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通敌(三)

慕雪瑟沉默地走出了陆谦的府祗,九方痕问她,“你是不是打算去找于涯。”

慕雪瑟看他一眼,没有回答,但是九方痕已经知道答案了,“需要我陪你去么?”

“不用了,你回去吧。”慕雪瑟说完,上了自己的马车。

九方痕站在原地看着慕雪瑟的马车越走越远,坐上了自己的马车,才上车,车里的人就冷冷道,“你居然把我们千辛万苦才弄到手的筹码就这样轻易的送出去了,别人还不愿意多看你一眼。”

“她值得。”九方痕轻笑一声,在元崇身边坐下道,“有一天她也许会回报我们更多。”

“也许?”元崇冷笑,“若是我们用这个去换陆谦的支持那可是实打实的,你现在却说也许?你自己问一问你的心,你真的是因为与华曦郡主做交易有利可图,才帮她的么?”

“镇国公府毕竟仍是我的支持者,帮镇国公府世子也没什么不对的。”九方痕淡淡道。

“你就继续自欺欺人吧,就算这次你没救慕天华,慕振荣也一样会支持你。”元崇叹气,“我从前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你会受一个女人影响这么大,还望她以后不要跟我们作对的好。”

九方痕沉默不语。

慕雪瑟到了于涯的府祗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先请门房进去通报,过了片刻,门房回来说于涯请她进去。

她被下人一路引到于涯所在的房间里,就看见于涯似乎是刚刚沐浴完,穿了一身雪白的寝衣,散开的头发潮湿地披在脑后,一见到她进来,于涯就笑,“我就在想,你到底什么时候会来求我呢。”

慕天华人在诏狱里,掌管诏狱的两个人,一个是陆谦,一个就是于涯,所以于涯猜得到慕雪瑟会来找他并不奇怪。

“世事难料,我也从来没想到,原来我也会有要来求于督主的这一天。”慕雪瑟淡淡道,对着于涯大礼下拜,“请于督主替我大哥在圣上面前美言,护我大哥在诏狱里无虞。”

于涯怔了一怔,像是没有想到慕雪瑟会这么爽快地对着他跪拜,他失笑道,“为了慕天华,你还真是什么都能豁的出去啊。”

他伸出脚,用脚尖抵着慕雪瑟的下巴,抬起她的头,玩味道,“为了你大哥,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么?”

“是。”慕雪瑟直视着于涯的眼睛。

“那么脱了衣服服侍我。”于涯冷笑道。

慕雪瑟淡淡看了于涯一眼,站起身,毫无异议地解下了腰间水蓝色的腰封,一下脱去了襦衣,于涯的双眼蓦地睁大,似乎是对慕雪瑟的行为很是吃惊。慕雪瑟却是面无表情地继续脱下了下身杏色的裙子,顿时就只穿着中衣站在于涯面前。

于涯一脸吃惊地看着慕雪瑟继续解开中衣,很快露出轻薄的里衣,还能看见里面若隐若现的鹅黄色肚兜——

“够了——”于涯沉声喝断,沉着一张脸道,“把衣服穿回去!”

慕雪瑟解中衣的手停在一半,淡淡问道,“于督主有什么不满意的么。”

“我不过开个玩笑罢了,别忘记了,我可是个太监,你就算脱光了,对我也毫无用处。”于涯冷冷道,“你走吧,我虽然不能帮慕天华脱罪,但是我不会让他在诏狱里出事,也会尽量在皇上面前为他美言的。”

“于督主想要什么?”慕雪瑟没有动。

“走!”于涯像是动了真怒,“你再不走,我就让人弄死你大哥!”

慕雪瑟沉默地看了于涯一会儿,于涯始终垂着眼,像是懒得多看她一眼一般,最后她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回来,穿好之后,她对于涯说,“多谢。”

说完,她转身出了房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

她出了于涯的府祗,等在马车上的丹青急急问她,“小姐,如何了。”

“他答应了。”慕雪瑟不想多说过程,为了她重要的人,名誉清白什么的,她都可以舍弃,何况是这种小小的侮辱。但是于涯最后却是一个条件都没提就干脆地答应了她的请求,反倒令她不安。只是此人向来阴晴不定,她也不敢多言,惹怒了他,终究对慕天华不利。

这时,浮生落在她身旁,忽然说,“你进去后,有人从侧门出来。”

“谁?”慕雪瑟一怔,她知道浮生不会无缘无故说无关的事情。

“玄国使臣。”

慕雪瑟心头大震,她忽然想起那次赏枫宴上,于涯明显就是听出了慕雪柔弹的曲子是《玉树后庭花》,她对丹青说,“你去别院吩咐一声,派几个人到玄国去帮我查些事情。”

“是。”丹青点头道。

如今得到东西两厂厂督的承诺,慕雪瑟终于可以安心回家了,至少慕天华不会像前世一样,在诏狱里被人折磨断了双腿,但是她还是要防着一点慕天齐和慕雪柔两兄妹。

第二天,从邺城调入京城准备接管神武营的贺将军特意上镇国公府拜访,慕振荣虽说因为慕天华之事失了兵权,但是现在皇上并没有打算严惩慕家的样子,也说不准慕振荣之后会不会再重新起复,所以他这新上任的京官还是借口向慕振荣询问神武营的相关事宜而上门打点关系。

贺将军来的时候,慕雪瑟正好有事经过前院待客用的正厅,她看见正厅之外有一个身穿黑衣,手握一柄未出鞘的剑的年轻男子站在那里。这个年轻男子的年纪比浮生大不了多少,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这股气息她太熟悉了,她刚救下浮生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整个人阴沉沉的,透着一股肃杀。

慕雪瑟心头莫名一跳,这时送茶的小厮刚刚走到正厅门口,慕雪瑟用手中藏的小石子一下击中那个小厮的后膝弯。那个小厮顿时立足不稳,身子一斜,茶水全都向着那个年轻男子泼去。年轻男子被泼了半身茶水,但还是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两个茶碗,没让它们摔碎,递给了小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