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情愫(二)

难怪那天太后会突然提出让她去和亲,原来原因在此,慕雪瑟顿时明白了,太后最疼爱的莫过于姜华公主留下的独子慕天华,现在慕天华却喜欢上了她这个太后一直深恨的妹妹,太后自然是恨不得尽早除掉她。若是她不能斩断慕天华的情丝,太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的。

“雪瑟再怎么说名义上都是你的妹妹,你这是不伦!不说太后,就是我和你祖母也不会允许的!”慕振荣又说。

“雪瑟既然是姑母的女儿,只要把她的身份召告世人,她成为我的表妹,为什么我不能娶她!”慕天华争辩的声音有些激动。

“你姑母未婚生女传出去会受多少人的耻笑?你要雪瑟顶着这样的非议过一辈子么?而且雪瑟的身世是慕家的禁忌,绝不能让人知晓!太后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慕振荣沉声道。

慕雪瑟心中一动,慕振荣知道她的身世?知道她的父亲是谁?

“我的婚事由我自己决定,太后那里由我去说服!”慕天华高声道,“雪瑟也不是那种会在乎世人非议的人!如今雪瑟已然毁容,你们若是为她另寻亲事,又怎么知道将来她的夫君不会嫌弃她,冷待她,但是我不会,我会好好待她一辈子!父亲和祖母不是最疼雪瑟么,若是雪瑟名正言顺嫁进慕家,你们不是可以看顾她一辈子。”

“那么你问过雪瑟的意思没有,她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哥哥,你一个片痴心待她,她可也是以同样的心待你?”慕振荣冷笑道。

慕天华顿时沉默了,许久慕振荣又说,“你不该只顾着你自己而任性妄为,太后也不是你轻易可以说服的,否则她明天就不会召雪瑟进宫了!”

“太后要召雪瑟进宫?”

“是,为的,怕就是这件事。”慕振荣的声音有些低沉,他长叹一声,“华儿,你好好想想吧,不要为了你的一时任性,害了雪瑟,也害了你自己。”

书房里陷入一片沉默,慕雪瑟慢慢走开,原本混乱的思绪变得更乱。她一直想着这一世一定要保护好慕天华,助他仕途顺遂,平步青云。却没想到他想要的,是她未必给得起的。她一直把慕天华当成一个疼爱自己的好哥哥,不作他想,如今——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苍雪阁,染墨沏了一杯银针端给慕雪瑟,问道,“小姐,你脸色很不好,出了什么事了么?”

“没什么。”慕雪瑟摇摇头。

“小姐,宁王今天派人传来消息了。”染墨又道。

“他有什么话?”

“他说让小姐小心一点二少爷,”染墨皱起好看的秀眉,“他说最近忠义侯频频与二少爷接触,似乎是在密谋什么。”

“楚赫?”慕雪瑟冷笑,宁王上次摆了他一道,他明显是把账算到她身上来了,否则九方镜也不会派人杀她,却是不知道楚赫这次又想做什么。“你让人注意点二少爷的动静。”

“是。”染墨应道。

第二天,慕雪瑟进宫面见太后,说是太后关心前些日子她遇上刺客的事,但慕雪瑟心中了然,太后显然意不在此,怕是她今天若是不能说服太后,以后后患无穷。

才进泰安宫,慕雪瑟就觉得气氛不同往常,所有宫人都显得战战兢兢的,她问领路的女官,“姑姑,他们是怎么了?”

“唉,太后这段时间脾气大,已经罚了好些人去暴室了,大家都胆战心惊的小心伺候着。”女官小声回答。

慕雪瑟在心中叹气,只怕太后的怒火与她是脱不了干系了。

果然,才进上德殿,一见她,太后就冷声喝道,“跪下!”

慕雪瑟上前按大礼跪拜在地,只听见太后的声音冰冷刺耳,恨恨道,“姜华果然是太心软,哀家当初就不该同意让她留下你这个祸患!”

“臣女不知太后所说何意?”慕雪瑟垂着眼帘跪在地上道。

“你竟然敢勾引你的亲哥哥!”太后的声音如同惊雷炸响在上德殿内,殿内侍奉的宫人全都大惊失色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慕雪瑟。

英女官脸色难看地想劝太后几句,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最终只能做罢叹气。

“臣女有两位哥哥,不知太后说的是哪一个?”慕雪瑟不紧不慢地反问道。

太后怒极反笑,“你还要在这里装傻么!说,你给华儿灌了什么迷汤,他居然亲口对哀家说对你有意!”

“太后怕是听错了吧,臣女与长兄向来谨守兄妹之道,大哥怎么可能会对太后说这种话。”慕雪瑟淡淡道。

“是了,你还不知道,”太后冷冷一笑,“那么哀家今天就让你听个明白,你并不是姜华亲生的女儿,你的生母是慕青宁!只不过是姜华看你可怜,将你养在膝下罢了,可是你却不知道好歹,竟然勾引教唆华儿!”

“那么太后知道臣女的生父是谁么?”慕雪瑟抬眼看向太后。

太后一怔,没有想到慕雪瑟听到自己的身世没有任何吃惊之态,反而还如此问她,“哀家并不知道。”她忽然眉头一皱,“你早就知道?”

慕雪瑟没有回答。

“难怪,难怪!”太后冷笑,“原来你早知道你的身世,你深怕有一日自己身世真相大白,无处容身,所以你才敢勾引华儿,想提前为自己做一个打算!”

不得不说,太后的揣测极为恶毒,慕雪瑟听得极不舒服,但是太后毕竟是在为慕天华着想,所以她强逼自己忍了,只是道,“太后口口声声‘勾引’二字,不知是太后亲眼所见,还是大哥亲口所说?”

“你——”太后顿时语塞。

“既然都没有,何来勾引之说,臣女说过,臣女与长兄之间一直恪守兄妹本分,绝无半分不伦的念头。”慕雪瑟一字一句道,“还请太后放心,太后所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放心,哀家如何能放心!”太后铁青着脸,想起那天她逼慕天华娶薛凝嫣,结果慕天华却说心有所属。在她再三逼问下,他才说出属意的人居然是慕雪瑟。她当时气得头痛病都犯了,一直想着要如何才能打消慕天华的念头。偏偏慕天华极为坚持,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弃这个荒唐的念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