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交易

若说她对楚赫和九方镜的仇恨一直都来自于前世的遭遇,那么这是今世,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对他们燃起无穷的恨意。

慕雪瑟拿起江夜已然松开的承影剑站起身,“江枫。”

跟着她来的江枫从人群中走上前来,慕雪瑟将承影剑递到他面前,“这是我赠与江夜的剑,你愿意继承这把剑么?”

江枫的脸上露出一股坚毅,伸手接过了承影剑,他看着地上已经陷入永远沉睡的江夜,全身忽然散发出瞬间成长的沧桑感。

他拿着承影剑单膝向着慕雪瑟跪下,恭声道,“主人。”

“主人。”所有的跪在地上的杀手同时恭声向着慕雪瑟献上忠诚的敬意。

慕振荣站在人群外,一脸震撼地看着那个穿着不合身的男装,一脸冰冷地站在下跪的人群中的慕雪瑟,他听见慕雪瑟向着那群杀手淡淡道,“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的主人,你们不再是无主的散沙。我给你们一个新的称号,‘夜’,江夜的‘夜’,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身边的‘夜’。”

“谢主人。”所有‘夜’向着慕雪瑟大声道。

周围所有的兵将都在震惊地看着这场认主的仪式,元崇站在人群外,看着慕雪瑟,低声向着身旁追着慕雪瑟而来的九方痕道,“我问你,如果这群人没有来,你会不会退兵?”

九方痕没有回答,元崇冷笑,“为什么我觉得你一定会?”

九方痕依旧没有回答,元崇忌惮地看着慕雪瑟,叹息道,“她会是你的隐患,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浮生抱着胜邪剑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慕雪瑟,明明她得到了那么多的助力,该是为她高兴的事情,可是他却隐隐觉得有一种孤独之感,从内心涌起。那个女子俯视着地上跪着的所有人,没有看向他,她的视线里没有他的位置。

慕雪瑟在宣城里找了些女子的衣物重新换上,她的鱼肠剑在被送过来的时候被九江王取走了,她在之前被关押的大宅子里找回了自己的鱼肠剑。

然后她命一部分“夜”的人先将江夜的尸体送回京城,而她则和押解九江王的队伍同行。慕振荣和九方痕,还有元崇则率领平叛大军直逼九江,直捣九江王的大本营。

在快要到达京城之前的一个驿站里,慕雪瑟私下和九江王见了一面。

天色很暗,九江王被关在囚车里,看着恢复平常素淡妆扮的慕雪瑟笑着叹息道,“华曦郡主真是暴殄天物,明明可以把自己装扮的倾国倾城,却总是要让人人都知道你貌若无盐。”

“王爷,我们做个交易吧。”慕雪瑟微笑道。

“本王已是阶下之囚,还有什么是可以为郡主做的呢?”九江王长久没有梳洗,形容极为狼狈,可是他身上那股上位者的气势依旧不减,仍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压。

“我要你指证慕天齐,是与你勾结将我送到宣城来威胁太子的人!”慕雪瑟冷冷道,“若是你照我的话去做了,我可以救你幼子九方明不死,还保他一世无忧!”

“哼,郡主在说笑话么,明儿可是好好的在九江!”九江王冷笑道。

“昨天传来消息,平叛大军攻入九江,九江告破,九方朔战死,王妃与王爷其他的几个儿女都将被押解进京。”慕雪瑟淡淡道。

九江王的脸色阴沉起来,虽然他从宣城城破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可是当他听到消息时,还是忍不住发寒。

“为什么你只让本王指证你二哥?明明送你来宣城的主谋是忠义侯楚赫?”九江王冷声问道。

“因为楚赫没有那么容易死,六皇子九方镜也不会让他死。”慕雪瑟轻轻笑道,“王爷一旦被押解进京,就会被关入刑部大牢。刑部都是九方镜的人,若是王爷想要指证楚赫,九方镜是不会让你活着开口的。若是楚赫无法被定罪,那么慕天齐自然也不会被定罪。但若是只有慕天齐一人被指证,九方镜和楚赫自顾不暇,才不会花力气去救他。我要慕天齐死!”

她的声音里隐藏着森森的寒意与杀机,她冰冷的双眼尤如那高山之巅终年不化的冰雪。

这一次,她绝不会放过慕天齐!

至于楚赫和九方镜,她不急,她总有一天会将他们拉进地狱的!

“不知道镇国公知不知道他的宝贝女儿这么想弄死他的二儿子!哈哈哈哈哈!”九江王大笑起来。

慕雪瑟等着他笑完,才道,“如何,这个交易你做是不做?”

九江王冷哼一声,“本王可不只一个儿子呢!”

“做人莫要太过贪心,王爷会有今天的下场,就是贪心所致。”慕雪瑟轻嘲道,“就算王爷不与我做交易,我也有的是办法弄死慕天齐!我只不过不想脏了我的手,想选择一个最方便,最简单的方法罢了!”

“好,本王答应你!”九江王恨恨咬牙,这样至少他还可以留下一丝血脉,“希望郡主莫要食言!”

“我向来言出必行。”慕雪瑟笑了笑,“况且九江王府那么多人,换出一个稚子,对我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如你所愿。”九江王的声音响在沉沉的夜色里。

平叛大军凯旋归来的消息传入京城,皇上大喜,普天同庆,再开恩科。但是慕雪瑟一回到京城,就听见了京城里关于她的风言风语。

她被人秘密送往宣城,被九江王用来威胁九方痕退兵,而九方痕为了她按兵不动三天的消息已经传得尽人皆知,而且那些传言,添油加醋,说什么的都有。竟还有人传说九方痕为了她,差点听九江王的命令当场自戕。

九方痕还没回到京城,弹劾他的奏折就已经多如雪片一般飞到皇上的书桌上。宁王九方灏**和六皇子九方镜**的言官们,纷纷上书弹劾九方痕因一个女子避战,差点退兵,纵虎归山,误军误国。身为皇储,却儿女情长,公私不分,实在有愧太子之名。竟是生生将九方痕平叛的功绩完全抹杀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