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偷听(一)

所以,纵然在知道素月就是用残忍的手法培养出浮生和江夜那样的杀手的幕后人之后,慕雪瑟也没有办法将他视之为一个冷血无情,残忍无道之人。

她看着素月,目光充满坚持,素月回视她,“你可知道,我经营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事,才有如今的基业?”

“总有别的路可以走,总有别的方法可以尝试。”慕雪瑟一字一句地说,她并非悲天悯人,只是遇见浮生,再遇见江夜他们,让她没有办法就此无视这件事。

她知道,她是在南越救了浮生,又在京郊遇上江夜,这说明素月手下这个组织的势力只怕是遍布熙国南北,想要改革,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但是——

“若是你还打算继续这样制造杀手的话,我会毁掉你的这份基业!”慕雪瑟的声音很冷,眼神也很冷。

素月很想笑,他不明白慕雪瑟哪里来的自信毁掉他经营多年的基业,那可是他花了无数精力与财力才创造的足以纵横熙国的组织。可是看着慕雪瑟那正重的神色,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笑不出来,他觉得面前这个女子一旦说出口就一定会去做,就一定做的到。

“好,我答应你。”素月点头,“事实上要从一百个人里面培养出这样一个杀手要花费巨大的人力和财力,以我现在的财力已经不足以再如此支撑下去,就此终止也好。”

“你能如此想就太好了,你经营多年,所培养的人手也以足够,相信整个熙国论暗卫的实力,只怕无人能强过你。”慕雪瑟安心地说,“九江王起事在即,我希望你立即收回你给那些将领身边的杀手下的命令。”

“你怎么知道九江王什么时候起事?”素月眯了眯眼,有些怀疑地看着慕雪瑟。

“公子你不是能掐会算么?难道我就不能未卜先知?”慕雪瑟笑了笑,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她拿出怀里之前试探素月用的紫玉箫,用食指轻轻摩挲着箫尾的蛇形图案,“我还有一事想问,公子认得这紫玉箫的来历?”

素月一看见她拿出紫玉箫就弹错了音,定然是知道这紫玉箫的来历。

“这是我九叔的紫玉箫,为什么会在你的手上?”素月问道。

“这是我姑母慕青宁给我的。”慕雪瑟回答,如今她再想一想,慕青宁当年疯的时候,就是公孙世家被抄家斩首的时候。

“你姑母?”素月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看来你也不知道我姑母到底和你九叔有什么关系。”慕雪瑟叹气道,她还以为她能从素月这里得到答案。

“当年镇国公深受皇上信重,而镇国公的大哥也就是你的伯父却依附楚家,慕家自然是与我们公孙家水火不相容,你姑母又怎么可能和我九叔有来往呢。”素月的眉头皱了起来。

慕雪瑟犹豫了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世,只是道,“我姑母疯了好多年了,我一直很怜悯她,所以觉得奇怪,才会想问问。”

素月沉默了一下,回答,“我会查一查的。”

“如此,今天我就先告辞了,希望你答应我的事情会做到。”慕雪瑟将紫玉箫收进怀里,对素月道。

素月微微叹口气,“你放心,想要一举颠覆朝廷,必须一鼓作气,我的气势已经因为你的话而衰竭了,我就算想做什么,也没有了信心,我是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我会像你说的,好好挑一挑当今的诸位皇子,看看到底哪一位可以最后登上龙椅,助我公孙氏复兴。”

“那就好。”慕雪瑟淡淡笑了笑,“你放心,我很快会给你一个让皇上更加信任你的机会,到时候,你就可以尽情挑选了。”

“哦?”素月很感兴趣地挑高眉毛,“那我拭目以待。”

慕雪瑟垂眸微笑,转身拉开门出去了。

桃源居里还是一片安静,丹青和浮生正等在亭院外,慕雪瑟又回头看了一眼,才带着丹青和浮生离开。

和上一次离开时候的状况不同,这一次一路上十分平静,素月没有再派人来截杀她,显然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无法言喻的默契。

“公孙家的九公子么?”慕雪瑟又把紫玉箫从怀里拿出来把玩,当年,公孙一族会被认定谋反,除了从公孙家搜出了龙袍之外,还因为有人从公孙家九公子身上搜出了一封通敌叛国的信件,如此种种证据直指公孙家居心叵测,才致一夕覆灭,看来她有必要去查一查当年的事情。不过目前首要的事情还是救出慕天华。

回到镇国公府之后,慕雪瑟有些疲惫地带着丹青回到苍雪阁,刚刚进屋,染墨就递给她一封信,“小姐,于督主让人送来的。”

慕雪瑟微微皱眉,接过来打开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冷笑道,“那两兄妹还真是不消停!”

京城宵禁之后,有一个身穿黑色斗蓬的身影走近了于涯的府祗,在侧门轻轻敲了敲,立刻有人来引他进去。

他被下人一路领到了一个房间外,下人打开了门,请他进去,他走进屋里,看见于涯斜倚在上首的贵妃榻上,边吃着葡萄边拿眼睨他,“慕大人,深夜造访所谓何事啊?”

那人拉下了斗蓬的风帽,露出一张年轻俊秀的脸,正是慕家二公子慕天齐。慕天齐看着一脸慵懒的于涯,微微笑了笑道,“于督主,明人不说暗话,我的来意,你应当知晓。”

于涯吃了两粒葡萄,才缓缓轻笑道,“你不说明白,我怎么会知道?”

“我今天去了北镇抚司,想请他们帮忙在诏狱里办点事。”慕天齐浅笑道,“他们却告诉我,想办成这件事还必须得请于督主同意。”

北镇抚司是锦衣卫专理诏狱的官署。

“什么事?”于涯一脸无聊地看着慕天齐,像是对他的话不太感兴趣。

“我希望你们能慕天华弄死在诏狱里!”慕天齐直言道。

于涯怔了怔,忽然笑起来,“你还真是直接啊。”又摇摇头道,“但是慕天华可是镇国公的长子,虽然他此次出事,但是皇上还是很看重镇国公府的。我要是同意帮你弄死了他,之后的麻烦可是不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