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母仪天下(四)

“我的确想要。”施梦悠直言不讳道,她看着元冰清,“元小姐不也很想要么?”

母仪天下,是多少心高气傲的女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元冰清抿着嘴不说话,只是目光冷冷地从慕雪瑟和施梦悠的脸上扫过,不得不说遮去伤疤的慕雪瑟美得风华绝代,令她自叹不如,历数她平生所见之女子,也只有施梦悠和皇上新封的宸妃能够与之相提并论。无论如何,她都输了这两人一筹。

“元小姐敢想不敢说么?”施梦悠笑了笑。

“我是想要又如何,”元冰清看向慕雪瑟的目光带着些鄙夷,“一个毁了容又满身是非的女子也配母仪天下?”

慕雪瑟轻笑一声,一脸谦让,将手中那枝金茎花递到元冰清面前,“那我将这母仪天下的名头让给元小姐如何?”

元冰清看着面前那只光彩夺目的金茎花,差一点就伸了手,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只是道,“不敢,你可是由仁鸟亲择,岂是我们可比的。”

“是啊,所以再不般配,这花也只能戴在我头上。”慕雪瑟伸手又将那朵金茎花戴回发间。

听出慕雪瑟话中的讽刺,元冰清的脸上的表情在一瞬变得有些狰狞,但又很快恢复正常,“华曦郡主就好好戴着这朵花吧,小心别折断了脖子。”

说罢,元冰清就甩袖离去。

“元小姐的脾气可真不好,元家权大势大,郡主还是小心的好。”施梦悠看着元冰清的背影叹了口气。

“施小姐心里怕也是恨极了我吧。”慕雪瑟淡淡道。

“若说我对你没有一点不满,那确实是假的。”施梦悠轻轻叹了口气,“我自小就相貌出众,倍受赞誉,父亲自小就请最好的老师才教我琴棋书画,歌舞诗赋,我总是学得很快,无一不精。本以为我进了京城,自然是会一帆风顺,谁知却三番两次在郡主手上受挫,让我如何甘心哪。”

她又笑道,“但是说到底,郡主并未对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意虽难平,却也谈不上恨极了郡主。相反,郡主的传奇事迹,我听过许多,一直都想同郡主结交,不知郡主会否嫌弃。”

“能与施小姐如此才情之人相交,是我之幸事。”慕雪瑟微微笑道,“怎么可能嫌弃。”

施梦悠脸上露出喜色,就要上前握慕雪瑟的手,慕雪瑟却是接着道,“既然施小姐要与我交好,我也就不瞒你了,我对于太子妃之位无意,所以施小姐不必与我虚与委蛇。”

施梦悠脸上的笑容一僵,完全没有想到慕雪瑟说话这么直接,但是慕雪瑟一点都不想同施梦悠为了九方痕而多做纠缠,干脆直接挑明。

“就算郡主不愿意,皇上若是下旨,郡主难道还要抗旨?”施梦悠收起了笑容。

“我命由我不由人。”慕雪瑟冷哼一声,“况且皇上也未必会下这样的圣旨。”

若是知道她要被立为太子妃,太后就第一个不同意,她的身世摆在那里,太后怎么会容得她坐上太子妃之位,甚至将来还要母仪天下。

更别说九方痕对元家和施家两方面还有诸多打算,自然会说动皇上先不要下旨。

施梦悠看着慕雪瑟的目光又变成了淡淡的审视,良久才叹气道,“华曦郡主快人快语,若非你我处在这样的情势下,也许我们真的能成知己。”

“施小姐如此人才,为何就非要执著于那太子妃之位呢?”慕雪瑟皱眉问道,她实在很想不通,无论前世今生,这个施梦悠先是被施家人藏于闺阁之中分毫不露,但是一露面就来势汹汹,直奔着太子妃之位,简直就像是她就是为此而生的。

“难道郡主觉得我不配么?”施梦悠扬起嘴角,笑得明艳不可方物。

慕雪瑟叹息,“施小姐芝兰玉树,如何能说不配。”

“女子一生,无论相貌才情如何,都系于夫君身上。”施梦悠缓缓道,“既然如此,要嫁就要嫁那人上之人。”

“施小姐好志气。”慕雪瑟叹喟,她可不认为女子的命运该由所嫁夫君来决定,前世她已经吃过大亏了。

可是真的只是如此么,慕雪瑟隐隐觉得施梦悠的出现是有预谋的,她如此完美,从相貌到心性到才情,简直就是为了成为一个太子妃,一个未来的国母而存在的。而她一到京城,就开始向着众人展示自己,成功成为太子妃的人选之一。若是没有慕雪瑟,那么她一定会成功。

那么她成功之后想要做什么?施家人这么费尽心思地培养出一个太子妃是为了什么?

想要掌控九方痕么?

她的眼神有些游离,环视着整个御花园,御花园里四处都是赏花谈笑的男男女女,花园的各个门口则有白虎卫的侍卫把守着,这是为了防止有宾客误入其它宫殿,冲撞了贵人。

她看见谢殊没有像皇后和徐贵妃那样被众多妃嫔和女眷围着,而是独自站在一株紫薇花树下,神情淡然,见她望过来,冲她微微一笑。

而不远的地方,九方灏正陪着锦乡侯的女儿高颖赏着芍药,神情温柔,显然他是把慕雪瑟的建议听进去了。

谢殊一直都没有去看九方灏,仿佛她与这个人完全不认识一般。不得不说,她为了九方灏做得很好。

慕雪瑟心一痛,对施梦悠道,“施小姐,我先失陪一下。”

施梦悠点头,顺着慕雪瑟走去的方向看向谢殊,虽然她自己就是一等一的美人,但是看见谢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惊叹。

她见过的美人如元冰清,如上了妆的慕雪瑟,如她自己,身上或多或少都染着世俗权欲的凡俗之气,她们都有所图,有所求,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而谢殊,全身都带着无欲无求,与世无争的淡然,可是她却处身于这个充满欲望和机诡的后宫,简直就像一个不可思议的假象。

“真是想不到啊。”谢殊等慕雪瑟走近后,轻声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