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通敌(二)

“公主,你最好好好查一查你身边的人,那张图是不会自己长了腿跑进你的荷包里的。”慕雪瑟冷笑道,“还有,我当初劝过公主,我大哥是不可能娶公主你的,公主你怎么就不明白。若是你嫁进慕家,因为玄国的关系,慕家人从此都会失去皇上的信任,不可能再领兵为将。而我大哥这一生注定戎马征伐,他不属于你,他只属于他自己,凭什么因为你想要,他就要放弃一生追求成为一个赋闲在家的空有大志的男人?好男儿志在四方,难道公主你喜欢我大哥,不是因为他穿着铠甲手执兵刃的英武雄姿么?若是他成了一柄无人顾及的蒙尘宝剑,你还会一样喜欢他么?”

慕雪瑟又道,“公主,你真的太过天真了。熙国的朝局绝非你想得那样简单,你还是回你的玄国去吧,熙国不适合你生存!”

朝阳公主脸色苍白,“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她忽然捂着脸痛哭起来,慕雪瑟却是不再多看她一眼,和浮生一起走了出去。

回到镇国公府后,慕雪瑟换掉夜行衣,第一件事就是冲去慕雪柔住的雅风居。守夜的丫环看见慕雪瑟脸色铁青的冲进来,居然吃惊得忘记了阻拦。慕雪瑟径直冲进慕雪柔的房间里,慕雪柔还躺在床上酣睡。慕雪瑟一个耳光就扇过去,“你给我起来!”

慕雪柔被打懵了,吃惊地睁开眼,一看是慕雪瑟,顿时冷笑起来,“二姐姐大半夜的到我这里发什么疯?”

“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你自己清楚!”慕雪瑟冷声道。

慕雪柔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但又很快恢复正常,“二姐姐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跟朝阳公主说了什么?”慕雪瑟冷哼一声,“不会忘记了吧?你说我要是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你会怎样?”

慕雪柔脸色一变,但又立刻嘴硬道,“什么朝阳公主,我什么也没跟她说,二姐姐糊涂了吧。”

“你明知道大哥出事就一定会牵连父亲和整个镇国公府,你却偏偏还是要这么做!”慕雪瑟目光如钢刀一般刮过慕雪柔的面颊,“你和你哥图的是什么当我不清楚么?不过就是弄倒了大哥,好扶二哥坐上镇国公府世子之位罢了!你以为我会让你们如愿么?”

“慕雪柔,我上次说过,若是你再敢做出任何不利于镇国公府的事情,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慕雪瑟转过身,拂袖而去,“我会让你和慕天齐付出代价的!”

第二天,白云庵传来童氏被毒蛇咬了,危在旦夕的消息,奈何整个镇国公府都在为慕天华的事情烦心不已,谁也没空理她。慕雪柔和慕天齐虽然知道这是慕雪瑟动的手脚,却也不敢来找慕雪瑟麻烦,只能派人送了药材过去,只求童氏平安无事。

这不过是慕雪瑟的一点报复罢了,她现在还没有什么心思去料理慕雪柔和慕天齐两兄妹,就只能拿童氏开刀,反正童氏现在在白云庵受罚,任她捏扁搓圆,慕雪柔和慕天齐再敢做什么,她直接弄死童氏都可以!

现在更让她焦急的是如何才能救出慕天华,她很清楚楚赫的目的,绝不仅仅只是为了扶慕天齐坐上镇国公府的世子之位,而是因为慕天华占了禁军白虎卫指挥使的位置,他只能弄下慕天华再换上自己人,来完成他的计划。慕雪瑟知道他的计划是什么,只是没想到他会对慕天华下这样的狠手。

如今,她想进诏狱见一见慕天华都难,锦衣卫的诏狱只受两个人控制,东厂厂督陆谦和西厂厂督于涯,想要让慕天华在诏狱里好过点,就必需打点好这两个人。

和于涯不同,陆谦不是皇上提拔起来的,而是从先皇在时就一直坐着东厂厂督的位置,算是宫里的老人了,深得皇上敬重。

就在慕雪瑟苦于不知道该如何走陆谦的门路的时候,九方痕传来消息约她见面。她去了约定的地点——醉翁楼,九方痕订下的居然就是上次他在这里被慕雪瑟拆穿真面目的那个雅间。

慕雪瑟走进雅间,就见一身红衣的九方痕已经坐在里面自斟自饮,见她进来,九方痕微微一笑,“你很准时。”

“你说你有办法让我说服陆谦出手帮忙。”慕雪瑟并不打算同他废话,直奔主题。

九方痕轻轻摇头,“你还真是急性子。”

“九方痕!”慕雪瑟沉着脸喝道,“不要绕弯子,我今天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听你叫我名字的感觉还真不错。”九方痕轻笑一声,“陆谦入宫前曾在宫外娶妻生子,后来遇上灾荒全家走散了,陆谦阴差阳错之下入了宫,后来因为在火场中救了先帝得到看重,才有了如今的地位。但是多年来,他一直记挂着寻找他失散的妻儿。”

“你找到了他的妻儿?”慕雪瑟微微挑眉。

“不错。”九方痕微笑,“有了这个人情,陆谦一定会帮助你保慕天华在狱中无虞,还会在东厂和锦衣卫调查这次事情的时候尽力。”

“你把这个人情送给我,想让我回报你什么?”有来必有往,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更何况慕雪瑟已经很清楚九方痕此人的心计。

“我还没想好,等我以后想好了,再同你要如何?”九方痕饮了一杯酒,复又笑,“这个人情,你敢不敢受?”

不敢也得敢!慕雪瑟这几天做梦老是梦见前世慕天华从诏狱回来,双腿尽废的样子,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好!你帮我引见陆谦。”

无论九方痕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都没有比慕天华性命前程更重要的事情。

见陆谦的事情很顺利,陆谦果然一听到他妻儿还活着的消息就开心得不了了,慕雪瑟求他什么,他都答应,但是他又直言道,“我毕竟是先帝留下来的人,皇上对我虽然敬重有加,但是在信任上,终究是于涯更胜我一筹,若是你想要为慕小将军洗清罪名,或者让皇上对他改观,再也没有比于涯的进言更有用的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