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通敌(一)

“你想说稚子何辜?”于涯冷冷一笑,“对于当权者来说,向上一代没讨完的债,自然是会向下一代讨,他们何尝会去想‘稚子何辜’这四个字。”

于涯说这话时语调里带着一丝恨意,却又不像是对皇上的,仿佛是在针对他人。

“莫非于督主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才有如此感慨?”慕雪瑟问道。

于涯却是但笑不语,只是说,“小丫头,南风玉的事情是你管不了的,你还是快点走吧,我也该回去伺候皇上了。”

说完,于涯就转身走回了关睢宫,留下慕雪瑟一人。

慕雪瑟独自一边思考着南风玉的问题,一边向宫门走,她从前揣测过南风玉的身份,却没想到会是如此离奇,遭此厄运,南风玉却还能保持一颗赤诚之心,真是令人感慨。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可以帮南风玉一把。但是现在,她得先把慕天华的事情处理了。慕雪瑟有些苦恼,对于慕天华,她到底是该好好和他谈谈,还是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慕雪瑟回到镇国公府的时候,刚刚走进二道门,染墨早已等在那了,一见慕雪瑟就急急上前道,“小姐,不好了,大少爷出事了!”

“大哥出什么事了?”慕雪瑟心中一惊,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隐隐作痛。

“宁王殿下传来消息,说大少爷去见朝阳公主,结果却被锦衣卫的人抓了,说是他通敌卖国!”染墨一脸凝重。

“大哥不过是去见朝阳公主,跟通敌卖国有什么关系?”慕雪瑟只觉得头更痛了。

“锦衣卫的人在朝阳公主手上的一个香囊里找到了一张我朝的边关布防图!”染墨道。

“什么!”慕雪瑟心中一惊,此事非同小可,若是慕天华的罪名被坐实了,太后都保不住他!

怎么会,她和慕天华之间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好,就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她急急转身就要去慕振荣的书房找他,染墨却拦住她道,“老爷一接到消息就去面圣了,如今不在府里。”

“此事一定是个阴谋!”慕雪瑟恨恨道,“大哥去见朝阳公主,怎么锦衣卫的人就那么刚好去抓人?”

“小姐,如今我们怎么办?”染墨也很着急。

“只是先静观其变了。”慕雪瑟咬牙道,“告诉宁王,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大哥。”

“是。”染墨应了声,匆匆转身去传讯了。

慕雪瑟边往苍雪阁走边沉思,事情来得太突然,她连一点防备都没有,前世慕天华也是受人陷害入了诏狱,但那是九江王叛乱时被迁连。难道今生,她还是没有办法让慕天华避过厄运么?

意外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真是让她应接不暇!

“丹青。”慕雪瑟突然出声。

“小姐有何吩咐。”跟着她身后的丹青问道。

“你想办法帮我约见朝阳公主。”慕雪瑟沉声道,如今唯有朝阳公主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丹青应喏。

可是慕雪瑟却没想到,因为此事涉及朝阳公主,整个玄国使臣团都被限制了行动,在驿馆里被看管了起来。

而慕天华的情况却不容乐观,皇上得知此事之后大怒,认为前段时间玄熙两国边境交战,熙国屡屡失利就是有人里通玄国,如今这罪名自然是一起被扣在了慕天华头上,连带慕振荣都受了申饬,掌管神武营的兵权被收回,皇上更是另调了邺城的贺将军进京接掌神武营。

据说太后四次哭到皇上的宫里,皇上都没有同意放了慕天华。而慕天齐自然也受到了波及,一连几日都赋闲在家,可是看他面上一派自得其乐的样子,显然是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慕雪瑟心中隐隐觉得此事一定与慕天齐有关。

一连几天,慕振荣都在为慕天华四处奔走着,却毫无结果。玄国使臣团被限制行动,慕雪瑟一直见不到朝阳公主,弄不清楚事情的真相。

第五日夜里,她决定不能再继续干等了,她换了夜行衣,让浮生和暗卫想办法护送她进驿馆见朝阳公主。

慕雪瑟让暗卫守在附近,带着浮生好不容易才找到朝阳公主住的房间,她先是用迷药迷晕了守在屋外的守卫和屋里的丫环,然后才悄悄进去,叫醒了朝阳公主。

“华曦郡主?”朝阳公主看见一身黑行衣的慕雪瑟吃了一惊。

慕雪瑟却是对朝阳公主做了一个噤声动作,然后道,“我今日来是有一事想问公主。”

“你是想问慕大哥的事情吧。”朝阳公主垂下眼帘。

“难道真的是公主你因为想嫁我大哥不成,因爱生恨设下此毒计来害我大哥?”慕雪瑟冷冷问道。

“不,当然不是!”朝阳公主惊慌地抬起眼看向慕雪瑟,“我怎么忍心害他!”

“我料公主你也弄不到那张边境布防图。”慕雪瑟冷笑一声,“那张图既然是真的,那必然是熙国有人给你的!”

“不,我也不知道那张图怎么会在我绣的荷包里。”朝阳公主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约慕大哥见面,只是想把那个荷包送给他,谁知道我才刚拿出荷包,锦衣卫的人就来了。”

慕雪瑟一怔,“果真如此?”

“是真的。”朝阳公主带着哭腔道,“我前日见过你的三妹妹慕雪柔小姐,她跟我说你们熙国男女大防甚严,只要慕大哥收了我送的东西,那我们之间就有了私相授受之名,他就不得不娶我了!”

“慕雪柔!”慕雪瑟咬牙切齿道,她只顾着提防着慕天齐,却没想到下手的会是慕雪柔!如今她一听朝阳公主所说,就想明白了,楚赫这段时间一直与慕天齐接触,怕就是授意慕天齐做这件事,而慕天齐又把事情告诉了慕雪柔,让她来诓骗朝阳公主。

至于那张边境布防图,要么就是楚赫想办法买通了驿馆里朝阳公主贴身的人,要么就是玄国使臣里有人和楚赫有所勾结!她还是低估了楚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