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选妃(四)

皇宫的御花园里,慕天华陪着薛凝嫣站在一棵盛开的桃花树下,夏初的清风吹过,粉红的桃花瓣纷纷扬扬,落在他们的发上,肩上,远远望过去,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可是慕天华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表哥,你在听么?”薛凝嫣问道。

“嗯。”慕天华淡淡应道,心绪还沉浸在刚才听见路过的宫人说的宁王向皇上请旨给他和慕雪瑟赐婚的事情上。

薛凝嫣的眼中露出一抹委曲,慕天华明显心思一点都没有放在她的身上,但她还是温声笑道,“今年皇宫里的桃花真是好,表哥,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进宫时,你经常陪我在这片桃花林里玩的时候么?”

“那时候你还很小,可顽皮了,爬树下水的,哪像现在这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提起小时候,慕天华也笑起来,那真是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啊,“那时候雪瑟不过比你小一岁,却是比你乖巧许多,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你疯跑。”

可是现在,转眼光阴流转,薛凝嫣已经成了一个温雅守礼的大家闺秀,而曾经那个单纯乖巧的小女孩,却是蜕变成了一柄锋刃全开的宝剑。

薛凝嫣的眼神黯淡下去,似乎总是这样呢,慕天华每一次同她说话,三句必要提到慕雪瑟,也许慕天华不知道,他每次提起慕雪瑟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有多温柔。小的时候,她虽然隐隐觉得慕天华这么成天围着自己嫡亲妹妹打转有些不对劲,但也想着兄妹关系融洽也属正常,慕雪瑟性子极好,就算将来成了姑嫂,相处起来也不会太难。

可是后来有一次,她跟着祖父薛国公进宫来见太后,隐隐地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她把手放在心口,只觉得心脏有些抽痛,若是那件事情是真的话,那么慕天华对慕雪瑟,也许就不仅仅只有兄妹之情了。

就在这时,一个笑声传来,“天华哥哥和薛家姐姐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慕家的一众女孩都走了过来,为首出声的那个正是慕雪燕,她心情很好,因为刚才皇后娘娘同她说了很多话,让她觉得自己可能真有希望得皇后青眼,被选为太子妃。

“你们怎么都出来了。”慕天华笑问道。

“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怕我们觉得闷,就让我们都来御花园里走走。”慕雪云笑道,“恐怕我们打扰了大哥和薛家姐姐。”

薛凝嫣顿时羞红了脸,赶紧道,“云儿少胡说,哪有的事。”

慕雪云含着笑不说话。

慕家的几个姐妹都极少进宫,哪见过御花园里这般景致,顿时边感叹边四处赏花看景。

就在这时,慕雪瑟失魂落魄地走进了御花园,慕天华一见她就眉头一皱,“怎么了?”

慕雪瑟回过神来,看见慕天华一怔,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慕天华犹豫片刻,压低了声音,“莫非是外祖母跟你说了什么?”

旁边的薛凝嫣听见,脸色一变,慕雪瑟却是道,“没有。”

她不想插在慕天华和薛凝嫣中间,让他们不好讲话,就转身走向旁边,正好对上慕雪柔小心窥探她的眼神。刚与慕雪瑟的视线对上,慕雪柔就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转过脸,不敢再看慕雪瑟。自从上次被慕雪瑟强拉去刑场昏倒之后,慕雪柔看见慕雪瑟都一直是这个样子。

慕雪瑟也不去管她,只是走到一丛杜鹃花旁,看着粉艳的杜鹃沉思起来。

“你看,这里的蔷薇开的多娇艳,”慕雪薇站在一丛早开的蔷薇边对着慕雪菲道,“都说人面如花,你说这蔷薇像不像我?”

慕雪菲还没来得及回答,却有一人冷笑,“你是谁?”

慕雪薇一怔,看见一个明丽少女拿着一根皮鞭独自一人走来,她反问道,“你又是谁?”

少女冷笑一声,还没说话,慕雪瑟和慕天华,薛凝嫣三人却是立刻行礼道,“参见昭华公主。”

其他人都立刻跟着行礼,慕雪薇脸色一白,也赶紧行礼道,“参见昭华公主。”

九方蔷摆摆手,“免了。”众人起来之后,她又盯着慕雪薇道,“你叫什么名字?”

“臣民慕雪薇。”慕雪薇赶紧回答。

“慕雪薇?原来就是你?”九方蔷冷笑道,“据说你在外面四处对人自比蔷薇,还敢与本公主相提并论?”

慕雪瑟心头一跳,四处对别人自比是蔷薇花的确是慕雪薇的口头禅,但提及昭华公主,可是昨天的事情,怎么这么快就传入九方蔷的耳中?

“不,不是,公主,我没有——”慕雪薇吓得脸色苍白,哪里还有昨日自比蔷薇时的傲气。

“没有?”九方蔷冷笑,“本公主刚才可是听的真真的,你问你旁边这丫头说这蔷薇像不像你?熙国谁不知道,本公主才是这娇艳无双的蔷薇,跟本公主相提并论,你也配!”

说罢,她一扬手中的皮鞭就向着慕雪薇的面颊就抽了下去,慕雪薇大惊失色,根本来不急躲,也不敢躲。可若是不躲,她如花似玉的脸就要毁在这鞭子之下了。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九方蔷挥出的鞭子,拦在慕雪薇身前。

“三殿下!”慕雪薇顿时惊喜道。

“蔷儿,你又胡闹!”九方澜劈手夺过鞭子,不赞同地看着九方蔷。

“三皇兄,是她先对我无礼!”九方蔷气恼道。

“蔷儿,出什么事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慕雪瑟看过去,就见皇后和徐贵妃一同走来,后面还跟着九方痕,众人连忙跪下迎接。

说话的人是徐贵妃,九方蔷一看到她就扑上去撒娇,“贵妃娘娘,有人对我无礼。”

“谁那么大胆敢欺负你?”徐贵妃爱怜地摸着九方蔷的脸,“说出来,本宫替你出气。”

慕雪薇顿时发起抖来,慕雪瑟有些纳闷地看着徐贵妃和九方蔷,按说九方蔷的生母四年前过逝,之后养在皇后宫里。她并非是在徐贵妃膝下长大,怎么同徐贵妃的关系如此亲昵,而徐贵妃看她的眼神也像真正的慈母一样宠溺,不掺一点虚情假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