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偷听(二)

“那就留他一命,想办法废了他。”慕天齐冷冷道,“于督主你和我大哥的关系向来一般,我还听说你对我二妹妹,也就是我大哥的嫡亲妹妹很是不满,起过几次冲突。镇国公府如此受皇上看重,若是由一个与你关系不好的人来接掌,那多不利?还不如废了他,换上我,只要我成了世子,顺利接掌镇国公府,给于督主你的好处是绝对少不了的。”

“这样听起来,这个买卖还真是挺划算的。”于涯微笑道。

慕天齐心下一松,立刻笑道,“这么说督主是答应了?”

“不答应。”于涯一字一字笑答道。

“为什么?”慕天齐不解地皱起眉头,“于督主,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只要我能办法,我决不推辞!”

他的声音很急切,这一次他好不容易听了楚赫的计谋想办法陷害慕天华进了诏狱,这是他夺得世子之位的大好机会,只要慕天华死了或者成了废人,那他就有绝对的把握把镇国公府掌握在手里。

从小,他就一直听童氏告诉他,他本来才该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子,是未来的镇国公,可是慕天华却抢了他的位置,让他沦落为一介庶子!他虽然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可是他心底里早就对镇国公这个位置渴望不已,那是童氏从小就深深刻进他心底深处的执念!

这么多年来,他在白鹿书院勤学苦读,金榜题名,登科及第为的都是这个位置!在寒冬酷暑每一个挑灯夜读的深夜,他都会想,凭什么他要这么辛苦地为自己挣得一席之地,而慕天华一出生就是世子?那明明应该是他的位置!他才该是天之骄子!

一切都是慕天华的错!

于涯依旧懒懒地斜倚在贵妃榻上看着一脸急切的慕天齐,半晌才眨了眨眼睛笑着说,“因为本督主今天心情好,不想沾染血腥。”

“那么于督主什么时候心情才会不好。”慕天齐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他没想到于涯会用这样一种理由来搪塞他。

“我想我最近心情都会很好,所以慕大人请回吧。”于涯摆摆手,“皇上不喜欢他的臣子心太大,大人刚刚被择选为庶吉士还是好好为官的好。”

说罢,于涯就闭上眼睛,不再看慕天齐一眼。慕天齐有些不甘心地看着于涯,可于涯明显不愿意再理他,他终究只能恨恨地转过头,向门口走去。

忽然,他身后的于涯又开了口,“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不要想着去找陆谦,诏狱里我不让动的人,谁也动不了。”

慕天齐一惊,他刚刚的确想着于涯这里达不成目的就想办法去求东厂厂督陆谦。

“不过你也可以去试一试,但是我相信他绝对不会答应你的。”于涯又笑道。

慕天齐的身子僵了僵,终是走了出去。

“你们听到了。”等慕天齐走了之后,于涯忽然转过头对一旁闭着门的寝室说。

寝室的门被推开,慕振荣铁青着一张脸走出来,而他身后,跟着慕雪瑟。慕振荣对着于涯行了礼,“有劳于督主看顾犬儿。”

然后就一脸疲惫地走了出去,他的背影微微有些佝偻,那是一种因为疲惫而显出的苍老。慕振荣大概从来没有想过,他以为温驯知理的二儿子原来心中对自己的长子抱着如此恶毒的想法。他以为他把家中的所有关系平衡得很好,却不知道那不过是众人演出来的一种假象。

“你不跟上去么,镇国公看起来伤心透了。”于涯笑问着还留在他面前的慕雪瑟。

“算了,有些事情,还是让父亲自己想清楚吧。”慕雪瑟叹息道。

“你还真是残忍,毫无过渡地直接揭穿,往往最伤人哦。”于涯的笑声里染满了幸灾乐祸。

“有些事情,还是直接点好。”慕雪瑟淡淡道,“我可从来就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你还真敢说啊。”于涯轻笑。

慕雪瑟但笑不语,不能一直让慕振荣被表象蒙蔽双眼,要拆穿童氏母子三人的真面目,就是要用最直接的方式。让他亲耳听一听,他放在手心里疼爱的二儿子是多么想要让他的长子死,镇国公府里从来就一直都是暗潮汹涌,没有一刻平静过。

她已经不打算再对慕天齐和慕雪柔手下留情,为免到时候太过麻烦,现在让慕振荣知道慕天齐的真面目是最好的。

“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于督主你给我报信。”慕雪瑟看着于涯笑道,“于督主给我这份好处,希望我怎么回报?”

若不是她事先打点过于涯和陆谦,两人都给北镇抚司下了死命令,不得让慕天华在诏狱里损伤分毫,否则慕天齐这一次说不定就得手了。前世,慕天华会在诏狱里折了一双腿,就跟慕天齐脱不了干系!

“回报嘛,我还没想好。”于涯笑了笑,“不过你这丫头是个有债必偿的性子,我倒不怕你赖账。如今你欠了我两份人情,我可要好好想一想,要让你怎么回报我。”

慕雪瑟面上笑着,心里却有点没底,她在九方痕那里还欠着一份人情呢,偏偏这两个人都没有提出条件,反倒让她不安。但是为了慕天华,她也没有办法。

“那就等于督主你想好了再告诉我吧。”慕雪瑟淡笑道,忽然问,“于督主,九江王怕是要起事了吧。”

于涯面上一怔,眯了眯眼道,“你想问什么?”

“我想知道于督主到底在这件事情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慕雪瑟收起笑容,“五天,不最快三天,消息就会传到京城。”

“你怎么会知道?”于涯一下坐了起来。

慕雪瑟并不回答,她派去玄国调查的人还没有回来,但是她心里有一个猜测已经隐隐成形。

“慕雪瑟,女人太聪明只会红颜薄命。”于涯沉着脸道,“虽然我这次帮了你,但是不代表你有资格窥探我的事情!”

“我明白了。”慕雪瑟叹气道,一个素月,一个于涯,他们都各有各的打算,前世这场看似简单的叛乱之下,掩盖着无数难测的真相。她向着于涯行了一礼,“今日我就先告辞了。”

【作者题外话】:例假来了,结果忘记设存稿箱,更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