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惊鸿舞

“这些人从来就不肯放过你!不肯让你陪朕终老!朕一定会查出主谋来的!”皇上怒道。

谢殊只是垂着眼睛不说话,皇上又看向慕雪瑟,“华曦,你做的好,朕会好好赏你,以后你若有空就常来陪伴宸妃,朕准你无诏也可出入内宫,听说你医术甚好,多替朕看顾看顾宸妃的身体。”

“谢皇上,臣女谨遵圣谕。”慕雪瑟恭声答道。

“宸妃,陪朕去百花宴吧。”皇上温声道。

“皇上该与皇后携手出席的才是,”谢殊微叹一声,“这样那些言官们又要指责臣妾有意僭越,觊觎后位了。”

“管那群言官说什么呢!他们再罗嗦朕就让素月想办法治他们!后位你若是想要,朕给你又如何!”皇上的眼神柔情似水,可是落在慕雪瑟眼中那却是在注视着另外一个人,而不是谢筠。

“臣妾不要,皇上是知道的,臣妾从来不求这些。”谢殊摇摇头。

“朕知道,”皇上温柔地伸手轻抚谢殊的脸庞,“可是朕就是想给你。”

慕雪瑟几乎想别过脸去,不忍再看,皇上知道的那个人,想给的那个人都不是谢殊,而是谢筠,他把曾经想要对谢筠的好的补偿,全部都放在了谢殊身上。

这宠爱太厚太重,对谢殊而言,未尝不是一种伤害。

心爱的男人亲手把她送给了另一个男人,而另一个男人又把她当成了别的替身。

到底是红颜薄命。

百花宴照旧办在博宣殿外,只是在坐座四周的空地上摆满了各色奇花异卉,芳香扑鼻,赏心悦目。

皇上到之前,百官与家眷自然是先到了,之后先到的是皇后娘娘和徐贵妃,连同一众妃子,然后皇上才携同谢殊出来,慕雪瑟则跟在他们身后。而众人看见慕雪瑟居然是同皇上和宸妃一起从内宫出来入席的,都不禁面露惊讶。

而且慕雪瑟今天的妆容是少有的绝丽,一身华美中透着清雅的水蓝长裙,乌发上只簪了一只白玉簪,整个人带着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风华。她除了之前在国宴上献舞的时候,从未在人前打扮得如此,所以突然之间都让众人看呆了。

在路过几位皇子的席位前时,慕雪瑟感觉到了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转头看去,就看见九方灏热切的目光。他的目光中带着一股欣喜,他误以为慕雪瑟竟然在今天盛妆是为了他和她将要被赐婚。

慕雪瑟的目光只在九方灏身上停驻一下就掠过他看向他身旁的九方痕,今天的主角是九方痕和他的两位待选太子妃。九方痕看着她的眼神似笑非笑,莫非就让慕雪瑟有了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她别看眼,就发现坐在九方痕身旁的六皇子九方镜正一脸冷冰冰的看着她,看那样子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当场就拔剑杀了她。

慕雪瑟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走过了几位皇子,路过楚赫身边的时候,听他到隐隐说了一句,“你的命真硬哪。”

送到宣城乱军之中都没死,一回来就弄死了自己的二哥。

慕雪瑟没有多看他一眼,就直拉走到慕家女眷的席位上。她在慕雪云身旁坐了下来,另一旁的慕雪柔看见她坐下来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慕雪瑟看见上首皇后坐在了皇上的左手边,而谢殊就坐在了皇上的右手边,就连宫里老资历的徐贵妃都要对身为宸妃的谢殊退让,可见谢殊如今身份之贵,荣宠之盛。在后宫里,越是受宠就越会遭人嫉妒和忌惮,更何况后宫和前朝息息相关。

慕雪瑟想九方痕和楚赫应该都发现了,自从谢殊入宫成为宸妃开始,宁王的势力就开始渐渐扩张,谢殊轻而易举地就能左右皇上对官员的任免。因受九江王叛乱牵连而空出官员职位大多数被宁王**的人所占据,而太子**和六皇子**的人开始受到不着痕迹的打压。

如此情势之下,九方痕和楚赫自然是对这样一个能够影响皇上而又不受他们所掌握的女人欲除之而后快。

那么,苍鸾殿里那些鲛绡帐上的失魂香到底会是他们谁的手笔呢?

慕雪瑟的眉间染上一抹忧色,无论是九方痕还是楚赫都是不可以小看的对手,谢殊在后宫只怕要防范得很辛苦。

这时,宴席上的菜已经上得差不多了,皇后站起来对众人道,“今日百花宴,自然当选出个百花魁首出来,各家小姐都各展所长,来争一争这个魁首吧。你们都清楚,太子已年满十四,是该议太子妃的时候了。所以本宫和皇上欲借着今日的百花宴为太子殿下择一良妻,今日的百花魁首就会被择定为太子妃。”

皇后的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众人都明白,其他各家的小姐们只是陪衬,最终今日的百花之魁定是要落在施梦悠或者元冰清的头上,谁去跟施梦悠和元冰清争这个风头,谁就是自讨没趣,而且施梦悠和元冰清的风头也不是这么好抢的。

慕雪瑟暗笑,心道这样选太子妃也真够有意思的,估计是皇上看中了施梦悠,偏偏皇后更钟意自家侄女,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折衷的办法,让施梦悠和元冰清两个人当众一较才艺。

元冰清的翘袖折腰舞本就是众家小姐中的翘楚,她照旧是第一个上场表演的小姐。

今天她穿一身梨花白,广袖迎风,如蝴蝶展翅,上下翻飞,盈盈一握的腰肢折成惊人的弧度,起舞的身姿妖娆动人宛若一朵盛开的牡丹。

慕雪瑟可以看得出,元冰清今日这一舞比起两年前的赏枫宴上要更加功力淳厚,显然是用力苦练过的。不得不说,元冰清果然是为太子妃之位花了大心思。

可惜了,慕雪瑟在心里叹气,元冰清再如何出类拔萃,终究是不如施梦悠。因为若说元冰清的舞姿如凡花,那施梦悠就是天人。

只见到了施梦悠上场的时候,她右手执一支白玉笛置于唇边,笛声悠扬而起,与伴奏的琴声,交织相融,若即若离,缠绵悱恻,挠人心肺。

【作者题外话】:唉,这几天卡文卡的精神不好,章节名老写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