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母仪天下(二)

这都算怎么回事?慕雪瑟忍不住叹气,只觉得头上那朵金茎花有千斤重,压得她头疼欲裂。

她真是无妄之灾啊!

说到底这都是九方痕的错!

慕雪瑟眼神冰冷地看向九方痕,九方痕正含笑地看着她,慕雪瑟在心里冷笑,他不想娶施梦悠和元冰清,就又一次故伎重演,拿她当挡箭牌!

只是,九方痕到底是什么时候和素月勾结上的!

上首的皇上和皇后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谢殊看了一眼一脸不甘心的九方灏,叹了口气,九方灏是怎么都娶不了慕雪瑟了,至少现在不能。

她稍稍倚过身子,向着皇上温声道,“皇上,既然是仁鸟亲择的华曦郡主,看来太子和宁王的婚事都要再做考量,今日不如就先不提此事吧,之后再议。”

“罢了罢了。”皇上长叹一声,对众人道,“大家继续宴饮,选妃之事容后再议!”

众人互看几眼,全都不再议论,老实地坐下来饮酒品菜。

皇上又道,“御花园中百花盛开,既然是百花宴,怎么能没好景致,稍后,各位爱卿可至御花园中赏赏繁花盛景,朕着实有些累了。”他转头看向九方痕,“太子,你扶朕去休息。”

“是。”九方痕听命站起身,上前扶着皇上离开博宣殿,往皇上殿住的崇华殿而去。

显然,皇上是有话要私下对九方痕说,多半与慕雪瑟有关。

慕雪瑟感觉到皇后冰冷的目光如钢刀一般刮过她的面颊,像是想将她剖开审视一番一般。

今日之事,皇后也许不信,在场或者还有好些聪明人不信,但是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出去,天下人却是会信。她身上母仪天下的命格,是很难摘得掉了。

等到众人都离开宴席去御花园赏花的时候,慕雪瑟将素月堵在角落质问道,“公子好手段,真是一下子把我们所有人都给耍了!白玉簪是你给我的,白乌鸦怕就是你驯养的,至于这朵金茎花,我就不想问是哪里来了的!”

“你的问题不是解决了么。”素月笑得毫不愧疚,“我答应你的事情,可是做到了呀。”

“原本的问题是解决了,现在的问题才更麻烦!”慕雪瑟冰冷着脸看着素月,“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结果没想到公子连什么时候搭上了太子殿下这条船都不舍得告诉我,我还真是自作多情了!”

“我若是告诉了你,今天这桩事可就办不成了。”素月笑语道,“你何必这样着急呢,这样不是很好,一举两得,太子殿下不想娶那两个女子,而你不想嫁给宁王,现在一下解决了你们两个人的问题,还不好么?”

“好什么!现在只怕施家小姐和元家小姐都将我视作眼中钉!”慕雪瑟冷冷道,“我被你硬安上一个母仪天下的命格,怕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将我除之而后快。”

“难道你还会怕他们?”素月嗤笑道,“又或者是你担心现在虽然不用嫁宁王,但是以后也嫁不出去么?你放心,将来你若有想要嫁的人,我定让你如愿以偿。”

“我倒不担心这个,”慕雪瑟皱着眉道,“我怕皇上真的下旨给我和九方痕赐婚怎么办!”

“你知道为什么你家世不俗,人又聪明绝顶,还屡立大功,与太子又有所纠葛,可是你却始终没被选在太子妃的人选之列么?”素月轻笑问。

“因为慕家一直对皇上选定的储君忠心耿耿,从无二心,无论是我父亲还是我大哥,他们都是忠直之臣。”慕雪瑟看着素月答道,“镇国公府并不需要皇上让太子用联姻来拉拢。”

“不错,可是元家为首的士族门阀和新近崛起的清流寒门士子,这两部分的人都是极不稳定,需要拉拢。”素月淡淡道,“可是偏偏这两派却又是站在敌对的立场。”

“所以太子殿下干脆两边都选不拉拢,想要让这两派自己争斗,决出胜负?”慕雪瑟挑眉问,所以如今有了她这个母仪天下的挡箭牌,九方痕就可以暂缓选妃,既不给两方明确的答复,又吊着他们的胃口。而她倒是成了活靶子,要面对两方的怒火和忌惮。

“还有更直接的方法。”素月微笑。

“直接将这两派都解决掉。”慕雪瑟冷哼了一声,“这还真像九方痕的作风。”

元家虽然是九方痕的支持者,但若是元家人和元后得知了九方痕身世的真相之后,怕是立刻就会同九方痕反目。而且元家世大,为熙国第一氏族,家大业大,长年累月,积弊日重,那些依附元家的旁支早已腐朽不堪。这样一个元家,有太多空子可以让对手钻了。

至于以楚阳书院出身的寒门士子为首的文官集团日渐势大,为博直名甚至敢犯龙威。特别是那群御史言官,平日里正经事不做,天天就盯着手握权柄的重臣,一有点小事就使劲弹劾,甚至逼走过好几位阁臣,完全违背了太祖设都察院的初衷。

这样的两个势力,太难驾驭,却又不能让他们落在别人手里,所以不如干脆毁掉。

只是元家到底支持了九方痕十几年,虽说是在不知九方痕身世真情的情况下,但也算是有过十几年的情谊在。九方痕居然能够下决心下手,不得不说此人果然够狠!

可是,慕雪瑟又想起元崇,他身为元家最寄予厚望的长孙,与九方痕的交情极深,甚至九江王叛乱的时候,九方痕把九方澜给留在了京城,反而将元崇带在了身边。以他们二人的关系,九方痕完全不像会对元家下手的样子。

“那么你呢,公子。”慕雪瑟直视着素月的双眼,问道,“他给你什么承诺,让你愿意上他那条船?为公孙家翻案?复兴公孙氏?你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了没有?”

“雪瑟,有时候秘密是要拿秘密来换的。”素月笑了一声,“况且,当初你没有让我选择你所帮助的宁王,其实你心底里大概也清楚,宁王终究是比不过太子的。要合作,自然是要选最强的那一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