影”二字。他将宝剑拿在手里,拔出宝剑,却见剑身不知是什么材质所铸,是灰色的半透明的样子,如影如雾。

慕雪瑟缓缓道,“这把‘承影剑’是东海老人仿古剑所铸,相传古剑‘承影’出炉时,蛟分承影,雁落忘归,故名承影。这把虽是东海老人所仿,却也是难得的当世利器。这是别人赠予我的,我觉得很适合你。”

这把承影剑九方灏送给她许久,一直放在她的库房里蒙尘,在见到江夜的第一眼,慕雪瑟就莫名觉得这柄剑很适合他,一个看似平凡却内心明智坚毅的少年,就如同无处不在的影子一样,能够渗透进你的心中。

“多谢。”江夜没有客气。

“江夜,你将他们照顾的很好,没有你,他们会是一盘散沙,会出现无数的麻烦。”慕雪瑟感慨道,“所以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我明白了,郡主。”江夜的眼中多了几许坚毅。

慕雪瑟当天就让这群无家可归又没有其它生存技能的杀手们选各自感兴趣的技能学习,或者经商,或者学手艺,有想参军入伍或者科考的她也一样帮忙伪造户籍支持。

一连忙了几天,才终于有时间休息。这天,她趁难得的空闲去了一趟万里亭想找南风玉下局棋。

才下马车,她却意外看见公子素月居然在这里,素月才入兵部不到半个月,就政绩斐然,居说他提出了一系列改革兵制的创举都深得皇上的欣赏和赞誉。再加上他颇通异术,皇上几乎日日都要召他进宫请他讲学或者卜算,一时间素月的风头无两,放眼京城无人能在荣宠上与他争锋,上门巴结他的人也是数不胜数。倒是将慕雪瑟被加封为郡主的风头给盖了过去。

“我原本还怕你缺个对手,日子空闲无聊,特意过来陪你,却想不到公子在这里。”慕雪瑟走进万里亭微笑地对着南风玉道。

“你来了。”南风玉转头看着她笑道,抬手示意,“坐。”

慕雪瑟和素月互相点头致意后,她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下来,默默地观局。南风玉执白,素月执黑,白子布局大气浩然,黑子棋路诡谲莫变,一正一奇,一阳一阴,相持不下。

终于,数几手过后,两人都将手中的棋子投回棋盒,素月叹道,“又是和局,无论执白还是执黑,我都不能与你分出胜负。”

“你的棋路和雪瑟极像,她与我,也从未分出胜负。”南风玉笑道。

“说起来我与华曦郡主还有一局之缘,不知何日可以再战一局,分个高下。”素月看着慕雪瑟笑道。

“我怕公子忙于朝政之事,一直不敢前去打扰,若是公子有闲,自然上门请教。”慕雪瑟答道。

这时,南风玉轻轻咳了两声,素月眉头轻皱,眼中流露出一抹关切,“是不是着凉了?这几日有雨,天气冷了些。”

“不妨事。”南风玉笑着摇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