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做我们的主人

黑衣人只是轻笑一声,一剑逼退面前的叛军,一手揽起她的腰,抱着她飞身而起,足尖在城垛上轻点,带着慕雪瑟高高跃起,在朦胧的夜色中划出两道漂亮的弧线,仰面向后直往江水澎湃的澜江坠去。

在落入江水的一瞬间,慕雪瑟差点直接被水面给拍晕过去,她立即呛了一口水,整个人沉入冰冷幽暗的江水中。汹涌湍急的江水将她卷裹着向着下游而去,她根本无力挣扎,只能任随波涛摆布。

在她在水中昏迷前,唯一的记忆,就是黑衣人紧握着她的手,始终没有放开,手心间传来淡淡的暖意。

“雪瑟,雪瑟!”

慕雪瑟是被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的声音叫醒的,她吐出了一口水,发现自己全身湿透躺在江边,而她的上半身倚在一个人的怀里。

那人身穿铠甲,俊美的容颜如同精心雕琢的美玉。

九方痕!

“是你?”慕雪瑟怔怔看着九方痕的脸,问道,“是你从江水里救了我?”

“不是,我的手下试图从宣城西面攻城,结果却看见你和一个黑衣人一起从城墙上飞身跳入澜江,我就立刻带人沿着江边寻找,就在这里看见你一个人全身湿透地躺在地上。”九方痕伸手捋了捋慕雪瑟湿掉的黑发,她左额用胭脂绘出的彼岸花已在江水中消融,露出那块丑陋的伤疤。九方痕看着她苍白的脸,温声问道,“雪瑟,那个黑衣人是谁?”

慕雪瑟目光沉沉没有回答,九方痕看着她许久,长叹一声,伸手将她抱起,一路抱着她向那战势激烈的宣城方向走去。他对着身边的侍卫冷声吩咐道,“去,告诉镇国公和元崇,华曦郡主已经救出,让他们可以不留余地的攻城!”

慕雪瑟全身湿透地被九方痕抱在怀里,他身上冰冷的铠甲更是让她冷得难受。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由着九方痕一路将她抱着走过澜江边,走过杀声震天的宣城,向着平叛大军的军营走去。

清冷的夜风吹得她全身发抖,九方痕安抚道,“就快到了,再忍忍。”

一到军营,他就拿出一套男装让慕雪瑟换上,又用羊皮毡将她裹成一团,将她放在炭火旁,又让人熬煮驱寒的姜汤给她喝。

“你不去前方督战没有关系么?”慕雪瑟边喝着姜汤边看着九方痕。

九方痕只是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你已经安全了,城门也开了,再无任何事情可以阻挡九江王落败了。镇国公是沙场老将,有他督战,我去与不去都无差别。”

“我的人来了多少?”慕雪瑟觉得身子在慢慢地回暖。

“一百个。”九方痕回答。

慕雪瑟垂下眼帘,心下发沉,看出她的担忧,九方痕道,“他们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会回来的,你放心吧,这一次多亏了你的人帮忙,才能顺利打开宣城城门,我会向父皇为你请功的。”

慕雪瑟淡淡一笑,“不必了,若是皇上知道我小小一个闺阁女子,身边却有如此多的高手,怕是要对镇国公府起了忌惮之心。”

向来天心难测,慕雪瑟不愿意冒任何一点的险。

“好,我会帮你瞒下来。”九方痕干脆地回答。

他们两人再无别话,就这么安静地坐着,慕雪瑟没有问九方痕,若是她的人没有来,那么,他会不会退兵。

他们都不是幼稚的人,很多事情是不该去问的。

这一场攻城之战一直持续到了天明,慕雪瑟和九方痕就如此沉默地枯坐了一夜。

他们在等,等一个必然的结果。

天亮之后,前方传来消息,宣城告破,俘虏叛军四万,九江王被生擒。

九方痕的唇边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吩咐下去犒赏三军。

慕雪瑟却依旧沉着脸坐着没动,她还在等,等她的人安然回来。

很快,她等到了浮生和江枫,她看见江枫那双红着的眼睛心顿时就沉下去。

“谁出事了?”她问,心里却已经有了一种隐隐的预感。

“我大哥想见你。”江枫哽咽道。

慕雪瑟冲出军帐,抢了一匹骏马,翻身骑上就往宣城冲去,把九方痕的呼唤声抛在身后。她一路骑着马冲进宣城的北中门,宣城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乱木颓垣,北门内爆炸的痕迹非常明显,焦黑的木头冒着丝丝焦烟。

江夜半靠在城墙边,他的腹部被一根手臂粗的长木贯穿,整个人被钉在地上。他的四周围满了那群与他一起长大,一起逃出来的杀手,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伤,但都不致命。他们看见慕雪瑟骑马赶来,都纷纷让出一条道路。

慕雪瑟飞身下马,冲过去,立即检查起他的伤势。

江夜却是笑,“不用看了,我活不了了。”他的右手还紧紧握着慕雪瑟赠与他的承影剑,“想不到我第一次用这把剑,却也是最后一次。”

慕雪瑟说不出安慰的话,她一眼就看出,她就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江夜。

“爆炸的时候没躲过去。”江夜苦笑,“真不想用这么狼狈的样子见你最后一面。”

“你有话对我说?”慕雪瑟轻声问。

“郡主……不,雪瑟,”这是江夜第一次直接叫她的名字,“你对我说,我会是一个好首领,我就是那个正确的人,有我在他们就不会走错路。可是我要死了——”

他伸出左手紧紧抓慕雪瑟的右手,“雪瑟,答应我,做我们的主人!做我们的主人,雪瑟!”

“好,我答应你。”慕雪瑟的声音很柔和很平静,可是她的眼中却落下泪来,“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的主人。”

四周被慕雪瑟收留的杀手们全都向着慕雪瑟单膝跪下。

江夜那张平凡的脸上露出一抹安心的微笑,他抓着慕雪瑟的手慢慢地松开,慕雪瑟看着他在自己眼前闭上眼睛。

这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亲历身边的人死亡,她的心中涌起一股怒火,汹涌燃烧,却无从发泄,以至于她整个人都因为愤怒开始轻轻颤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