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童氏回归(二)

“母亲病重自然是在府里养病好一些。”慕雪瑟笑得毫不介怀,她去看躺在床上的童氏,只见童氏面如金纸,形容憔悴,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那里还有从前丰腴端庄的模样,果然是病的不轻。

“雪瑟……”童氏看着慕雪瑟一脸虚弱,像是无限痛悔一般,“从前……是母亲错了,你,还怨我么……”

怨,怎么能不怨,我怨得都不想让你死太快!

慕雪瑟端着笑,“母亲说哪里话,过去就过去吧,一家人哪有隔夜愁的。”

童氏的双眸染上热泪,像是对从前所为的无限痛毁,和对慕雪瑟大度的万分感激。慕振荣看得心一软,到底是他曾经如此重视过的女子,他安慰道,“雪瑟是个懂事的,你别想太多,好好养病吧。”

“母亲好好休息,我就不多打扰了。”慕雪瑟的眼神扫向站在一旁的慕雪柔,慕雪柔对上她的眼神又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

慕雪瑟笑了笑,转身出了兰心院,她走了之后,慕振荣又宽慰了童氏两句,也离开了。

屋里只剩下童氏母女俩和侍候的丫环,在沉默许久之后,慕雪柔突然冷声对屋里伺候的丫环们道,“你们全都出去,我和母亲要说说话。”

几个丫环互看一眼,都退了出去,还把门都带上了。

“真是没眼力。”慕雪柔气恼道,要是童氏从前的丫环,一看见屋里只剩下她们母亲俩,早就主动退出去了。可惜从前童氏身边的人或被卖,或被遣去庄子上,如今就剩了一个卫妈妈。

“罢了,人可以慢慢再调教。”只剩下童氏和慕雪柔,童氏顿时就比刚才精神了一些,但还是一样中气不足。

“娘,你总算回来了!”慕雪柔扑到童氏床边,呜呜哭着。

童氏想伸手摸一摸慕雪柔的头发,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叹气道,“是啊,总算回来了。”

当初她原想着等慕天齐春闱高中,金榜题名时,她一定能借着慕天齐的荣耀回来,却没想到,她会是因为慕天齐的死才能回来。

“娘,哥哥死得好惨!”慕雪柔一脸恐惧,“我亲眼看见的,他死的好痛苦!全都是慕雪瑟那个疯子的错,你要替哥哥报仇啊!”

童氏的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当她听见她精心培养多年的儿子居然就这么死了,还死得如此惨烈难堪,她顿时觉得万念俱灰,当场就病倒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才缓了过来,她想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报仇,怎么可以让慕天齐就这么白白死了!

所以她故意不吃药,把病情越拖越重,然后再派卫妈妈回来求情,为的就是能够借这个机会回来。她太了解慕振荣了,慕振荣这个人虽然有时候过于刚直,但是极重情义,他对她终究是有一分愧疚的,绝对不会忍心让她就这么死了!

更何况,他还放弃了他们的儿子!

“我问你,齐儿出事,你父亲没有出手救他么?”童氏看着慕雪柔问道。

慕雪柔的眼泪又下来了,“没有,父亲直接就让族长开宗祠将哥哥从族谱上除名了!到哥哥死,他都没有去见哥哥一面,就连我想去,他都不让!”

童氏冷笑起来,“果然,果然,在他心里,我们母子三人,永远比不上镇国公府的颜面和权势。”

就像当年太后逼迫他娶姜华公主一样,为了与太后和薛家结盟,他终究还是接受了!

“你哥哥葬在哪里?”童氏的眼中满是哀凄。

“我不知道,听说尸体还是慕雪瑟派人去收的,父亲对外都说已将哥哥逐出家门了,连葬礼都不肯帮哥哥办。”慕雪柔哽咽道。

童氏猛吸了几口气,两手抓紧了身下的被褥,克制着自己的怒火,“他,够狠!”

“母亲,你知道么,哥哥是被屈打成招的!”慕雪柔哭泣道。

“什么?”童氏一惊,“你听谁说的?”

“是忠义侯告诉我的,他说他曾去狱中看过哥哥,哥哥被酷刑折磨得遍体鳞伤,受不住才招的!”慕雪柔这段时间跟楚赫频频接触,在她难过的时候,只有楚赫会柔声劝她,而她曾经一心喜欢的宫浩磊如今对她却是避之唯恐不及,这样的反差之下,更是让她陷入楚赫的温柔里,已经对楚赫的话深信不疑了。

“忠义侯?”童氏看出了慕雪柔提起楚赫时神情的不寻常,声音顿时变得有些严肃,“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慕雪柔脸一红,立刻转移话题,“娘,我们这是在说哥哥的事!”

童氏叹了口气,她现在的确没有余力再管这些,“这么说,你哥哥是被人陷害的?”

事实上,她之前得到消息时也觉得送慕雪瑟去宣城的事定然是慕天齐做的,否则九江王怎么会指证慕天齐。

可是现在再想一想,慕天齐哪里来的能力联系上叛乱的九江王,还千里迢迢地将慕雪瑟送过去?

这实在太蹊跷了!

“娘,一定是慕雪瑟!只有她才这么恨我们!”慕雪柔的脸上又浮起恐惧,“娘,你不知道,哥哥行刑那天,慕雪瑟强行把我拉去刑场,她逼着我亲眼看着哥哥身上的肉被一刀一刀割下来。她还说,她故意买通了刽子手,将行刑的时间延长到两天!她是要让哥哥受尽折磨而死!她恨我们!”

再次想起慕天齐死的那一幕,慕雪柔全身发起抖来,“娘,你要替哥哥报仇啊!不然有一天,她也会杀了我的!”

童氏看着慕雪柔的样子,心里涌起滔天的恨意,“娘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你哥哥的仇,我会让他们用命来偿!”

慕雪柔的眼中露出喜色,“娘,你要怎么做!”

“你只管放心好了,一切娘都已经安排好了。”童氏柔声道,“你什么都不要管,你只要好好顾着你自己就行了。我如今只剩下了你,你绝对不能出事。”

“娘,你一定要快点动手!一定要快点!”慕雪柔急切地说。

“不,你要学会先忍耐,我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病养好。”童氏沉声道。

【作者题外话】: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