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拜祭

“女儿想起还有事,也先告退了。”见林姨娘都走了,慕雪薇自然不愿意多待,立刻就对慕振刚说道。

“你去吧。”慕振刚看着慕雪薇的眼神也极为溺爱,等慕雪薇走了,他才看向李氏,“我让你向母亲提的事情提了没有?”

“这,还没。”李氏摇头。

慕雪瑟皱起眉头,慕振荣不先问问李氏怀孕之后身体如何,却是先问别的,但看李氏表情淡然,显然是已经习惯,毫不在意了。

“让你办这么点事你都办不好!薇儿已经大了,她的婚事要早点定下才好,你快去同母亲说,让她进宫问问太后的意思,能不能把薇儿许给三殿下!”慕振刚不耐烦道,“总不会这么点小事还要我亲自去同母亲说吧?”

站在李氏身旁的慕雪菲听见这话,脸色顿时一白。慕雪瑟看了慕雪菲一眼,在心里冷笑,慕雪菲和慕雪薇同年,怎么没见慕振刚操心慕雪菲的婚事,倒是为了慕雪薇的婚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李氏不客气。

况且三皇子九方澜就算在怎么不受重视,好歹也是皇子,慕振刚身上既无爵位也无功名,不过是依附慕振荣的权势的生意人罢了,让九方澜娶他庶出的女儿,也亏他想的出来,若是嫡出的慕雪菲,或者二房的庶出女儿还有的说。

“明天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我会说的。”李氏垂眸道。

“那就好。”慕振刚见众人都静静地看着他,也觉得自己对李氏却是太给面子了一点,这才稍稍放软了声音,“你既然有了身孕就不要太累了,我在外面忙,照顾不到你,你自己上点心。”

“我知道。”对于慕振刚的关心,李氏也是一脸平淡地回答。

慕振刚看着李氏想再说点什么,偏偏又找不出话来,也就做罢,向童氏告了罪,就出去了。

见慕振刚就这么离开,李氏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笑着拉着慕雪菲的手,“怎么脸色这么白?”

慕雪菲摇了摇头,“没什么。”

眼神中的忧郁却是怎么也散不去。

慕雪瑟想到几次出门赴宴都看见九方澜待慕雪菲极为亲近,慕雪菲极为单纯,看她这个样子定是动心了,心想着要不要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九方澜。

童氏又跟李氏说了一会儿话,才起身带着慕雪柔告辞,慕雪瑟也跟着告辞出来。三个人一起往二房走,走到一半,童氏忽然道,“雪瑟,母亲有件事想问一问你。”

“母亲请说。”慕雪瑟转头看着童氏。

童氏的眼中闪过一抹哀色,“我想知道,你二哥葬在哪里?母亲知道他做错了,对不起你,可他到底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之前因为身体不好,我无法出门,如今大好了,我想去拜祭他。”

“母亲向来疼爱二哥,会这么想也是自然。”慕雪瑟淡淡答道,“因为二哥已经被逐出慕家,是不能葬入祖坟的,我也不忍让他埋骨乱葬岗,所以在城郊买了一块地,将他葬在那里了。若是母亲想去,我可以陪你去拜祭一下。”

那时派人给慕天齐收尸的时候她就知道,慕振荣再怎么样,心里还是有这个儿子的,若是慕雪瑟把慕天齐葬在了乱葬岗,之后慕振荣问起反而是种麻烦。人死灯灭,给慕天齐弄块好地方也没什么。

“好,好,过两天你就带我去齐儿坟上看看吧。”童氏红了眼眶,可是看着慕雪瑟的双眼里却找不出一丝恨意,有的只是哀伤。

“全凭母亲做主。”慕雪瑟回答,如果说童氏是在演戏的话,那她的演技还真是比从前好了不止一点半点,提到慕天齐居然还能这样控制得住。

童氏会想要去拜祭慕天齐也属正常,反倒是慕雪柔,慕天齐死得这么惨,她那时病了也没想着要去给慕天齐收尸,之后也没提拜祭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她真的病得太重,还是之前的兄妹情深都是假的。

过了两天,慕雪瑟吩咐人准备了两辆马车,带着童氏和慕雪柔一起出城,去城郊慕天齐的坟上拜祭。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一驶出城,驶过了城外的树林上了一座山,走了一段山路后,马车走不了了,于是众人就将马车留在路边,用步行。

好不容易走到了慕天齐的墓前,慕雪瑟浅笑着对童氏道,“我选这块墓地前,特意请人看了风水,都说这里风水极好,葬在这里能福泽家人,也能让二哥来世投个好胎。”

“你有心了。”童氏点点头,语气里带着感激,她向身旁的卫妈妈吩咐一声,“把东西摆上。”

卫妈妈立刻上前,将带来的几样祭品都摆了上去,又点上两只蜡烛,摆上香炉,将三支点好的香递给童氏。

童氏接过香,上前插在香炉上,然后对身后的慕雪柔说,“你也来给你哥哥上柱香。”

慕雪柔慢慢地走上前来,她看着慕天齐的墓碑,又想起自己亲眼见到慕天齐死的那一幕,忍不住有些发寒,她接过香的手都有些发抖,向着墓碑拜了一拜,才将香插进香炉里。

“雪瑟,虽然齐儿对不起你,不过你也来为他上柱香吧,这样他在地下才会知道你原谅他了。”童氏忽然对站在一旁的慕雪瑟道。

慕雪瑟没有拒绝,她上前接过卫妈妈手里的三支点好的香,上前向着慕天齐拜了拜。慕雪柔一直在看着慕雪瑟,她想着既然是慕雪瑟弄死了慕天齐,那么慕雪瑟站在慕天齐的墓前至少要害怕一些吧,可是慕雪瑟却是一脸平淡地将香插了上去,跟那天逼着她去刑场的样子判若两人。

童氏也在观察着慕雪瑟,见慕雪瑟上完香向她看来,她的眼神瞬间变得温和,然后哀伤地流下泪来,“说到底,都是我的错,若是我在齐儿身边,好好劝他一劝,他也不会——”

慕雪瑟挑了挑眉,心道,你没劝他弄死我就不错了。口里却说,“母亲也不要太自责了,二哥多年在楚阳书院苦读,都不在你身边,心性有所改变,绝对不是母亲你的错。”

【作者题外话】:三更。。。。今天还是五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