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凌迟(二)

慕雪柔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她看见行刑台上的慕天齐张大了嘴,伸直了脖子,却是喊不出任何声,而他身边的刽子手已经在一刀一刀地开始割他的肉了。她看见慕天齐痛苦地扭动身体挣扎着,却怎么也挣不脱绳索。而她的身体,她的五脏六腑也随着刽子手的下刀,一点一点开始发冷。

“一千三百二十七刀,”她听见慕雪瑟又在她耳边感叹,“若是一天割不完,那么就要割两天。我啊,特意让人买通了两个师傅,让他们割慢点,务必要让二哥再活久一点,所以这场极刑一定会持续到明天。”

慕雪柔全身都开始发抖了,她只觉得慕雪瑟的声音如同黄泉索命的恶鬼让她背脊生寒,“为什么,慕雪瑟,到底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那么为什么你们要跟忠义侯勾结陷害大哥入诏狱?”慕雪瑟冷冷笑道,“又为什么要将我送去宣城想置我于死地?”

慕雪柔无言以对,只是恨恨道,“你这个疯子——”

慕雪瑟讥讽地扯了扯嘴角,两天算什么,前世慕天华可是整整忍受了三天的极刑才断的气!

“你看见这里聚了这么多百姓了么?”慕雪瑟贴在慕雪柔耳边道,“等到二哥的肉被一千三百二十七刀全部割下来之后,这些百姓会买走他的肉,作为配制疮疥药的原料。二哥也算是死有所值了!”

慕雪柔看着那背部已经被割得露出骨架的慕天齐,她仿佛觉得这些刀是割在她自己身上,而那种想象中的痛楚逼得她快要疯掉,忍不住热泪盈眶。

慕雪瑟也冷眼看着慕天齐慢慢地露出骨架的身子,前世,在忠义侯府里,慕天华在她的眼前被一刀一刀变成鲜血淋漓的骨架,她心里就怒火涛天。今世,她终于也让慕雪柔体验了一次那样的感受,看着自己敬爱的亲人在自己面前饱受折磨,痛苦身死!

她想起前世慕雪柔让人挖出慕天华的心脏送到她面前,笑着对她说,“二姐姐,我让人将这颗心煮给你吃可好?”

慕雪瑟微笑起来,在慕雪柔的耳边柔声道,“三妹妹,我让人将二哥的心买下来,煮给你吃可好?”

慕雪柔整个身子剧烈地抖了一下,突然弯下腰用力呕吐了起来。慕雪瑟冷眼看着慕雪柔不可抑制地不停呕吐,心里觉得异常的痛快。

可是不够,还不够,她所承受过的何止这些!

终于,慕雪柔再也吐不出任何东西,身子无力的晃了晃,晕倒在地上。

“浮生。”慕雪瑟淡淡道,“把她扛回马车上。”

浮生走了过来,看着慕雪柔的眼神有些嫌恶,但还是将昏迷的慕雪柔扛了起来,扛回马车上。

慕雪瑟却是依旧站在原地,远远地继续观刑,她要把慕天齐所受到的惩罚全都看完。

当天,昏迷不醒的慕雪柔被送回镇国公府后,当晚醒过来就病了,整个人就变得战战兢兢,见谁都怕,躲在雅风居里不肯见人。

所以第二天,慕雪瑟独自去了城西菜市口观刑,她看见前一天受尽折磨的慕天齐再次被绑上行刑台,然后看着他的生命在刽子手的刀下一点一点消失。

九方痕看见慕雪瑟的时候,就见她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站在不远处,一双凤眼里满是淡漠,既没有复仇的快意,也没有血腥与残忍,她只是用她一贯审视的眼神静静看着她的敌人死去。

他走了过去,看着行刑台上的慕天齐道,“听说前朝有位将军被凌迟的时候,全身肉被割尽,心肺还悲鸣了半日才死。”

慕雪瑟神色淡淡,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看着刽子手落在慕天齐身上的每一刀。她又听见九方痕轻声问道,“我听说你回京之后私下去见过陆谦,你又在计划什么?”

慕雪瑟还是没回答,她听见九方痕叹气,“雪瑟,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

“太子爷多心了,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情不会妨碍到你,你放心吧。”慕雪瑟淡淡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九方痕叹息。

“我知道。”慕雪瑟浅浅笑了笑,“我该回去了。”

说完,她转过身,走到自己的马车边,上了马车回了镇国公府。

回到府中的时候,她刚好撞上了刚从军营里回来的慕振荣,慕振荣对她温和地笑了笑,“你回来了。”

“二哥死了。”慕雪瑟说,她看见慕振荣的身子猛地一震,她道,“我会派人给他收尸的。”

“好。”慕振荣满脸疲惫地点了点头,像是不想再淡这事般地转身向自己的书房走去。不过几天,他仿佛一下苍老了好几岁,背影都有些佝偻。

长子身陷诏狱,第二子被凌迟除死,让慕振荣觉得心力交瘁,他第二天就给皇上递了请辞的奏折,皇上却是不允,还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褒奖了慕振荣的大义灭亲。这就等于是向朝臣们表明了态度,他对镇国公信任依旧。

慕振荣虽觉得很疲惫,可是他知道皇上还是准许他从这场权力游戏里退出去,他还未老,他在军中的威望和他一身的军功都让他成为了朝廷不可缺少的基石。

慕雪瑟看得出慕振荣的日渐疲惫,她知道自己必须再快一点救出慕天华,至少这能让慕振荣有所宽慰,也能让笼罩在镇国公府的阴云消散一些。

几天后的晚上,慕雪瑟在她产业的一处酒楼约了于涯见面。

这一天出门之前,她特意盛妆打扮,对着镜子细细地描眉勾唇,又用胭脂在左额的伤疤上画上妖娆鲜红的彼岸花。她在绾成天飞天髻的头发上插上一支新制金凤钗和一支也是新制的牡丹花簪后,从镜台前站起身,让丹青和染墨帮她穿上一袭同样是新制的红衣。

“小姐今日怎么打扮的如此艳丽?”丹青有些纳闷的问。

“因为今晚有些特别。”慕雪瑟笑了笑。

“特别?”丹青好奇。

慕雪瑟却是笑而不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