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公孙青(三)

“因为她的身上被皇上下子母蚀心盅,所以她一辈子都不能离开皇上太远,”慕雪瑟笑了笑,“你和金城长公主都不知道对不对?她体内的子蛊,离开皇上身上的母蛊超过一定的距离就会发作,蚀心而死。若皇上死了,母蛊会跟着死去,那么子蛊就会发狂,南风玉依旧必死无疑!”

素月的脸色剧变,“怎么会?”

“我亲眼在宫里看见皇上是如何用蚀心蛊折磨她。”慕雪瑟再回想起南风玉因为疼痛而在地上挣扎的一幕,还是觉得对皇上有些心冷,南风玉何辜。

“我要杀了他!”素月恨恨道。

“那么南风玉会跟着一起死。”慕雪瑟冷笑。

素月一掌重重拍在琴案上,留下五个凹陷进去的指印,他的眼中有隐忍不下的恨意,“那年我不过七岁,我亲眼见到我们显赫一时的公孙氏一族是如何覆灭的。在刑部大牢里,那些狱卒对落难的公孙家女子肆意玩弄,对男子任意折磨,还有我这一双腿,也是在牢里被折磨废掉的!”

慕雪瑟的眼眶微微潮湿,重生之后她早已不是一个容易动容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亲耳听见公孙世家所承受的这一切,她会觉得心痛。

“那时我刚刚被长公主救出来的时候,只觉得双腿尽废的自己一生无望了!那时我的两条腿的肉已经开始腐烂,每天都痛苦不堪。”那时候,南风玉还只有五岁,用一双单纯无辜的眼睛站在床边看着他,问他,痛么?

他因为知道她是楚家的人而厌恶她,对她大声怒吼,恶语相向,吓得她次次苍白着一张小脸哭着跑了出去,可是每一次,她都还是会回来,趁着他睡觉的时候在旁边偷偷看他,帮他拉被子,为他擦掉脸上因为疼痛而沁出的冷汗。

他最痛苦的时候是在她的陪伴下度过的,可是——

素月闭了闭眼睛,又道,“因为想着报仇,所以我全忍了下来!现在你要让我放弃——”

“我没有让你放弃,只是让你选择,是放弃南风玉,继续你和九江王的计划,还是选择南风玉,隐忍下这一次,将来再寻机复兴公孙氏一族。”慕雪瑟的神情很正重,“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无论如何,你和九江王的计划都一定会失败。”

“为什么?”素月不解。

“你难道真当皇上是个傻子,这么多年来都对九江王毫无防备么?”慕雪瑟摇头,九方痕既然能知道九江王的野心,皇上必然也是知道的,“就算你杀了诸城守将又如何,九江王就算攻破了那些城池,但是以他的兵力还不足以守住那些城池。而朝廷最大的武备就是三大营,你动摇不了三大营,这一战就必败无疑。皇上当年可是以一个不受重视,母族毫无助力的皇子登基为帝,登基后又立刻倾覆了熙国两大世家。”

无论是楚家当年的灭门惨案,还是公孙世家的谋反通敌,都发生得令人措手不及,太过蹊跷,而这两个家族的衰败,成就的是元家和皇上的专权。

“不要因为他多年的养尊处优,就轻易小看了他。”前世在九江王谋反,倭寇进犯,玄国挥军南下夺走燕云十六州的情况下,皇上最后还是平定了叛乱,九江王连京城的边都没沾上。

素月的眼神开始动摇,“我绸缪多年,隐忍多年,我让自己变得冷血无情,就只为了追求这样一个机会——”

“机会会再有的,以你的才能,无论哪个皇子都会想要得到你的辅佐,只要你辅佐新帝登基,公孙氏依旧有翻案正名的机会。”慕雪瑟循循善诱,“但若这一次你败了,你就再无机会,还要搭上金城长公主和南风玉的命!而我可以断定,你必败无疑!”

素月怔怔地看着慕雪瑟半晌,忽然苦笑了一下,“为什么,我明明这样地不甘心,可却觉得应该信你。”

他在见到慕雪瑟的第一面,就觉得这个女子给他一懂不同寻常的感觉,像是亲切。

“因为我说的是实话。”慕雪瑟微微叹息,前世九江王的确是败了,公子素月从此失踪,金城长公主自尽,而南风玉,她并不知道她的结局,但想必是好不到哪里去。“你既然只是打算利用九江王,一定没有让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想要从他的谋反计划里脱身,根本是易如反掌。放弃这一次,我保证你一定会有别的机会实现你所求!”

“我不该这样轻易被你说服的。”素月看着面前这个女子,她的眼中有悲悯,有焦虑,有睿智,却没有虚假。她那么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他必败无疑,他长久以来绸缪积累的决心已经动摇。

“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那么迫切地想说服你,明明你是否计谋败露,流亡身死,都与我无关,可是我还是想要说服你。”就像她每一次见他,除了忌惮之外,总能感觉到一种亲切的感觉一样,说不清又道不明。

“我可以放弃这次计划,但你必须要想办法救南风玉。”素月道,他计划了这么久,能让他就这样放弃的原因除了慕雪瑟说的有道理之外,就是因为南风玉。

“我曾见过这种蛊,解蛊需要先把母蛊从皇上身体里引出来。要找到从皇上身上引出母蛊的机会很难,但相信只要耐心等待,总是会有机会的。”慕雪瑟回答,她直视着素月的双眼,“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什么事。”素月问。

“不要再制造这些杀手了。”慕雪瑟冷着脸道,“让一百个孩子自相残杀,你不觉得太过冷血了么。”

素月轻笑一声,目光有些幽冷,“曾经经历过地狱的人,自然是冷血的。”

慕雪瑟看着他,在心中叹气,果然,素月曾经在刑部大牢里只怕也像她一样经历过人间地狱,他同她一样,都是浴血重生,满心仇恨。所以他们的棋路才会那么相似,因为他们的心是相似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