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流产(二)

“全都打三十大板,明天全都发卖了!”慕雪瑟正坐在床边替李氏把着脉,看也不看慕振刚一眼。

“慕雪瑟,你还把不把我这个三叔放在眼里,你凭什么卖我家里的人!”慕振刚顿时大怒。

“主母危在旦夕,他们居然胆敢阻止主母就医,大熙律法,刁奴欺主,死罪!”慕雪瑟冷笑起来,“我不过是打他们三十杖,卖了他们,已经算是仁慈的!”

“你——”慕振刚气得脸色发青,“你明知道命令是我下的!”

“哦,那就是三叔有意想致三婶于死地了?”慕雪瑟冷哼一声,“大熙律法,无故杀妻者,判绞监候,我救三婶就等于是在救三叔你的命!”

“这怎么是无故杀妻,是她先不知廉耻,怀了别人的野种,这种不贞不洁之人,我完全可以一封休书休了她!”

一旁的慕雪菲顿时白了脸。

“呵,三叔可有证据?”慕雪瑟拿眼冷睨着慕振刚。

“这——”慕振刚恨恨道,“都已经传得满府皆知了,还需要什么证据!”

“三叔岂不知三人成虎?”慕雪瑟冷冷道,“不过是些流言罢了,谁知道是哪个有心人放出来的针对三婶的,亏三叔你也能信!你还是好好问一问你最宠爱的红香院那位罢!”

这个恶意针对李氏的流言,不可能没有林姨娘的手笔,李氏流产,得利最大的就是她!

“你别诬蔑婉儿!”慕振刚涨红了脸,显然是对林姨娘信任至极,又嫌恶地看着李氏,“无风不起浪,本就是她自己存了别的心思才会如此!她只是咎由自取!”

“你——”慕雪瑟平时极少同这位三叔打交道,却没想到他的性情如此颟顸无脑,气得她真想叫浮生将他扔进府里的湖里去醒醒脑。

“雪瑟……”一直昏迷的李氏却是醒了过来,突然出声,她的声音虚弱中带着心灰意冷,“不要跟他多说,只是浪费口舌罢了。”

“三婶,你怎么样!”慕雪瑟顿时喜道,“我看了你的脉象,只是突然流产,虚弱了点,没有伤及根本。等一会儿章大夫来了,再让他给你看看。”

章大夫在妇科一道上浸淫几十年,对于李氏的病症,一定比她在行。

“哼,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妇,你自己做了下贱的事情,还敢给我摆脸子!”慕振刚一看李氏醒了,顿时就要上来将她从床上扯起来。

“爹,不要啊!”慕雪菲扑上去阻拦,却被慕振刚推开。

慕雪瑟站起来,猛地一脚踹在慕振刚腿上,习武几年,她的劲力自然不小,岂是慕振刚这种平日只知道为了享富的中年男人受的了的,顿时被踹得倒了下去。

“慕雪瑟,你是你三叔,你怎么敢!”慕振刚脸色铁青,“你信不信我告诉你父亲!”

“踹的好!”慕振荣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慕振刚一僵,爬起来转头看去,就见慕振荣一脸怒色地走进来,看了李氏一眼,对慕振刚道,“你跟我来!”

到底是慕振荣积威多年,虽然慕振刚因为传言对慕振荣极为不满,却也不敢违逆他的意思,只能垂着头跟着慕振荣出去了,临走时还转过头狠狠瞪了李氏一眼。

慕振荣和慕振刚刚走,章大夫就到了,慕雪瑟赶紧让他给李氏诊治,章大夫把完脉,立刻开了药方让人去煎药后才道,“还有夫人身子骨向来不错,虽然强行落胎,但未大出血伤及要本,只要好好调养既可,只是这段时间里切莫劳心劳力。”

“多谢章大夫。”慕雪菲感激道,让人送章大夫出去后,又对慕雪瑟说,“雪瑟姐姐,还好有你!我爹他实在是——”

子不言父母过,慕雪菲咬紧了下唇才忍住了没有出口指责慕振刚,又去看李氏,哽咽道,“娘——”

“别哭。”李氏虚弱地笑了笑,“这么多年,我以为我早就看透了,没想到他比我以为的还要狠,真是半点夫妻情分都不顾!”

当年,她被父亲托孤给慕振荣,本以为她会嫁给自己倾慕已久的慕振荣,谁知道却是嫁给了慕振刚,这也就罢了。可是,她却想不到慕振刚会这么介意她曾经倾心过慕振荣的事情,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没有用。如今,更是只凭一些谣言就强行打掉他们的孩子!

她对他,是再无指望了!

慕雪瑟沉着脸没说话,这次的流言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放出来针对李氏的,这个人就是抓紧了慕振刚这个受不得挑拨,愚蠢易怒的性子,才会使出此计。

这件事情,真是完全是林姨娘做的么?

慕振刚一路垂着头跟着慕振荣到了书房,一进书房,刚关上门,慕振荣就冷冷道,“你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妻子!”

当初,李氏是他部下的女儿,她父亲临死前将他托孤给他,他本要娶她为妾的,只是因为童氏说让旧部留下的孤女做妾,传出去别人会以为他们慕家欺负人家一个弱女子,他才将李氏许给慕振刚,却没想到结果如此!

想到李氏战死的父亲,慕振荣顿时觉得无比愧疚。

“我怎么不能这么对她?”慕振刚冷笑,“当年,你自己不要她,却硬是要我娶她!你不要的女人,凭什么硬塞给我!”

“碧蓝她哪里不好!”慕振荣怒道,“她温柔娴淑,掌家有方,这么多年,她哪里对不你,你要这么对她?”

“哪里对不起我?”慕振刚恨恨道,“当初,她明明心里有你,你却让她嫁给我。如今你还跟她苟且,而且珠胎暗结!我不打掉这个孩子,难道我还要给你养孩子么!”

“你胡说什么!我和碧蓝根本没有你说的这些事!”慕振荣气得脸色发青,“那些流言全都是胡说!”

“胡说?”慕振刚咬牙切齿道,“我一个月都不一定有进她房里一次,就这样她还能怀上了,怎么能让我不怀疑?反倒是她经常往二房这时跑,到底是为什么,你和她心里都有数!况且那些流言说得有鼻子有眼睛,无风不起浪!”

【作者题外话】:五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