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母仪天下(一)

结果,最终还是要让太子殿下来做选择么?

而九方痕却是对众人都盯着他的目光毫不在意,半垂着头把玩着手中的这枝粉色的牡丹花。

皇后皱起眉头,“太子,快把你的牡丹花送出去。”

如今施梦悠和元冰清所获得的牡丹花数量一模一样,只要九方痕把他手中的这枝牡丹送给谁,谁就会是他的太子妃。

九方痕却是依旧把玩着牡丹花没有回答。

连皇上的脸色都有些沉,他道,“太子,优柔寡断,无所定立者,可亡。做出你的选择。”

施梦悠和元冰清都一脸紧张地盯着九方痕手中的那枝牡丹花看。九方痕却是抬眼向着慕雪瑟看过来,慕雪瑟被他这一眼看得个透心凉,心说他不会要把花送给她吧。不知道为什么,慕雪瑟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见九方痕向着她微微一笑,手中的牡丹花突然被他用内力震得花瓣四散飘飞开来,只留下根绿色的独枝。

众人都是一惊,九方痕向着皇上和皇后笑道,“花没了。”

这是两个都不想选的意思么?

众人又全都向着施梦悠和元冰清两女看去,她们二人顿时觉得很难堪。怎么说她们二人都是才貌双全,家世过人,可是九方痕如此行径,实在无异于是在羞辱她们。特别是施梦悠,她拥有不输给谢殊的绝色之姿,又有一身他人难比的才华,可是居然入不了九方痕的眼,怎么能不让她大受打击。

皇上和皇后都是气得脸色发青,皇后正要冲九方痕发作,半空之间忽然传来几声鸦鸣。

坐在男宾席上的素月忽然对皇上道,“皇上,是白乌鸦!昔年晋文公焚林以求介推,有白鸦绕烟而噪,或集介子之侧,火不能焚。此为仁鸟!”

众人都向着半空中看去,只见半空之中盘旋着一只白鸟,叫声如乌鸦。

仁鸟现世,此为大大的祥瑞,皇上顿时一改刚才的阴沉,面露喜色地望着那只白乌鸦。只见那白乌鸦叫了一阵又飞走了,皇上疑惑地问,“素月,它去哪了?”

素月还没回答,那只白乌鸦又飞了回来,只是这次嘴里衔着一朵金色的花,形状如蝶,金色的花自然是世人从未见过的,众人不犹得纷纷惊奇。

皇上又问道,“素月,那是什么花?”

“禀皇上,此为金茎花,生于蓬莱,蓬莱有久视山,山有金池,水、石、泥沙皆有金色,复生金茎花如蝶,岛上人皆带之。故云:‘不带金茎花,不得到仙家。’”素月缓缓答道,“此花生如蓬莱,戴于仙人之鬓,若降凡尘,得此花者,男则有帝王之相,女则能母仪天下。”

皇上一怔,今日先是仁鸟现世,又衔仙卉而来,难道是在场的人中有谁有帝王之相,又或者有母仪天下的命格?

众人听素月说得惊奇,眼见那只白乌鸦衔着金茎花一直在施梦悠和元冰清二人头顶上空来回盘旋,不禁想道,莫非这施家小姐和元家小姐二人之中有一人有母仪天下之命格,所以这只仁鸟是来代替九方痕择未来国母的?

显然,皇上和皇后也跟众人想的是一样的,他们二人相视一眼,都没说话,只是盯着那只白乌鸦看。

施梦悠和元冰清两人全都很紧张,两双眼睛一直死死盯着半空中盘旋的白乌鸦,祈祷着这只仁鸟会选中她们。

慕雪瑟皱着眉头看着那只在施梦悠和元冰清上空不停盘旋的白乌鸦,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就在这时,那只白乌鸦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她俯冲而来,直接将那朵金茎花插在她发间,然后停在她的左肩上鸣叫。

众人都惊呆了,一齐转头看向慕雪瑟,施梦悠和元冰清脸色大变,皇上和皇后显然也是料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慕雪瑟。

华曦郡主,有母仪天下的命格?

九方灏的心沉了下去,九方痕却是慢慢勾起嘴角。

慕雪瑟一脸愤怒地向素月看去,这就是你说的方法么?!原来给她的白玉簪是给白乌鸦做标记用的!

素月含着笑回视她,显然在说,现在你的问题不是解决了么?

慕雪瑟气得用力呼吸,胸脯起伏不定,这算是什么破方法,虽然把她现有的麻烦解决了,但是却带给她更大的麻烦,将她再次推到风口浪尖上!

若是皇上信了她有母仪天下的命格,那显然不是储君的九方灏是绝对没有资格娶她,也绝对不能娶她,娶她就等于昭告世人他的野心。

但是她有母仪天下的命格,从此以后除了当今太子之外,只怕无人再敢娶她!

虽然她从来没有想过嫁人一事,无人敢娶也没什么不好,可以省很多麻烦,但是她一点也不想这样被人算计!

就在众人都呆看着慕雪瑟的时候,停在慕雪瑟左肩的白乌鸦嘶叫一声,突然振翅离去,将那朵金茎花留在了慕雪瑟的头上。

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宴席间顿时炸开了锅,开始议论纷纷。若是慕雪瑟才有母仪天下的命格,那身为太子的九方痕自然是应该娶慕雪瑟,而不是娶其他女子,否则岂不是表示九方痕当不了皇帝?

坐在男宾席的慕振荣和慕天华都有些无奈地向着慕雪瑟望过来,怎么她每次都会被卷进一些麻烦的事情里面?

慕雪瑟只觉得自己两边的太阳穴在隐隐作痛,她感觉到两道目光向着自己直逼而来,施梦悠和元冰清。

显然施梦悠本来对太子妃之位是志在必得的,谁知道两次都被慕雪瑟横插一杠,但是她的目光并没有充满多大的敌意,只是带着一种审视,像是现在才想要好好看清慕雪瑟这个人一般。

而元冰清的目光就露骨的多了,带着一股愤然,明显是将慕雪瑟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说起来,她两次被议太子妃,第一次对手是童烟彩,这一次是施梦悠,结果她两次都不是输给了对手,而是莫名其妙地输给了慕雪瑟,如何能不让她气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