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选妃(三)

慕雪瑟面露惊讶,她和九方灏一直以来都只是盟友关系,两人之间从未有过任何无关于合作的交流,更别提会有什么暧昧情愫了,九方灏怎么会突然向皇上提出要娶她?而且事先根本未曾向她透露过任何口风!

“你可真了不起,哀家还当真是小看了你!”太后冷笑起来,语气陡然转冷,“哀家原本以为你毁了容又退了亲,日后怕是姻缘艰难,难寻一个好人家。却没想到,你先是跟太子暧昧不清,现在又招惹上了宁王,当真好本事!”

慕雪瑟心中一惊,但面上依旧一脸平静,“太后误会了,臣女与宁王殿下不过是曾在宴会上见过几面,臣女与王爷来往,发乎情,止乎礼,并无任何不妥当之事。”

“发乎情,止乎礼?”太后冷哼了一声,明显不信,“哀家可是听说宁王这一年多来变着法儿地讨你欢心,有什么好东西都往镇国公府送,甚至连自己的两个侧妃都冷落了!”

“宁王讨好臣女,终归到底都只是看着父亲的颜面罢了,臣女想太后也是看得明白的。”慕雪瑟面向太后,不藏起自己一丝一毫的表情,认真道,“臣女想,宁王殿下会愿意娶臣女这样一个毁了容的女子,不过看中的是臣女身后的镇国公府而已。”

太后审视了慕雪瑟许久,才道,“无论他是不是看中的是你父亲的权势,哀家都认为,这是一桩不错的婚事。”

慕雪瑟心下一沉,就听太后继续道,“宁王如今在朝中的权势地位已不输给六皇子,他才貌双全,能文能武,也不算辱没了你。更何况你的真实身世只是一个毁了容的私生女,真要算起来,还是你高攀了宁王。”

“臣女不愿嫁给宁王。”慕雪瑟沉声道。

“为什么?”太后冷冷问。

“宁王殿下已有两位侧妃,数位姬妾,臣女狂妄,不愿与他人共侍一夫,此生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慕雪瑟跪下道。

太后有些震惊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她神色淡淡,不卑不亢地说着在这个时代几乎是奢求的话。一生一世一双人,在自古以来对女子要求三从四德的训诫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胆大包天的叛逆。

“你还真敢说啊!”太后的声音带着怒气,在她还是闺阁少女时,豆蔻之年也曾经偷偷翻阅过那些写男女情爱的话本。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也曾经是她埋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的幻想,但终究只能是幻想而已。

可是现在,面前这个倔强的少女,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

“臣女心胸狭隘,自问容不下其他女子与臣女分享同一个夫君。”慕雪瑟丝毫不在意太后的怒火,继续道,“臣女这等心性,是绝不适合嫁进任何世家豪门的,更别说是皇室了。”

“哪个男的不是三妻四妾?一生一世一双人?就是民间都未必有!”太后怒声道,“你所求,根本就不可能达成!只是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也好,狂妄自大也罢,若是无法如臣女所愿,那臣女就一生不嫁!”慕雪瑟的语气带着强硬,透着坚决。

太后倒吸一口冷气,她见过许多女子,痴情如姜华公主,睿智如元皇后,和顺如徐贵妃,凄艳如谢筠,却从未有一人如慕雪瑟这般倔强狂妄!可她却又觉得慕雪瑟这分狂妄如此美好,让人不忍破坏。

可是——

太后深吸了口气道,“你若是一生不嫁,也许华儿一生都不会对你死心,这是哀家不容许的!”

她看着慕雪瑟道,“皇上明天就会召镇国公进宫商量你和宁王的婚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走吧!”

说罢,她冷冷转身,带着英女官和宫人慢慢离去,独留慕雪瑟一人还跪在原地。

一直等到太后走得看不见身影,慕雪瑟才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她冷眼看着太后离去的方向,慢慢握紧拳头,九方灏在搞什么鬼!

她无心再回泰安宫,独自一人烦躁地在宫里乱走着,她必须想办法阻止皇上和太后给她赐婚,否则赐婚的圣旨一下,是绝无可能收回的。

她一路胡乱走着,居然无意之间走到了关睢宫门外,她抬头看着刻着关睢宫三个字的门匾,忽然想起那天在明月楼,于涯告诉她,只要进关睢宫看过谢太妃谢筠的画像,她就能知道为什么皇上会如此宠信于涯。

她犹豫了一下,唤着,“浮生。”

只见人影一闪,浮生已如鬼魅般出现在她身旁。

“悄悄带我进去。”慕雪瑟吩咐道。

浮生揽住她的腰,飞身而起,带着慕雪瑟悄悄潜入了关睢宫。慕雪瑟找到了上次看见南风玉被皇上用子母蚀心蛊折磨的那个房间,她捅破窗户上的明纸,确认房中并无一人后,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那幅画像就挂在南墙上,正对着门口,只要一进门就可以看见。慕雪瑟走上前去,仔细去看那幅画像,画得是个女子抱琴而立,衣饰着简,姿态婉约。

只一眼,慕雪瑟脸上就露出震惊来,画中女子,秀鼻修眉,下颌尖尖,一双凤眼,左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那是一张倾城倾国,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的脸。

“谢殊?”

慕雪瑟喃喃道,怎么可能,谢太妃怎么会长得跟谢殊一模一样?她想起于涯同谢殊相似的眉眼,难怪皇上会如此毫无缘由的宠信他,原来不过是为了他与谢太妃谢筠的那么一点相似,却足以让皇上对他交付全部信任。皇上对谢筠那份炽热如火,至死不渝的感情,一直都是众人皆知的秘密。

那么,谢殊呢?她到底是为何来到京城?

慕雪瑟的心沉下去,她想起那个在青天白日之下,月湖水榭之中弹着一曲《韶》的女子。她该想到,以她才貌,怎么会沦落到当街以琴声换取银两的地步。

这个京城看似繁华昌荣,浮华之下却掩盖着无数看不见的漩涡。

大多数远赴京城来的人,都有他们的目的,或为名利,或为私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