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抉择

九方痕的心猛地一震,就看见慕雪瑟冷冷地望着他,高声喊道,“我让你放箭,听见没有!”

“你给我闭嘴!”九江王气极败坏地掐紧慕雪瑟的脖子。

慕雪瑟却只是冷笑地看了他一眼,又去看九方痕,若是九方痕真的因为她而动摇军心,于她而言那就是杀头的大罪,甚至会祸及整个镇国公府!而且就算九方痕真的退兵,九江王也未必会放过她!与其如此,还不如以她一条命,换得整个镇国公府的安宁!

“殿下,快下令放箭!”元崇越来越着急,他知道拖得时间越久,九方痕的心就会越动摇,他看着城楼上的慕雪瑟眼中有些冷意,这个女人果然留不得!

九方痕依旧看着慕雪瑟不说话,元崇面色一变,高声下令,“放箭!”

前排弓箭手齐齐张弓欲射,慕振荣顿时别过眼不忍去看——

电光石火间,九方痕却是高声大喊道,“收兵!回营!”

所有的弓箭手顿时僵住,九方痕已经打马转身,向着营地走去。元崇恨恨地又看了慕雪瑟一眼,果然如此!

城楼上的九江王看见城下渐退的兵将,顿时得猖狂大笑起来,他冲着九方痕的背影高声大喊道,“九方痕!本王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你还不退兵,本王就将华曦郡主送给本王手下的将士们享用!你听见没有!”

骑在马上的九方痕的背影明显一僵,但是没有回过头来,继续带着兵将退回了营地。

“哈哈哈,看来忠义侯果然没有骗本王,华曦郡主你果真是太子的软肋!”九江王的语调里是说不出的得意。

慕雪瑟冷冷地看着九方痕远去的背影不说话,那个白痴,若是他真的为了她退兵,他们两个都会成为熙国的罪人!那可就遂了楚赫的心愿!

“华曦郡主,回去吧,城头风大。”九江王忽然笑得一脸体贴,“在太子殿下做出决定前,本王都会好好款待你的!”

慕雪瑟冷睨了他一眼,转身下了城楼,从她在宣城醒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她只希望九方痕不要做出傻事!

平叛大军军营的大帐之内,元崇一脸怒色,向着九方痕质问道,“殿下,你是疯了么?为什么不下令放箭!为什么要收兵!”

九方痕一脸疲惫地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元崇,明明不顾慕雪瑟直接攻下宣城是最好的做法,可是当他看见慕雪瑟迎着风站在城墙上那孤傲的身影,他就没有办法下决心!

为什么?

这个女子不肯为他所用,性子倔强,心思深沉,未卜先知,料事如神,有她支持宁王九方灏堪称是他的大敌!他一次又一次示好,试图修复他们破裂的关系,她却一次又一次不假辞色地拒绝他!

这样不驯又如此难测的女子,明明干脆让她死在这里,是最好的做法!

可是,他总是会想起,他们曾经同生共死,在火堆前相偎依着取暖的情境,她身体的触感仿佛还在怀中。

“殿下,你是不该有多余的感情的!”元崇看着九方痕,一字一句道,“我想你比我更明白!”

九方痕垂下眼,“我知道。”

他特殊的身世从小就让他夹在皇后和皇上之间,这是他最深的秘密,无论是谁都不能透露。他从小就被皇上和皇后同时教导着,一定要坐上那个位置,一定要穿上那身龙袍!

他韬光养晦,隐忍伪装,所为的一切,就是那把高高在上的椅子!

他从来都是冷静的,自持的,处心积虑,默默盘算着一切,所以当初他利用起慕雪瑟来毫不手软!

他以为自己是绝对不会轻易动摇的人,可是现在他的内心却是乱成一团。

看着九方痕这个样子,元崇脸上的怒色更甚,他同九方痕从小一起长大,从小他就知道他们一生注定的命运,九方痕注定要争夺那把龙椅,而他身上注定背负着元氏一族的兴衰。

元氏一族在今上登基后,已是达到了极盛,但是元崇却从这繁盛里看出了盛极而衰的迹象,所以他一直都认定着只有辅佐九方痕登上颠峰,才能避免元氏一族踏上楚氏和公孙氏的末路。

所以他不容许九方痕犯错,不容许九方痕有所动摇!

他转头去看慕振荣,冷冷道,“镇国公,华曦郡主是你的女儿,这件事,你怎么看?难道你也认为殿下该为了华曦郡主而退兵么!”

慕振荣的脸上显现出一种为人父母才有的悲痛和苍老,他叹息着开口,“取大义而舍小我,我想小女也是明白的,所以今天她才会让太子殿下放箭。”

说罢,他向着九方痕单膝跪下道,“请殿下万万不能为了小女而退兵,千万莫让小女成了这千古罪人!”

“难道就没有方法可以把雪瑟救出来么!”九方痕看着元崇和慕振荣,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慕振荣站在起来,和元崇互看一眼,元崇道,“宣城里面是九江王的全部主力,宣城两面倚山,一面靠水,都是易守难攻,唯有北面可以突破。但是正因为如此,九江王将防御都集中在了北面城楼,殿下认为在我们把城攻下来之前,华曦郡主不会遭到毒手么?”

元崇的语调带着讥嘲,仿佛在嘲笑九方痕的天真。

“难道就不能挑选一批高手,从南面和东面悄悄潜入,将雪瑟救出来么?”九方痕皱眉道。

“宣城东南两面依山,山势陡峭,道路狭窄,想要悄悄潜入,派遣的人手一定不能太多,但要能悄无声息地飞身上高耸的城墙,必须是轻功绝佳的好手。若是军中有此等人才,我们还需要将九江王困在宣城一个月么?早就派人潜入城内里应外合了!”元崇冷笑道,“哪怕就是殿下你的暗卫,也未必有这么好的轻功吧?”

九方痕的眉头皱得更深,脸色更加难看,他还想再说什么时候,大帐之外却传来一声轻笑,“这样的轻功,我们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