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身世

“你想让哀家放心也可以,你立刻定下一门婚事。只要是你看上的,哀家立刻给你赐婚!好让华儿死心!”太后的双眼死死地盯在慕雪瑟脸上,不放心她脸上一丝一毫的情绪。

“臣女不会就这样随随便便许嫁他人。”慕雪瑟平静地回答。

“你——”太后怒极,正要喝骂,慕雪瑟却是又道,“但是请太后放心,臣女会一生一世将长兄视为最敬重的大哥,绝无他心。”

“就算你无此心,华儿不肯断了念头也是枉然!”太后叹气道。

“臣女的心由己不由人,若是臣女无意,相信大哥也绝不会相逼。但是,”慕雪瑟回答,声音忽然高了一些,“若是太后非要逼臣女随意嫁给他人或者是送臣女去和亲,臣女有千百种的办法让太后无法如意。”

“你这是在威胁哀家?”太后气得冷笑。

“不,臣女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慕雪瑟的声音淡了下来,“请太后放心,臣女绝不会毁大哥一生的。”

“你走吧。”太后的声音有一丝颓然,她知道自己不能逼慕雪瑟,否则慕天华定然跟她反目,她从来知道慕天华的性子,心眼太实,认定的事情很难扭的回来,若是跟他硬碰,只会让慕天华受伤。唯今之计,只有徐徐图之。

慕雪瑟再向太后行了礼,才站起身,慢慢倒退出上德殿。

这一次太后像是累极,也厌极,竟是连个领路女官都没有派给她。还好慕雪瑟认得出宫的路,她独自一人凭着记忆抄近路出宫,在经过一个宫殿的时候忽然听见里面传出痛苦的呼声。

慕雪瑟一怔,这个声音很熟悉,居然是南风玉!

她抬眼看了一眼宫门,上面的匾额写着“关睢宫”,这是谢筠谢太妃曾经居住的宫殿。慕雪瑟犹豫了一下,低声唤道,“浮生。”

浮生的身影出现在她身旁。

“悄悄带我进去。”

浮生揽着慕雪瑟的腰,用轻功避开守卫,带着慕雪瑟潜了进去。慕雪瑟走近南风玉声音传出的房间外,用手指在窗上糊的明纸上轻戳了一个小洞,看了进去。只能南风玉正一脸痛苦地倒在地上翻滚着,而房间里还有一个男子背对着她而立。

那男子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身份不言而喻。

慕雪瑟看见南风玉脸色变成了青白色,满头冷汗,嘴里不断痛呼着,可是皇上却是一动不动地面墙而站,似乎在看墙上挂着的一幅。慕雪瑟看不见那幅画上的内容,就听见皇上冷冷道,“朕在你身上种下这子母蚀心蛊算算也有八年了。”

慕雪瑟心中一惊,子母蚀心蛊的名字她前世听过,那是传自苗疆的一种控制人的蛊毒,子蛊种在被施蛊者身上,而母蛊则种在施蛊人的身上。施蛊人可凭心意催动母蛊,子蛊感受到母蛊的不安,就会在受蛊者体身乱窜啃噬,令人痛苦不堪,就如同南风玉现在这样的状况。

而且子蛊不能离开母蛊太远,若是离开太远,子蛊就会不安进而钻进受蛊者的心脏让受蛊者死亡。换言之,南风玉若是受蛊人,她不能离开皇上太远,无论皇上去哪里,巡狩或者行围,她都必须得跟着。若是皇上有什么不测,母蛊一死,南风玉身上的子蛊也会把南风玉杀死。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皇上要给南风玉种下这种蛊毒?

“你母亲若是知朕这么对你,大概会怪朕吧。”皇上叹息道,声音陡然转冷,“但是朕也恨,恨你的父亲,恨他当年强占了你的母亲!更恨你母亲居然生下了你!你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朕,你母亲曾经所受的耻辱!”

南风玉还躺在地上挣扎着忍受着痛苦,她一个字都没有回答,她白净的脸沾上了尘埃,一身男装也都是尘土,双唇白的吓人。

慕雪瑟看不下去了,正想进去阻止皇上,却被一人从身后捂住的嘴,她听见于涯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不想死就别进去!”

慕雪瑟一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于涯就抱着她用轻功出了关睢宫。等他们二人在一僻静处停下脚步后,于涯才道,“你这丫头也太大胆了,怎么敢在皇宫里乱闯!”

“我刚刚若是进去了,陛下盛怒之下赐我一个死罪,不是正好如了督主你的愿?”慕雪瑟轻笑一声。

“你这丫头。”于涯长叹一声,“若不是我留在那伺候皇上,正巧发现了你,只怕以你的胆子还真的会闯进去。”

“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南风玉?南风玉不是金城长公主的养女么?她能与皇上有多少仇恨?”慕雪瑟皱起眉头问道。

“你知道南风玉的身世么?”于涯问道。

“不知道。”慕雪瑟摇摇头。

“南风玉的父亲是死去的楚阁老的长子楚兴。”于涯说道。

慕雪瑟一怔,不可置信地看着于涯,“她是楚家人?”

“是,但是世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寥寥无几。”于涯笑了笑又道,“你知道她的母亲是谁么?”

慕雪瑟再次摇头,她想起刚才皇上提起南风玉母亲时候的感慨,有些不解。

“她的母亲是谢筠谢太妃。”

于涯此言一出,慕雪瑟顿时瞪大眼睛,再一联想皇上的话,顿时就明白了,皇上痛恨楚兴当年趁他势弱的时候,霸占了谢筠,而谢筠居然为楚兴生了一个女儿,南风玉的存在等于时时刻刻提醒着皇上这段往事。

如此说来,南风玉就是九方痕同母异父的弟弟,又是楚家人,算是楚赫的堂妹。两个水火不容的家族,而南风玉却是被夹在了中间。难怪她会被送去给金城长公主扶养,而金城长公主待她的态度一直都是淡淡的,是因为有这样一层关系在。

“所以南风玉就成了皇上心情不好的时候的玩物么?”慕雪瑟冷冷道,“想起来了,就招她进宫折腾她?她何错之有。”

种蛊八年,南风玉今年十九岁,十一岁开始她就在忍受着这样的痛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