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道别

皇上并没有立即下令杀了于涯,那是因为于涯身份特殊,他想从于涯身上套出关于玄国的秘密,可想而知,为了从于涯口中审出一切,只怕于涯要吃不少苦头。

所以慕天华一回来,慕雪瑟就立刻做出了安排。

虽然,那晚在明月楼,她问于涯是不是他在宣城救了她,但是她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是他,眼角的泪痣,还有不输给浮生的绝佳轻功,除了他还有谁。

更何况只有假意与九江王交好的他,才有可能那么快得知九江王和楚赫联手将她送到宣城的消息,并追到宣城去。

江枫说紫云山庄的人曾收到有人匿名送信告诉他们,她被送去了宣城,这个人定然也是于涯。

诏狱里,于涯身穿囚服被绑上审讯室审问犯人用的木架子上,他有些不耐烦地看着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审讯室,在心里暗骂,陆谦那个混蛋想要审他,就动作快点,把他绑在这里又不动刑到底是想干什么!

不得不说,自从他被关进诏狱,就觉得事情有些诡异,已经过了这么多天,陆谦居然始终未对他动刑来撬出他所知道的玄国的机密。

而今天,陆谦令人将他带到审讯室,他还以为陆谦终于忍耐不住,结果他被绑在这木架子上后,就被独自扔在审讯室里。看样子,他起码被绑在这里大半个时辰了吧。

无论心里如何纳闷,于涯的脸上依旧云淡风轻,甚至还带了一丝笑意。他神思游走,忽然想起慕雪瑟,像起她一身红衣似火,妆容妖冶,如同一朵开到盛极的芍药,站在夜色中质问他。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这个狡猾的丫头从一开始的敌视,到后来的好奇,最后到了舍不下的地步?

忽然,审讯室的门被人推开,露出红衣一角,于涯心猛地一跳,却在看清来人面孔的瞬间陷入失望。

走进审讯室的九方痕看见于涯那一脸失望的神色,微微笑道,“于督主,不,应该说靖王爷,看见是我你很失望么?你以为来的是谁?”

“太子殿下深夜光临诏狱,不是来问这种不相干的问题的吧?”于涯扬起唇角,看着九方痕,“想不到殿下的手都已经伸到了东厂,谁能想到陆谦居然是你的人。”

“靖王爷,和我做一个交易吧。”九方痕的眼中闪过一丝精明,“我可以助你离开熙国,回到玄国。”

于涯动了动被绑住的手脚,笑道,“我还有的选择么?”

他还说怎么陆谦一直都不对他动刑逼问他玄国机密,原来九方痕早有安排。

三更刚过,春天发情的野猫发出长长短短的叫声,镇国公府的苍雪阁里一片寂静,众人已经陷入了沉睡。

睡梦中的慕雪瑟忽然感觉到有道极为强烈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在黑暗中睁开眼,看见她寝室的窗户打开着,月光从窗外流泻进来,落在窗边站着的一人身上,将他那张颇有风情的俊颜照得一片冰白。

于涯!

慕雪瑟坐了起来,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窗边的人,“你怎么出来的?我的人都还没有——”

说到这里,慕雪瑟忽然顿住,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是了,你能在熙国潜伏这么多年,自然还是有些同伴的,玄国怎么会不管你呢。”

于涯笑着看她,没有回答,只是道,“怎么,你想派人救我?”

慕雪瑟没有说话,是她一手将于涯揭发送进的诏狱,却又策划着想将他救出来,说出来实在太过可笑。可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如此矛盾,却又不得不去做。

“为何要来?”慕雪瑟问,既然出了诏狱就该立刻走得远远的,回到玄国,又何必要到她这里再走这一趟。

“我要走了,来向你道别。”于涯的声音很淡,仿佛要化在夜风里,此去万里,山高水远,也许此生就是不再相见。

“有一件事,我想要问一问你。”于涯的眼神在月光下显得很亮,“我问你,如果我不是玄国靖王,你不是华曦郡主,如果我们身上没有这么多放不下的恩恩怨怨,你会不会跟我走?”

他的眼神赤裸直接,慕雪瑟却是没有避开,只是在幽暗的房间里,静静地和他对视,沉默无言。

夜风抚过庭院中合欢花树翠绿的叶片,带起阵阵沙沙声,掩盖了谁的叹息声。

慕雪瑟在床上独自坐了一整夜,被于涯打开的窗子始终没有关上,于涯早已走了,天色渐亮,晨光照进窗子来,落在于涯站过的位置上。庭院中渐渐传来丫环婆子们起来做事的声音,丹青推门进来,看见慕雪瑟坐在床上怔了一下,“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慕雪瑟没有说话,丹青又看见打开的窗子奇怪道,“小姐你这么早开窗做什么,虽说已是春末,但晨起还是容易着凉的。”

慕雪瑟看见丹青走上前去,将窗户关上,她略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当天,玄国间谍于涯从诏狱中神秘失踪的消息轰动京城,居然有人能从铜墙铁墙的诏狱里逃出来,这实在是令锦衣卫和东西两厂大丢面子。但是最令人奇怪的却是皇上对于此事的态度,居然毫不动怒,只是问了两句就不再提。

半个月后,九江王谋反一事终于了结,九江王王府所有人全部斩首示众,与九江王过从甚密的朝廷官员或杀或贬,进行了一场大清洗之后,朝廷终于归于平静。

但是也因为这一次受九江王牵连的官员太多,朝廷六部五寺,都察院,五军督都府,乃至内阁都有官员空缺,为了借此机会往安插自己人的太子,宁王,六皇子三党更是开始了各种明争暗斗,早朝每天都是吵得不可开交,闹得皇上都快烦死了。

因为太子和六皇子都年已十四,皇上已经透露出来,要为他们,以及一直没有续弦的宁王九方灏三人选妃。此消息一出,京城各大世家又开始活跃起来,各府命妇都带着自家适龄的姑娘,纷纷出入内宫,名为看望皇后娘娘和徐贵妃,实为推销自己的女儿。

【作者题外话】:于涯就此回玄国了,熙国篇里不会再出现,如果此文写到玄国篇的话,他会再出现。

话说千万别误会于涯夜入慕雪瑟房间他俩干了啥,绝对是啥也没干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