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宣城

九方痕的心里开始涌起一股焦躁,他让九方澜帮他监视着京城里的动静,担心楚赫和九方镜会趁他不在搞小动作,自然也让九方澜帮他一起监视了收兵回京的宁王九方灏和慕雪瑟。他曾想过慕雪瑟会在他不在的时候有所动作,可是就是没想过慕雪瑟会出事。

那个女子不是一向无往不利,无人可敌么?怎么也会出事!

忽然,他猛转头看向宣城的城门,心中那种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冲到那几个送尸体的男子面前,抓起一人的衣襟劈头就问,“你们到底送了谁进宣城!”

那几人却是一改刚才胆战心惊的模样,纷纷发出冷笑,被九方痕抓着衣襟的男子笑道,“棺材下有一个夹层,那里面可是藏着送给太子殿下的礼物!”

说罢,几人竟是全都咬破嘴里的毒药,自尽了!

“怎么回事?”一旁的元崇急问道。

九方痕狠狠地将手中已死的男子甩在地上,转头目光如鹰隼一般锐利地盯着宣城,恨恨道,“我太大意了!”

竟然自己把人送到城下!

慕雪瑟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痛头欲裂,她睁开眼,入眼是天青色的帐幔,自己竟然躺在一张大床上。床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做的,床上铺的是绣着蝶戏牡丹的锦被。她捂着头坐了起来,环视了一圈自己处身的房间,红珠帘,屏风镜台,脂盒妆奁,竟像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慕二小姐醒啦。”男人低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个中年男子撩帘而入,蟒袍金冠,眉宇间自有一股锋锐的气势。

“九江王。”慕雪瑟扬起嘴角,“还真是意外的再会啊。”

九江王哂然一笑,“本王也没想到会和慕二小姐以这种方式再相见,不对,现在该称你为华曦郡主了。以一介官员之女得封正一品的郡主,在我朝可是向来没有的事情,慕二小姐果非凡人。”

“那么王爷请我来是为了什么?”慕雪瑟淡笑道,“总不会是为了叙旧吧?”

“郡主猜这里是哪?”九江王笑问道。

“宣城。”慕雪瑟淡淡回答,九江王退守宣城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她既然能见到九江王,也就不难猜出她被送到哪儿了。

看着慕雪瑟那张淡定从容的脸,九江王不禁有些意外,他还以为慕雪瑟被他用这种方式弄到宣城来,一定会害怕。可是没想到慕雪瑟居然毫不惊慌,只是用她那双古潭似的凤眼,淡淡地,审视地,看着他。

“郡主不问一问本王把你接到宣城来是为了什么?”九江王的笑容有些泛冷。

“莫不是用来威胁我父亲的?”慕雪瑟微微挑眉,“如果是那样王爷恐怕要失望了,平叛大军的主帅可是太子殿下,我父亲也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镇国公的确很重要,不过本王接你来可不是为了对付他。”九江王大笑,又道,“有人告诉本王,你是太子殿下最看重的女人,太子殿下几次公然说要娶你,还为了你差点同玄国使臣翻脸?”

“我猜猜,告诉你这些话的人不会是忠义侯楚赫吧?”慕雪瑟冷笑,她太大意了,没想到楚赫居然会打这种主意。

“看样子郡主你还真是到处与人结怨,忠义侯似乎对你恨之入骨呢。”九江王没有告诉慕雪瑟,楚赫在秘密派人用飞鸽传书联系上他,向他献计让他用慕雪瑟来威胁九方痕退兵的时候,还带来了一句话,无论如何,要让慕雪瑟有来无回!

“王爷不会真以为用我威胁太子殿下有用吧?”慕雪瑟冷冷道,“太子殿下何等心性,岂会为一个泛泛之交的小女子至军国大业于不顾!”

“郡主你可是救过太子的命,这可不是泛泛之交。”九江王笑道,其实看着慕雪瑟那张毁了容的脸,他也很怀疑楚赫的话,九方痕真的会为了这样一个丑陋的女子而动摇?但是——

“既然忠义侯费尽心思特意将你送来,而宣城又到了如此地步,那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试上一下又何妨!”

“那王爷你可要失望了。”慕雪瑟轻嘲一笑。

九江王却一把将她从楠木床上拉下来,拽到屏风镜台前将她按在椅子上,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将她的脸对着镜台上的铜镜,冷声道,“就请郡主你好好地梳妆打扮,一会儿陪本王上城楼!”

“来人!”九江王对着门外大喝一声,立刻进来了两个婢女,这两个婢女手里各捧着一个托盘,分别放着红衣和钗环。九江王对她们吩咐道,“好好伺候郡主梳妆!”

他伸手轻抚放在托盘上的那袭红衣,又转头对慕雪瑟笑道,“据说太子殿下最喜欢红衣,郡主可好好用心妆扮!”

说罢,他就大笑着走了出去。

“请郡主梳妆。”那两个婢女将手里的托盘放了下来,上前来帮慕雪瑟梳头和上妆。

慕雪瑟目光冷冷地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楚赫真是疯了,居然会认为她能够影响到九方痕!只怕楚赫特意花了大代价将她送来,就是想让九方痕和镇国公因为她落在九江王的手上而投鼠忌器,不敢攻城,为九江王争取时间。

若真是如此,那么九方痕和她就等于犯了大错,误军误国,九方痕的声望首先就会受到影响,地位定然不稳。而她就会成为红颜祸水,必然殃及镇国公府!

居然为了对付九方痕就勾结九江王,还花了大力气把她弄到这里来!慕雪瑟在心里冷笑,楚赫真的太看的起她了,她可不认为自己在九方痕心里有那么高的地位!

但是她可以肯定,无论她能否影响九方痕,楚赫都一定授意过九江王绝对不要让她活着回去,否则,花了那么大力气却不把她弄死,还让她活着回去找他算账可就太划不来了!

也就是说,在弄死她之前,还要试图利用完她最后的一丝价值么?

看来楚赫果然是对她破坏掉他的救驾戏码耿耿于怀,她真不该对慕天齐掉以轻心!

【作者题外话】:今天更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