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情愫

慕雪瑟看了素月一眼,对着南风玉道,“我好歹也是个大夫,不如我帮你看看?”

说着,她就要去给南风玉放在桌上的手把脉,南风玉却是一下收回手,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慕雪瑟没有多说,只是淡笑地把手收回来,心里却想起初遇南风玉的时候,虽然只摸了一下她的脉息,却觉得她似乎是体内有毒。显然南风玉是想隐瞒自己的身体问题,否则为什么总是不愿意让她把脉。

“你如果不舒服,就先回去吧。”素月柔声道。

“那我就先回玉真观里了。”南风玉站了起来,就要走。

“你的棋具不带走么?”素月问道。

“你们不是想要再次一较高下么,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下一局如何?”南风玉笑语道,“棋盘和棋子之后再送到玉真观来给我吧。”

“也好。”慕雪瑟和素月两人都觉得这主意不错。

慕雪瑟目送南风玉离去之后,就坐在了素月的对面,拿过黑棋道,“上次是我执白,这次就让公子先手。”

哪怕素月如今已贵为兵部侍郎,她也还是习惯于称呼他“公子”。

“好。”素月笑着拿过白子,先下了一子,慕雪瑟紧跟着落子,两人互不相让,下了十几手,棋盘上黑白双色棋子渐渐有了争锋之势,数十手后,黑白棋子化做黑白双龙,互相绞杀,两人手里的棋子也越落越慢,思考的时间越来越多。

这一局,他们一直下到了夕阳西下,始终未有分出胜负。末了,看着棋盘上打成平手的黑白双色棋子,素月长叹一声,“棋逢对手是生平乐事,但是分不出胜负又让人心存不甘哪。”

“平局也没什么不好,何必非要你死我活。”慕雪瑟笑了笑,“我同南风玉也从来没有分出过胜负。”

“你与我棋路相同,一样狠绝,我赢不了你,并不奇怪,可是南风玉心性平淡,我们两个却都赢不了她,你说这奇不奇怪?”素月笑叹道。

“因为我们观棋局如观朝局、战场,而她看棋局就只是棋局罢了,我们所下的是计谋,她所下的就只是棋而已。我们只不过是看山不是山,她却已是看水是水,我们赢不了她,实在不奇怪。”慕雪瑟看了素月一眼,“只是没想到原来公子与南风是旧识。”

“我只不过是进京之后意外发现她的棋艺卓绝,所以时常用来讨教罢了,并非旧相识。”素月垂下眼帘,避开慕雪瑟的视线。

慕雪瑟却是不信他轻描淡写的话,之前她观素月对南风玉关切的神色,绝非一个相识不长的人会有的。不过她也没打算拆穿,只是换了个话题道,“我听说公子入朝之后如鱼得水,深得陛下信重,只是我有一事好奇,想向公子讨教。”

“郡主请说。”素月重又抬眼,看向慕雪瑟。

“为何公子频频向陛下建议撤换京城以南的诸城守将?”这件事是慕雪瑟听慕振荣和慕天华说的,谁都捉摸不透素月此人,他突然以盛宠之势入朝,屡出奇策不假,但有时有些事却行得匪夷所思。

“将不合适自然是要撤换。”素月淡淡答道。

“公子入朝不到半个月就已对全国诸城守备了如指掌了么?”慕雪瑟心里的忌惮越浓,她从见素月第一面,就觉得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却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郡主问的太多了,闺阁中人不该多涉此道,牝鸡司晨,惟家之索,难道郡主不明白么?”素月冷下脸来,招了招手,一直安静侍立在旁的琬琰二女,立时上前来,一人推着素月的轮椅,另一人向慕雪瑟行礼道,“郡主,我家公子累了,奴婢们送公子回去。”

慕雪瑟没有说话,目送着素月离开后,让丹青将南风玉留下的棋盘棋子收好,送去玉真观。

回镇国公府的一路上,慕雪瑟都在沉思,前世九江王叛乱的时间快要到了,在这样的时候,朝廷在军政上有任何变动都让她紧张,生怕有什么她不能把握住,更何况带来变动的还是公子素月。前世,她对素月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回到府中,她还沉浸在思考当中,丹青去了玉真观,也没人提醒她路走错了,她竟一路走到了慕振荣的书房外。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雪瑟不是你亲妹妹的?”

慕振荣的声音传入耳中,慕雪瑟一怔,整个人警醒过来,这才发现她居然站在了慕振荣书房的窗外。她本欲避退,可是书房中在谈的是她的事情,她还是停住脚,听了下去。

她听见慕天华的声音说,“八岁的时候,有一天孩儿贪玩,躲在芷萝院娘房间的床底下想吓你们一跳,却听见你们谈起雪瑟的身世……”

慕雪瑟心一跳,原来慕天华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亲妹妹。

慕振荣沉默了片刻才问,“你告诉过雪瑟么?”

“不曾。”慕天华回答。

“就算她不是你亲妹妹,可是你们之间,名份早定,她这一辈子都会是你的妹妹,你这么聪慧,为什么看不透?”慕振荣的声音里充满着焦虑。

“父亲,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彼此相知相伴,她那样好,我如何能不心动!”慕天华的声音里没有纠结只有坚定,“在她还那么小,天天跟在我身后甜声叫我‘哥哥’的时候,我就曾经想若她不是我妹妹,我将来一定娶她。谁知道她真的不是我的亲妹妹,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简直欣喜若狂,父亲你懂么?”

慕雪瑟心中大震,差一点惊呼出声,原来大哥一直以来对她抱着这种想法。如今想来,从前慕天华对她许诺种种照顾她一生一世的话,突然间变了味道,又或者是她从来就没懂过慕天华的意思。

若是她不知道还好,如今她知道了,她以后该如何对待慕天华?

“你任性也有要个度!”慕振荣气愤的声音传出来,“若不是你在太后面前表露你对雪瑟的意思,太后怎么会在国宴上出言要让雪瑟去玄国和亲!这一切祸端都是你的不谨慎引起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