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营救

黑衣人并不回答,只是拉着慕雪瑟向外走,这里是城里一个富商的宅子,九江王退守宣城后,就被强征来使用。这黑衣人轻功绝佳,一人潜行进来,自然是不会被任何人发觉,但是带着慕雪瑟,这里又被九江王下了严令监视,自然没走多远立刻就被发现了。

很快,他们就被大批的侍卫包围起来,黑衣人握紧了慕雪瑟的手,拔出腰上的长剑就要带着慕雪瑟强行突围。

突然,数十道黑影相继落在慕雪瑟和黑衣人周围,为首一人长剑出鞘,冰雪一般俊美的容颜在夜色下透出无尽的杀机。

“浮生!”慕雪瑟喜道,她就说九方痕军营里若有能悄无声息潜入宣城的高手,怎么会到现在才派上用场。原来来的人是浮生和被她收留的那批杀手。

浮生回头看她一眼,手中的胜邪剑舞出冷冷清辉,数名侍卫的手被齐腕切下,其他跟着浮生一起来的人也全都长剑出鞘向着侍卫攻去。

“走!”黑衣人一揽慕雪瑟的腰,用轻功带着她飞身上了屋顶,埋伏着的弓箭手向着他们射出如雨的利箭,全都被黑衣人用长剑一一挡下。他带着慕雪瑟破开清冷的夜风,一路向着城南飞纵而去。

浮生却是手持着胜邪剑向着黑衣人的后背攻来,黑衣人持剑挡下,继续带着慕雪瑟疾奔。浮生一路追逐,冷声质问,“你是谁?放开她!”

“要救她就不要管多余的事!”黑衣人却是冷冷应道,揽着慕雪瑟的手丝毫不放松,他右手一扬,剑光如月华挡下身后追击而来的箭雨。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附近的叛军,大批支援的叛军向着他们聚拢追逐而来,慕雪瑟被黑衣人揽在怀里,她听见耳旁呼啸而过的利箭发出尖锐的破空声,还有黑衣人始终沉稳有力的心跳。

他们一行人一路被大批叛军追逐着向着城南逃跑,这时北城门处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爆炸的火光一瞬间映红了天际又慢慢寂灭。

慕雪瑟转头向着火光冲天的城北看去,心中猛一跳,她问浮生,“浮生,谁去了北城门?”

“江夜。”浮生在冷风中回答。

是了,她既然都看见被她收留的那批杀手半数都跟着浮生来救她,那么江夜怎么可能不来!

还没等她再问,揽着她的黑衣人却是冷冷道,“现在不是担心别人的时候!”

的确,他们身后跟着大批的追兵,已是自顾不暇,根本不可能再去查看江夜他们的情况。

然而,当他们一路冲到城南城墙下时,那里已经埋伏好了大批的叛军在等待他们,就连城楼上都安排满着密密麻麻的弓箭手。

显然九江王已经猜测到浮生和江夜他们是从哪里潜进来的,提前安排人手截断了他们的退路!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他们已然被逼入了死角!

“看来太子爷的攻城并不怎么顺利嘛,居然还能让九江王有余力派人在这里拦截我们!”慕雪瑟冷笑,九江王还有精兵十万,扣除掉留在九江驻守的两万人,宣城里至少还有八万叛军。

黑衣人不说话,他带着慕雪瑟强行往城东方向突围,浮生和其他人立即跟上去,与叛军厮杀在一起。大批的叛军看出他们的意图全都向着东边的方向涌去,试图阻拦他们的去路。

就在这时,黑衣人脚步一顿,突然抱着慕雪瑟高高跃起,在附近的建筑物上一借力,竟是向着反方向城西逃去。

往东追和往西追的叛军顿时挤在一起,再加上浮生他们的奋力阻拦,一时间竟是来不及追上去。

“浮生!”看出黑衣人想用浮生他们拖住叛军的慕雪瑟顿时想要挣脱黑衣人的手臂。

黑衣人却是揽紧了她的腰,冷声道,“你若无事,凭他们的身手还怕逃不出去?你若有事,他们这一趟就白来了!”

慕雪瑟顿时冷静下来,狠一狠心,不再回头去看,由着黑衣人带着她向着城西方向奔去。

城西的城墙临着澜江而建,由于九方痕的突然攻城,城西的叛军虽然自峙澜江天险却也是极为紧张,全都严防死守。黑衣人带着慕雪瑟刚刚靠近,就被守城的叛军发现,有人厉声喝问,“什么人!”

黑衣人长剑一挥,瞬间割开那人的咽喉,鲜血喷溅到慕雪瑟的脸上,温热而腥甜。黑衣人放开慕雪瑟的腰,握紧了她的手,带着她一路仗剑攻上了城楼。城墙上的叛军纷纷手执兵刃向着他们攻来,瓮城内涌出大量藏兵,全都拥上了城墙,狭窄的城墙上顿时变得十分拥挤。

慕雪瑟夺过一名叛军手中的长剑和黑衣人并肩做战,她的武功虽称不上高手,但对付普通士兵还是绰绰有余。她的手,始终紧紧地被黑衣人握在手里,他们一起在城墙上并肩厮杀。

从澜江上吹来的江风猎猎,吹得慕雪瑟的长发纷扬飞舞,她的一身红衣上已不知染上了多少叛军的鲜血,鲜血迅速渗透进衣料里,红成一片,再也分辨不出来。她的脸上溅着殷红的血渍,和她左额鲜红的彼岸花,相映出一股地狱修罗般的肃杀。

慕雪瑟想,她活了两辈子,第一次杀这么多人,但是她握剑的手并不因为这个念头而软弱,反而因为浴血而越发坚定。这个世界只有坚定求生的人的才能活下去!既然有活着的希望,她就要孤注一掷地活下去!

城墙上的叛军越来越多,杀之不尽,逼之不退,慕雪瑟和黑衣人已经被逼到了城墙边缘。

身后是波涛汹涌的澜江,身前是前赴后继的叛军,慕雪瑟听见黑衣人笑问道,“你敢不敢跳?”

“敢!”慕雪瑟笑着回答,一剑砍下一个叛军的脑袋,往城西来的时候,她就料到了这一步,她可没觉得他们有可能大摇大摆地从城门走出去。“但是,我不会游泳。”

这是她的软肋,上一次跟着九方痕跳崖差点淹死的事情,她还记忆犹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